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炼飞升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大比五

    一盏茶功夫后,台下观看众人已看得明白,使刀青年刀法虽未散乱,但气势全无,身形被长剑所困,失败也只是早晚之事。

    面对台上的秦凤鸣,无论是观看比试的的堂主长老,还是台下众弟子,均是对其如此年纪,便展露出如此功力大为吃惊。

    观其年岁,仅有十二三岁年纪,就算其五岁习武,到此时,也不过是五六年而已。但其所表现出的威势,却是如同习武已然十数之久的老手一般。

    “张堂主,听闻此名小弟子,已然被你收归了门下,不知你是如何寻觅到如此一位佳弟子的,可否对我等说说?”

    高台之时,面见秦凤鸣如此手段,自是有人不由出声询问张堂主道。

    “哈哈哈,这有何何难,虽然在座各堂主均比我百炼堂要威风不少,但要论发现人才,却难以与我百炼堂相比,只要弟子选拨,首要经过的,便是我老张所把持的百炼堂。”

    “哎,老弟不说,老夫还真忘记了,你真是得天独厚呀。”

    高台之上,虽议论纷纷,但秦凤鸣已不再给那名持刀青年机会。剑法突变之下,随着“当啷”一声脆响,台上二人顿时停下了身形,一把长刀掉落在台上。

    “秦师兄获胜了,师兄进入了前二十名,进入精英堂,已然毫无疑问了。”随着一片喧哗之音,与秦凤鸣同来弟子已然欢声雷动,兴奋非常。

    秦凤鸣虽自获胜,但也气喘吁吁。要知此时,每人都非庸手。

    知会了段猛等人一声,秦凤鸣径直回到了自己住处。至于明日所遇对手,秦凤鸣不会再惦记分毫,反正明日一战,其都要拿出十二分精力才可。

    到得晚上,秦凤鸣再次来到百丈崖。

    对于秦凤鸣白日表现,师傅也大为欣喜,鼓励其一番之后,开口说道:“凤鸣,明日比试,我落霞谷司马门主会亲自到场,只要你再次取胜,便可进入此次比试前八,到时,老夫定会向门主推荐与你,以进入暗夜堂。”

    听闻师傅之言,秦凤鸣登时心欢喜大现,但欢喜之中,一丝紧张也显露而出。要获得前八,那是轻易之事。

    “师傅,但不知明日与弟子比试之人,可曾定下?”虽然他知晓师傅一向正直,但在不违反规则之下,略微询问,还不是太为过之事。

    “呵呵,你明日对手,为师仅能告诉你,其也是一名实力不俗之人,你只要好好休整,全力备战才可。”

    第二日,比试场。

    秦凤鸣刚自到来,便见到当中高台之上,有一位前两天没有见过的老者端坐,此老者身穿八卦仙衣,手持拂尘,面如冠玉,胸飘长须。端坐在高台之上,却有种威然之意自然流露。

    看此老者如此不凡,不用问也知,此人就是司马青衫门主无疑。

    见到门主亲自到场,秦凤鸣心中虽自惊喜,但也知自己下场定要全力以赴才可。

    第七场,秦凤鸣再次登上了五号高台。

    秦凤鸣的再次出现,却引起了台下一片欢呼之音,此声音,却不仅是与其同来少年,就是那些参加比试的青年,也有许多之人开口叫好。

    先前数场比试,秦凤鸣已然赢得了应有尊重,谁也不再将他当做一少年来看待了。

    转首看向中央看台,见师傅正与司马门主低声说着什么。秦凤鸣心中自是一喜,但很快就收敛心神,看向对面灰衫青年。

    只见对面站立之青年,面色凝重,双目炯炯之下,未有一丝轻视之心存在。

    看此青年面色,定然早已知晓自己先前表现,心中不再存有丝毫侥幸无疑。

    随着主持比试青年的一声令下,对面比秦凤鸣高一头的青年手持长枪,并未抢先发动攻击。而是看官定势,双目紧紧注视秦凤鸣。

    见对方如此,秦凤鸣不由微微一笑:“多谢师兄礼让,师弟就得罪了。”

    一个剑花抖动之下,飘柳十三式的剑招却是如同黄河奔泻一般,象狂风暴雨般,倾泻而出。

    顿时之间,在五号高台之上,一团白色剑光运转而起,围绕在当中站立的一名青年身周,开始旋转不止起来。

    随着秦凤鸣全力施展,一种龙吟虎啸之音也自在现场响起。闻听之下,让台下观战众人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无从下手,与之对敌之感。

    就在秦凤鸣全力施展飘柳十三式精妙剑招之时,中央高台之上的众人之中,一句喃喃自语却是低语而出:

    “原来,这套剑法,还能如此施展,这小凤鸣,原来对此剑法体会已到了如此地步,就是小薇与之相比,似乎也有所不如了。”

    能让亲手教授的师傅生出此言,高台之上的秦凤鸣,也已然可以心中大安了。

    就在张堂主独自私语之时,其身旁端坐的司马门主突然转身,一声讶然之音便自出口道:“张兄,先前之时,老朽曾经见过柳女侠施展过此一剑法,但意境于此大有出入,难道张兄另辟蹊径,研究出了如此霸道剑法吗?”

    “门主过誉了,此并非得自我之传授,应是我这小弟子自己摸索而出的,就是我夫人门内,也绝未见过有人能如此施展飘柳十三式剑法的。”

    司马门主闻听此言,登时露出沉思之态。目光凝聚之下,注视五号高台,不再移出分毫。

    那持枪青年功力也自不弱,一套穿云枪法施展而出,进退有据,攻守兼备之下,却也舞的风雨不透,可圈可点之极。

    双方一斗,便是百十回合,在如此之下,竟然谁也未有丝毫败态显露。

    “张兄,你这小弟子,却是一可造之才,再过二十合,必定胜出无疑。”就在高台之上二人相斗不分胜负之时,司马门主呵呵一笑,转身面对张力,语气坚定说道。

    听闻,面色凝重的张力也是略一舒缓,轻轻点头附和。

    对于此二人对答,但其余数名长老,却是略有不明,但以众人身份,自是无人开口问询。

    果然不出司马门主所料,盏茶时间之后,秦凤鸣一招递出,而对面青年拿枪挑挡之下,未曾想到,秦凤鸣此一招却是一大破绽。手腕急转之下,剑尖在那青年手臂之上轻划一道。

    虽此一击不致让那青年手臂受重伤,但其耐与情面,也自是不会再与秦凤鸣交战下去了。

    经此一战,秦凤鸣已然进入此次大比前十,师傅所定计划,已然圆满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