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炼飞升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三百六十二章 释放

    面对乍然而现的情形,秦凤鸣只感觉身体一紧,脑海一震轰鸣,接着就感觉到了一股桎楛之力陡然向着第二魂灵包裹而至。

    修士体内最为重要,也是最是被修士防御的识海,在这股乍然而现的奇异气息冲击下,根本就没有阻挡分毫。

    那股气息侵入识海,直接便向着秦凤鸣的第二魂灵包裹而去。

    任是秦凤鸣祭出了一道命魂丝保命之术,也未能抵挡、避开那道诡异气息。气息席卷,瞬间包裹在了第二魂灵身躯之上。

    秦凤鸣第二魂灵还未再做动作,一股无比浩瀚的法则之力已然包裹在了身周。

    法则之力临身,秦凤鸣只感觉一阵细微的噼啪之声猛然响彻在了第二魂灵身躯之上。然而惊恐之中的秦凤鸣,脸上惊容刚刚展现,一股无比惊喜之意却有猛然涌现在了秦凤鸣第二魂灵心中。

    因为第二魂灵猛然发现,当初被他本体封印在第二魂灵之上的道道禁制符纹,在那股气息猛然临身之后,竟然好像风卷残云一般,封印符纹一卷而没了。

    一股无比浩大的神魂之力陡然自第二魂灵体内涌现而出。

    第二魂灵,竟然在那股气息冲击之下,就此不再受体内封印制约了。封印消失,昭示着秦凤鸣的第二魂灵,就此恢复到了原来境界。

    一种久违的感觉,立即充满了秦凤鸣第二魂灵身躯。

    秦凤鸣的第二魂灵,当初在炼化这具肉身之时,曾经被秦凤鸣本体设置下了不少制约手段。

    境界封印虽然瞬间被解封,但设置在第二魂灵体内的那种血脉禁制,并没有一丝的松动。

    感应着体内瞬间涌动而出的磅礴神魂能量,秦凤鸣瞬间惊喜之色显露。

    他此时的境界,虽然只是玄灵初期之境,但这已经足够。

    然而秦凤鸣心中的惊喜也只是刚刚展现,一股无比剧痛之感,猛然从他身体之上传递而出,顷刻便席卷了他的整个身躯。

    一种无比剧痛的感觉陡然展现,体内经脉,好像顷刻寸寸断裂了。此种感觉一经展现,立即让秦凤鸣刚刚惊喜表情为之一僵,内心猛然坠入到了寒潭之中。

    只是瞬间,他便明白了这股剧烈疼痛是从何处传递而出的。

    此刻的秦凤鸣,身上衣物已经成了破烂之态,在一条条破碎的衣服之上,是一片片血污显现。而在褴褛衣服之内,秦凤鸣坚韧的身躯上,已经没有了一处完好皮肤。

    展现面前的,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裂痕之内,烂肉展现,经脉断折。好像他的身躯,顷刻被无数柄利刃肆虐了一番。

    如此恐怖的伤痕出现在一名修士身体之上,就算不能瞬间让修士陨落,也势必会让丹婴受到不小损伤。

    因为那些伤痕,明显从秦凤鸣体内爆裂而开的。丹海所在,自然同样没有幸免可能。

    如此伤痕,丹海是否能够保存,也是极为难说的。丹海爆碎,就算里面是玄魂灵体,也势必受到波及。

    然而此时的秦凤鸣这具分身,并没有就此陨落。

    他不是真正的肉身修士,体内根本就没有玄魂灵体存在。就算是肉身彻底崩碎,只要他的第二魂灵没有受到损伤,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性命之险。

    而他的这具肉身,只要骨骼完好,他想要将之修复,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现在,不是他考虑自己肉身是否可以修复,而是随着封印解除,第二魂灵境界极具增长,体内磅礴的神魂能量却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猛然急速喷涌而现。

    这些神魂能量,是他本体用强大符纹封印在第二魂灵体内的。

    现在封印被瞬间解除,被封印的磅礴神魂能量,自然是大肆展现而出。

    也正是因为识海之中的神魂能量大肆涌现,本来只是通神之境的识海,终是无法承受,故此才让难以言说的磅礴魂力能量冲出了识海,让其肉身好像被从内爆裂一般,经脉断裂,血肉炸裂。

    如果秦凤鸣不是特殊炼制的傀儡之身,此时的他,已经肉身陨落,第二魂灵逃遁出离肉身了。

    但就算此时第二魂灵依旧在识海之中,但狂暴的神魂能量乍然充斥之下,他原来的识海,已然不能承受他此时第二魂灵了。

    就在秦凤鸣从惊喜之中瞬间被充盈的神魂能量碎裂身躯,心中骇然涌现之时,第二魂灵又涌现起了一股惊骇之意。

    那股轻易解封他体内封印的气息,恐怖难言,如果对第二魂灵出手,可以说秦凤鸣的这具分身,根本就没有一丝活命可能。

    心中充斥骇然的第二魂灵,急速感应之下,秦凤鸣霍然发现,那股气息,在将他第二魂灵封印解封之后,并没有再显露什么功效。

    他的这具第二魂灵,没有任何损伤,似乎那股气息,只是前来将他体内封印解除的。

    可是秦凤鸣心中轻松并未持续,就在他感觉那股气息没有对第二魂灵造成损伤之时,突然一股吸纳之力,陡然自那股气息之中展现而出。

    吸力乍现,秦凤鸣猛然感觉,本来刹那充斥识海的磅礴神魂能量,好像猛然找到了新的宣泄口,急速的向着那股气息注入而去。

    而那股气息,却好像成了一个可以容纳浩瀚神魂能量的无底洞,疯狂的吸纳着源源不断的神魂能量。

    如此情形乍然出现,让本来一松的秦凤鸣第二魂灵,再一次寒意大起。

    到了此时,他也终于明白,因何那股气息会出现在他的体内,并将他体内的封印去除,原来对方根本就是冲他体内磅礴神魂能量而来的。

    并且秦凤鸣清楚感觉到,对方并不是无意识的,而是有极强的灵智。

    能够探查到他体内的虚实,并知晓用何种手段能够吸纳他体内磅礴神魂能量。

    猛然觉察至此,秦凤鸣霍然心中惊骇,感觉他此刻已经坠入到了一个陷阱,一个专门为他准备的陷阱之中。

    几乎仅是闪念,秦凤鸣便立即开始施术,一道道玄奇符纹在第二魂灵手中急速闪现,立即便形成了一团禁制,向着那团极力吸纳神魂的气息包裹而去。

    然而让秦凤鸣刹那停滞的是,他所祭出的那道道禁制符纹,根本就无法阻挡那团气息吸纳神魂能量。

    面对如此情形,秦凤鸣一时停滞了动作。

    不能击散,不能封印,此时秦凤鸣已经想象不到他还有何种手段能够阻挡这股气息在他识海之中为所欲为。

    心中急速思虑,他猛然想到了花幻菲。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花幻菲在谋划,秦凤鸣感觉有点不像。女修先前种种表现,绝对不是假象。

    但要说是女修体内的那股奇异气息所为,秦凤鸣却又极难相信。

    那股气息,他曾经仔细感应过,开始没有任何攻击功效。

    那气息后来虽然现露出了先天灵纹气息,但秦凤鸣相信,要说其有意识,可以谋划这一切,秦凤鸣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难道花幻菲体内还有就是她自己都无法感应到的恐怖存在滞留?”

    很快,经历无比丰富的秦凤鸣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一种让他升不起丝毫反抗的可能。

    如果花幻菲体内真的存有如此一个强大存在,不用秦凤鸣想,也能够知晓,那只有大乘精魂才会有此可能。

    而一位大乘,哪怕是一分魂,也断不是此刻秦凤鸣第二魂灵可以与之相抗的。

    一股陨落之感,猛然充斥了秦凤鸣心中。这一次,他已然没有了任何反抗,心中不知用何种手段能够摆脱。

    就在秦凤鸣心中失去斗志瞬间,一股眩晕之感,立即让第二魂灵没有了任何意识思虑。双臂低垂,就此闭合了双目。

    时间慢慢过去,一日,两日,三日……

    不大的小岛之上很是安静,先前因为四周急速汇聚而至的魂力能量而形成的风声,此刻已经不再激烈。只是一股股轻风并未停歇,依旧向着秦凤鸣与花幻菲所在汇聚不断。

    然而此刻整个魂湖之上,却显得并不平静。

    一片青蒙蒙的雾气笼罩之中,一道道犹如匹练一般的青色光芒自湖水之中不断的激射而出,让整个湖泊之上,笼罩了一种非常玄奇的绚丽之感。

    数名修士站立在湖水岸边,表情均都凝重的看视着前方异样景象,久久无语。

    魂湖这一番景象,他们并不陌生。那是典籍之中早就注释过的,只有众多修士进入湖水之中吸收魂湖能量,才会引动湖水之内的禁制,让湖水释放出更多的神魂能量。

    这种情形,众人虽然没有见到过,可是典籍记录很是详细。

    此刻情形,与典籍记载一般无二。

    但此时,进入湖水之中的只有两名修士。如果说是那两人引动的湖水生出如此景象,实在让这些驻守修士感到震惊。

    要想引动湖水生出如此景象,那只有獒藤之乱波及到天玑城之时,众多修士进入其中补充神魂能量时,才可能引动魂湖此种变化。仅是两名修士,就引动如此神魂能量波动,这些修士实在难以想象二人是如何做到的。

    魂湖之上的变化持续了半月之久,这些修士一直站立在岸边看视。

    虽然众人心中震惊不解,可是众人并没有发现超出典籍记载情形太过之事。故此众人只是看视,并没有通知天玑府府主。

    花幻菲并不是寻常存在,在天玑府之中的地位,是仅次于七位府主的存在。

    既然花幻菲可能是引动这些异样景象之人,看护魂湖修士自然不想自找麻烦的去通知府主前来。

    时间慢慢过去,当魂湖不再显露禁制之力涌动之时,距离秦凤鸣二人进入小岛,已经过去了二十多日之久。

    秦凤鸣二人所在的小岛之上,原来笼罩二人的禁制,此刻已经消失不见。

    一名浑身寸缕也无的女修缓缓睁开秀目,目光之中显露出朦胧之意。似乎她刚刚从睡梦中苏醒,对此时身周之事毫无所知。

    但当他目光落在身前,紧挨她的一具同样没有衣物的身躯上时,本来懵懂的目光,霍然变得明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