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炼飞升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千二百二十章 施术

    “道友,速速释放你的须弥空间,老夫坚持不了多久!”

    突然,连泰清的一声急呼进入到了秦凤鸣耳中,声音显得很是焦急。

    秦凤鸣不敢怠慢,身形一闪便到了连泰清身旁,一团能量波动直接向着那团被璀璨霞光包裹的青冥毒雾席卷而去。

    未感觉任何侵蚀之力显现,眼前一空,青冥毒雾已然消失不见了踪迹。

    青冥毒雾有两大功效,一是可以吞噬消融元气能量,二是能够侵蚀修士的灵智,让其变为灵智大失,成为呆傻模样。

    但青冥毒雾还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它不会自行移动。

    只要将之置于某处方位,便可以常年滞留那里而不用担心它自己随意飘荡。

    而且青冥毒雾的消融之力并不是大范围的,也不具有吸纳之力,故此只要在其四周布置下一座法阵,隔绝四周能量流动,就足可将之稳固于一处所在。

    秦凤鸣与连泰清精魂站立在秦凤鸣急速布置下的一座禁制前,看着里面悬浮不动的一团青冥毒雾,二人心中显出的是两种不同的心情。

    秦凤鸣脸上兴奋之意显露,但连泰清内心却是一副无奈之意。

    连泰清也没有想到,借助法盘摄取那一团青冥毒雾,会让法盘之上的能量气息损失了大半之多。

    那一法盘对他此时极为重要,有法盘之上的本源精血的生机气息在,他精魂炼化始尊圣魂能量,将之转化成自身精魂本源的速度会快上不少。

    他没有想到只是封困少许的青冥毒雾,就损耗了大量本源精血。

    “连道友,秦某还有一件事需要借助道友手段完成,只要完成了此事,秦某便让道友布置法阵,压制始尊圣魂之中的强大负面功效。并且给道友提供大量草木灵身的强大精魂予以吞噬。”

    看着被封印法阵之中的青冥毒雾,秦凤鸣神情猛然一震,口中随之说道。

    秦凤鸣不傻,当然知晓始尊圣魂对连泰清精魂的重要。虽然他未必能够只借助始尊圣魂就凝出魂身之躯,但如果加上大量的草木之灵的精魂,定然可以让其达成所愿的。

    果然,听到秦凤鸣这一言语言说,连泰清魂躯立即一震。

    “不知道友还有何事需要老夫做?”没有迟疑,连泰清立即问话出口。

    始尊圣魂,对连泰清而言是一大诱惑,他借助始尊圣魂中的精纯神魂本源能量,他可以让自己精魂本源尽快恢复。

    如果没有始尊圣魂滋养,连泰清确信自己就算有大量的草木精魂可以吞噬,也难说能够在数百年间就恢复精魂本源,凝聚出魂身,然后行夺舍之事。

    他隐身在这处禁地不知多少万年了,草木神魂能量没有断绝过,可是一直不能凝聚出魂身,就是因为他凝聚魂身所需的草木精粹极难获得,哪怕是有大量的草木灵身精魂,也难以将之收集炼化成自己的本源精魂。

    但始尊圣魂之中的精魂本源,却可以转化为他所需的草木精粹本源能量。再加上大量的草木之灵的精魂,他凝聚起自身精魂本源,定然会快速很多。

    连泰清虽然被秦凤鸣擒拿,且体内明显感觉到了一些不能触及的神魂灵纹,但连泰清对面前这名青年行事风格很有好感,那就是对方并没有完全将他当成阶下囚,而是每做一件事,都会将条件说出。

    这种相处方式,让连泰清感觉很舒服。

    “秦某在一处所在禁锢了一名仙界灵智尸傀,那尸傀实力不凡,秦某想将之拿下。”秦凤鸣没有迟疑,立即开口道。

    巨鼎空间之中有一强大尸傀,是青云秘境之中暮云宗的一位能够对他人种下神种的恐怖存在,如此尸傀,秦凤鸣早就想将之拿下了。

    当年在青云秘境之中,秦凤鸣曾经与那尸傀大肆争斗过。

    面对那恐怖尸傀,秦凤鸣真的有点发憷,不敢直接面对。当初如果不是他有传送符阵,直接将之困在了巨鼎空间之中,他要想擒下那掩月魔猿的精魂之体,还真的很不现实。

    正是对那尸傀忌惮,秦凤鸣才一直想不出用何种手段能够将之擒下,然后抹除一些灵智收归手下。

    是否与那尸傀和平相处,秦凤鸣思虑过许久。

    但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放弃了此种念头。那尸傀能够存活至今,肯定不是一开始就是如此状态,一定是后来暮云宗被屠灭,一名实力强大之人自知无法活命之后,精魂强行进入到了尸傀体内,与尸傀融合在了一起。

    此种融合,绝对不是那精魂想出离就出离的。

    秦凤鸣就算给那尸傀好处,在没有办法将之擒拿情形下,怕也无法让其臣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其反噬,到时真就后悔莫及了。

    大能之人,自然有大能之人的骨气。

    无论是戾血还是连泰清,秦凤鸣虽然都对其有制约手段,但两者都算不上是秦凤鸣可以真正神念操控,而不担心其反噬的存在。两者有自己的思想意识,什么事都有自己主见存在。

    可以说两位大能虽然受制秦凤鸣,但并非没有手段反抗秦凤鸣。

    故此秦凤鸣对待两位大能,是利益优先。

    在无法控制尸傀情形下,秦凤鸣根本就不愿,也不敢进入那洞室之中与那尸傀商谈。就算商谈,怕也不是秦凤鸣做主。

    说不定始一出现在那处洞室,就会被那尸傀擒下。

    如此情形下,秦凤鸣要想设法擒下那尸傀,就必需要有十足手段压服尸傀。

    但现在,让他想到了一种手段,一种借助连泰清的手段。

    “一具尸傀?既然被你困顿在了须弥空间之中,以你强大法阵手段还不能将之拿下?”听到秦凤鸣所言,连泰清精魂立即诧异道。

    “那尸傀言说能够对秦某施展神种之术,足以说明他当年在弥罗界是何种地位了,故此秦某没有把握能够将之克制。”秦凤鸣摇头,实话实说道。

    “能够施展神种之术,那一定是真仙以上之人了。如此存在,要想收服怕是不可能。既然被炼制成了尸傀,其精魂怕也无法真正脱离开那尸身。你说说,老夫如何才能帮你?不过老夫此时状态,肯定不能去面对那尸傀的。”

    连泰清行事很是磊落,没有再多言,立即答应道,不过也有言在先了。

    “当然不会让道友直面那尸傀,道友只需施术,将一缕缕青冥毒雾送入那处不大的洞室之中就行。”

    秦凤鸣双目闪动,口中话语很是笃定道。

    知晓了青冥毒雾的两大特性,让秦凤鸣豁然想到了应对那尸傀的手段。只要将青冥毒雾密布在那处洞室之中,不怕那尸傀不触碰青冥毒雾。

    只要让青冥毒雾沾身,想来以那尸傀手段,怕是无法清除。

    在青冥毒雾消融法力能量与侵蚀精魂灵智情形下,那尸傀怕是终究会变的灵智大失。到时再面对,秦凤鸣能够将之擒下的几率自然大增。

    “你难道有手段能够让那处洞室充满鼓动不止的狂风不成?”听到秦凤鸣话语,连泰清立即出声道。

    他对青冥毒雾的特性知之甚详,就算将青冥毒雾送入到困阵之中,也必需要有强大的引动青冥毒雾移动手段才可,否则根本就不会给对方造成威胁。

    “这点不用道友担心,秦某可以设置一座法阵,将狂暴的寒风引入到那处洞室之中。到时不愁那尸傀不触碰青冥毒雾。”

    秦凤鸣胸有成竹,很是肯定的开口道。

    对于巨鼎中的那处洞室,秦凤鸣当然非常熟悉,他曾经对那洞室重新布置过,否则也不能直接炼制传送符阵直通那处洞室。

    他本意就想用那处洞室困顿大乘存在的,故此布置在洞室之中的法阵,绝对不是容易破除的。

    而那尸傀实力不弱,但这些年来,被困在那处洞室法阵之中,并没有出离。说明那尸傀的阵法造诣并不高。

    洞室只要有禁制在,秦凤鸣便可以通过传送符阵将狂暴飓风引入到其中。

    “好,只要你能够将狂暴的寒风引导进入其中,老夫便施术让青冥毒雾进入狂风之中传送进去。”连泰清没有迟疑,立即答应道。

    “道友不需针对那团青冥毒雾,秦某有手段将之分离出一些细小存在。道友只需将那些细小毒雾移入到传送法符阵就行。”

    秦凤鸣知道连泰清施术移动青冥毒雾一定会损耗法盘之上的能量,故此替连泰清分担道。

    听闻秦凤鸣之言,连泰清立即身躯为之一震。

    他先前见到过秦凤鸣祭出魂雷珠,那恐怖的天劫雷电之力,正是对他精魂身躯有强大克制的手段。

    “道友不用担心,秦某这一次不会用魂雷珠。”见到连泰清身躯微晃,秦凤鸣立即知晓他想到了什么。

    秦凤鸣话语说完,不再迟疑,立即掐诀,开始在当场布置法阵。

    传送符阵当然不用布置,但要引动巨大寒风的禁制需要秦凤鸣布置在当场,此种单一的狂风法阵,对阵法师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困难的是如何将两种法阵融合在一起。

    不过秦凤鸣既然想到了如此做,自然也有了处理之法。

    看着秦凤鸣有条不紊的施术布置法阵,连泰清站立一旁,也自暗自点头不已。身为阵法一道的顶尖存在,他当然能够看得出秦凤鸣阵法造诣极高。

    而看着秦凤鸣随手施展出的符纹,连泰清豁然陷入了深思。

    他这一精魂滞留在禁地不知多少万年了,对于现在修仙界自然不熟。看到秦凤鸣所施展的阵法符纹,让他感觉有些陌生。

    但陌生之中,又能够从中感应到一些熟悉之感。

    “好了,终于将两种法阵融合在了一起。”随着一股狂暴的冰寒飓风忽然凭空显现,然后急速被下方一团显现霞光的空间气息席卷消失,一声话语也响起在了连泰清耳畔。

    “你能够短短时间就参悟出老夫布置的阵法符纹,还真不是意外,不知你的阵法造诣在此时的獒藤界之中属于何种水平?”连泰清看向秦凤鸣,忽然沉声开口问道。

    闻听此言,秦凤鸣为之诧异。不过很快还是开口道:“秦某的阵法造诣师从一位数十万年前的阵法顶峰大能,故此在此时的三界之中,怕是也应该算是顶尖之列了。下面你我合力,将青冥毒雾传送进入那处洞室,然后就万事大吉了。”

    秦凤鸣话语,让连泰清心中稍微心安了一些。

    随着一道道携带缕缕电弧的剑刃劈斩而出,一缕缕青冥毒雾自雾团之上分离而出。

    见秦凤鸣祭出剑刃,连泰清神情顿时一变。不过他没有再迟疑,也立即催动身前法盘,开始祭出精血本源能量。能量席卷,裹带着缕缕青冥毒雾进入到了急速转动的飓风之中……

    这一番施术,虽然是两人配合,但非常流畅,好像二人早就演练过多次。

    二人当然没有合练过,不过两人的阵法造诣极高,在这种当面布置的法阵之中合力施术,可以说根本就用不着参研,就能够知晓如何配合。

    随着一缕缕青冥毒雾消失在传送符阵中,秦凤鸣豁然发现,那座传送符阵之中的能量竟然急速消失着。

    只是坚持了盏茶时间,传送负责便猛然在一声脆响声中碎裂了。

    青冥毒雾的元气消融之力太强大,在连泰清有心保留本源能量情形下,青冥毒雾也只是进入到了空间传送阵,便失去了连泰清本源能量封困。

    不过秦凤鸣心中很是放心,他确信那些青冥毒雾一定进入到了洞室之中。

    因为这些青冥毒雾虽然能够侵蚀传送阵能量,但不可能在传送过程之中对空间有有何影响。

    随着传送符阵消失,秦凤鸣随即挥手,又一座传送阵出现在了法阵之中。

    “道友不用再施术,秦某现在只全力催动飓风就可。”传送法阵再现,秦凤鸣话语也随之响起。

    青冥毒雾不用太多,只要有一道沾染在那尸傀身上,就足可让其身受其伤。

    浩大飓风在法阵之中席卷,形成一个飓风旋涡笼罩在传送阵之上,秦凤鸣双手掐诀,极力的祭出一道道催发咒诀,将法阵全力激发。

    时间慢慢过去,这一过程足足持续了三日之久,秦凤鸣这才停止了施术。

    “好了,传送符阵一直在运转,足以说明那洞室之中的禁制并没有破除,既然如此,那就让那些青冥毒雾滞留在洞室之中,等此间事了,秦某再去看看那尸傀如何了。”

    阵法消失,秦凤鸣话语也随之响起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