返回

百炼飞升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千一百七十八章 重创

    “哈哈哈……秦姓小子,你真是一个人物,如果你胜出,骆某便将你那分身位置告知你,让你可以轻易将之寻到。不过你我的争斗赌约不会变,骆某势必要亲身领教一番你的神通手段,以报你损伤骆某肉身之仇。”

    浑天话语刚刚落下,一声狂妄的笑声随着两道身影急速而至,也响起在了当场。

    此时的骆晟,身上已经没有了血污,仅是看其状态,也根本看不出他刚才身受了伤病。

    不过骆晟自己知晓,身上的伤势并不是短时就恢复的,势必要花费两三日时间才能够完全复原。对方一番锤击,已经让他骨骼有了不轻的裂痕,虽然难以对他性命造成威胁,但痛苦一番是肯定的。

    看到骆晟如此平静神情到来,秦凤鸣冷冷道:“秦某分身身在何处不用你告知,不过你我一战是肯定的,解决了天玑府众人,就是你再次受难之时。”

    此时的秦凤鸣,心中怒意难消,并不打算放过骆晟。更加不会理会骆晟身上的伤病。

    威胁他的分身,这本就已经触及了秦凤鸣底限。

    听闻秦凤鸣这一话语,骆晟神情顿时怒意涌现:“好,骆某倒是要看看,你凭什么胜过如此多位天玑府之人。”

    骆晟与卞邦没有准备出手,故此话语说完,身形也退离出了老远,虽然未出离水面,但距离秦凤鸣众人所在,也有了一两百里之遥。

    万源与其他两名幽阜宫修士根本就没有跟随而至,而是停身在了萤怡与花幻菲所在,神情淡然的神识笼罩秦凤鸣众人,眼角均都带着缕缕讥讽之意。

    当初在邪阳之地他们幽阜宫二十多名修士布置下阴煞天都大阵,都不能将秦凤鸣如何,这些天玑之地修士还想擒杀秦凤鸣,真是太过不自量力。

    这一次争斗,已经不是单打独斗,波及范围势必极大。故此万源识趣的没有靠近,而是停身在了萤怡两女所在。

    “锺府主,秦某知晓分身之事不是你之过,故此你我约定不会有变。你暂且退离一旁,秦某领教一番众位天玑府道友手段,当初只要是参与禁地之事修士,秦某一个也不会放过。”

    看视一眼随同浑天而来的十几名修士,秦凤鸣转头看向锺邈,口中淡定道。

    具体天玑府禁地发生了何事,秦凤鸣不知,但可以确定,那件事不是锺邈的错。并且锺邈也一定力争过,只是没有能够阻止。

    秦凤鸣口中说出,目光扫过众人,在一名老者身上略是停留一息。

    此名老者,当初秦凤鸣曾经在北极之地见到过,对老者身上的气息感到有些异样,故此对其多加留心一些。

    除去这老者,还有两人也是曾经进入到过北极之地修士。

    不过对那两人,秦凤鸣没有如何在意。

    “浑天府主,此人身上有大量可以自爆的强大之物,当初北极之地时,暗鸦老祖幻化出真身,都被其用那自爆之物轰杀了。故此我等与之争斗,最好不要聚集一起。还是各自出手为好。”

    在秦凤鸣打量众人时,一句话语突然响起在了当场。

    说话的是一名中年修士,他脸色阴沉,有阴厉之意显现。此人正是当初见到过秦凤鸣祭出大量晶石符阵轰杀暗鸦老祖与锺邈骷髅大军的一名修士。

    随着此名修士话语,那老者与另外一名去到过北极之地的修士面色顿时一变,立即显出了浓浓的忌惮之意。

    想到当初暗鸦老祖的惨状,以及锺邈大量骷髅被轰散的场景,三人无不后背寒意涌现。他们可不想当靶子一般,被面前青年随意轰击。

    “道友多虑了,对付各位,秦某可不会浪费那些非常珍贵的晶石符阵,这点各位大可放心,你们可以组成合击法阵,看看秦某是否能够将你等擒杀与此。这一场争斗事关秦某分身安危,因此秦某不会留手,只有将各位擒杀与此,秦某分身才会安稳。所以下面争斗很是血腥,各位天玑府道友最好心里有数,做好陨落身死的准备。”

    紧随那位修士言语,秦凤鸣脸上笑意忽然展现,忽地说出了如此一番心平气和的言语。

    他话语说出,年轻的面容之上神情淡然,目光扫视众人,最后落在了浑天身上。似乎在挑选谁是第一个被他灭杀之人一般。

    见到秦凤鸣如此神情,站立一旁的锺邈骤然感觉通体冰寒。

    青年修士的此种表情,他当初在北极之地就已经见到过。但就是这看似无害的表情,却让当时数个府地修士都乖乖就范了。

    不仅是锺邈浑身恶寒涌现,当初亲见秦凤鸣手段的老者与另外两名修士,也目光骤然显出了畏惧之意。

    如此感觉,众人已经许久不曾出现过了。当初在北极之地出现过,现在又出现在了身上,所面对的,还是同一人。

    听到秦凤鸣如此笃定言语,浑天也不由心底一凛,一股凉意涌现后背。

    “好了,既然各位打算一战,那就战吧。浑天,想来当初陷害秦某分身的,一定是你在主导,那你就做好第一个被擒杀之人吧。”

    秦凤鸣不理众人的表情变化,目光落在浑天面容之上,口中再次说道。

    他话语说出,双手猛然点指而出。

    顿时间,众人身周数十里范围内的水面之上,忽然涌现出了一缕缕的白色雾气。雾气开始并不明显,但仅是呼吸间,一股股雾气便如同喷涌蒸汽的蒸笼一般,猛然向着空中喷涌开来。

    “啊,不好,此子在这里布置下了法阵。”突然,一声惊呼响起在了当场。

    不用他人提醒,此时在场的众人,包括站立一旁的锺邈,都无不脸上显现出了惊诧之意。

    任谁都想的出,青年一定是还未去到天玑城时,就在这里布置下了强大法阵。

    一想到秦凤鸣当初凭借禁制在北极之地逼迫各个府地俯首,锺邈与曾经经历的三位修士便通体冰寒。

    “快,快先出离这片雾气喷发之地。”

    几乎不用想,浑天的惊呼便响起在了众人耳中。

    没有丝毫时间间隔,顿时间,一道道硕大的攻击便出现在了广大区域之中,伴随着攻击祭出,一道道身影向着远处飘飞而去了。

    然而让在场急速施展遁术,想逃离远去修士心中骇然的是,众人纷纷催动的急速身法,竟如同身躯坠入到了泥沼之中,身躯骤然感应到了强力的阻滞,难以急速移动了。

    “想出离这里,你们进来了就休想出离。”就在浑天话语落下,众人祭出攻击打算破开雾气急速远离同时,一声冷哼也响起在了当场。

    话语声中,一道道手持红蓝硕长剑刃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众人身周。

    身影显现,一道道携带瘆人破空之声的剑刃如同道道匹练,随之出现在了众人身周。

    剑刃劈斩,在雾气之中来去自如,没有一丝阻滞。

    面对乍然显出的道道身影与激射而至的道道利刃匹练,身在雾气笼罩之中的众天玑之地修士,除去锺邈外,无不面色大变。那一道道身影,竟然是一位位与青年一般无二的身影。

    并且那一道道剑刃匹练,竟都是堪比玄阶顶峰修士的强大剑刃攻击。

    面对骤现的攻击,众人除了极力祭出道道攻击,强力抵挡利刃匹练的劈斩,没有任何他法。瞬时间,众人没有了任何再要闯出雾气之意,有的是极力祭出手段,全力自保不让利刃劈斩中身躯。

    砰鸣响彻,滔天能量碰撞所引起的波动冲天而起。

    就在众人全力施展术法之时,一声惊呼乍然响起在了雾气激荡之中。

    “是浑天府主!”惊呼乍起,数声惊呼也随之响起在了当场。众人听得清楚,那惊呼之声,正是浑天。

    然而就在数声惊呼响起同时,又有一男一女两声惊呼响起在了雾气之中。

    众人心惊,有雾气遮蔽,并没有人能够立即锁定惊呼出声修士所在,更加看不清发生了具体情形。

    众人能够看到的,是那本来被众人欲要围困的青年修士,此时正在众人身周凭借一种诡异身法,幻化出一道道影身祭出道道剑气,将众人围困羁绊在雾气之中不得出离。

    “轰隆隆!”突然,一声沉闷的轰鸣突然响起,本来还算平静的湖面之上,一股滔天巨浪猛然冲天而起。

    沉闷轰鸣响彻,道道剑刃匹练消失,漫天的雾气也随之变得暗淡下来。众人身影重新出现在了广大的湖面之上。

    浪涛涌动持续,但也没有持续多久,湖水慢慢重新变得平静下来。

    众人急速看视,神色大变的发现,现场竟然少了三人身影。

    消失不见踪迹的是浑天与另外两位副府主。也就是先前当先从天玑府城之中飞射而出的一男一女两位玄阶顶峰修士。

    众人骇然,实力绝对算的上是顶尖之列的三位府主,竟然始一争斗,就失去了踪迹,这怎么能够不让人惊骇。

    “三位府主竟被擒拿了!”突然,一人突然出声,将刚刚平静的湖面猛然惊扰起来道道涟漪。

    涟漪并非是话语音波引动,而是散布四周的天玑府修士身躯晃动所引起。

    因为众人见到,三位府主突然自湖水之中浮现而出。只是三人不是飞遁在空中,而是漂浮在了水面之上,并且每人身上都有明显的伤病存在。

    女修身上还好,仅是面色苍白,嘴角有血渍显现,但浑天与另外一位男修,确有点惨不忍睹。

    一向威严显露的浑天,此时浑身衣服已经成了褴褛之样,一条臂膀诡异的垂在身后,一条大腿皮肉外翻,身周碧绿的湖水已经变成了黑红颜色。

    而另外那名男修更是悲惨难言,他的一条臂膀已经消失不见,而双腿也在膝盖处双断折了,面色苍白无血,双目之中依旧显现着惊恐神色,似乎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从恐惧之中出离。

    “谁是孔海?”突然,一声暴喝自秦凤鸣口中呼喝而出。

    声音响起,在场众人纷纷惊愣,但均都不由看向了其中一名中年修士。此人正是先前提醒浑天众人,秦凤鸣身有晶石符阵之人。

    “原来你是孔海,骆晟进入禁地搅动,你是主导之人。今日便让你付出代价。”秦凤鸣看向那名修士,口中厉喝道。

    随着他话语出口,并不见有任何动作,却猛然听到一声惊呼猛然自那位名为孔海的修士口中响起。

    接着就见一道黑红之色的匹练猛然闪现,将那孔海猛然绑缚,接着便坠入到了湖水之中。

    “啊,湖水之中有诡异!”众人惊呼,纷纷急速远离了那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