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奇门医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54章 资格

    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和于天王叫板,要知道于天王的属性拥有雷霆之力的,威力可是十分惊人,可是他在叶皓轩的跟前还是服服贴贴的,至于他在叶皓轩那里吃了什么亏,那就只有于天王自己知道了。

    “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是想让你们管事的出来说道说道,你的资格不够,还是让你们老板夙风出来说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叶先生,我们老板现在正在静修,他是不可能出来的。”卫队长吞了吞口水,他硬着头皮道:“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等晚点在来。”

    “呵呵,夙风名声在外,今天见了,不过如此,他自己去做缩头乌龟,把你这么一个小人物给推到这里来档事?”叶皓轩冷笑一声道:“恕我直言,我还没有见过他这种胆小怕事的人。”

    “叶先生,你闯进了重狱,这本身就是重罪,我希望你不要乱来,毕竟天宫还是有规矩的。”卫队长定了定神,现在躲是躲不过去的,他身为卫队长,是有职责对入侵者进行抓捕的。

    虽然现在他面对叶皓轩底气不足,但他也不能失了气势,否则的话以后他在天宫都混不下去了。

    “没错,我是闯了重狱,而且我还知道,这玄静涯是你们洪荒的圣地,是一个挺重要的地方,但我现在只想见夙风,如果他不出来见我,就不要怪我拆了他玄静崖。”叶皓轩冷笑道。

    “呵呵,好大的口气啊。”一阵阴气迎面扑来,紧接着,夙风的身形重重的落在地上,夙风修行的方式有些与众不同,他是妖修入道,以人的力量,修行妖术,本身就是胆大妄为。

    而且这种修行方式有违天和,是天道所不允许的,但是他修行了这么多年,一身妖术强横无比,并没有承担因为逆天而带来的因果,这就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了。

    “夙风先生,终于肯出来了。”叶皓轩笑呵呵的说:“我以为今天见不到您了呢。”

    “叶先生一人一剑,闯进了我的重狱,现在又杀到了我的玄静崖,如果我不出来见见你,别人还以为我怕了你医圣了呢。”夙风冷笑一声道。

    “呵呵,夙风先生,无事不登三宝殿,如果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也不会无缘无故的闯你玄静崖,既然今天我来了,那就是有些事情想让夙风先生当面处理。”叶皓轩笑道。

    “叫大人,你算什么玩意,有什么资格叫我们大人先生?”一个不长眼的家伙似乎是想表现一下他的忠心,叶皓轩一口一个先生,让他听着不爽,他跳出来沉声喝道。

    “掌嘴。”神主身形一闪,化做一道黑烟,啪的一声把那家伙给抽的满嘴鲜血。

    “我们之间谈事情,下人来插什么嘴?夙风先生对你的手下约束的似乎不是很严格啊。”叶皓轩淡淡的说。

    “叶皓轩,打狗也要看主人,你今天到底想干什么?”夙风冷冷的说:“而且你这位手下,身法甚是诡异,而且我从他身上看到一丝魔力,恐怕不是什么正道中人吧。”

    “夙风先生,说这些就有些过分了吧。”叶皓轩瞥了夙风一眼道:“先生修行妖法,整个天宫人尽皆知,你自己的路数就有些不正,还在意别人吗?”

    “叶皓轩,你…”夙风大怒,他以妖法入道是不假,而且整个天宫人尽皆知,可是没有人胆敢当着他的面指出来这个,叶皓轩当着他的面说他修行妖法,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我只是说了一句实话罢了,夙风先生,没有必要这么在意吧。”叶皓轩笑了:“其他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们现在,直接切入正题吧。”

    “你是为她而来?”夙风一眼瞥见了叶皓轩身后的六尾,他恍然大悟,对怪这小狐狸敢一个人出现在京城这里,原来还是有靠山的啊,只是陈鑫那家伙不长眼,这下麻烦大了。

    “不然呢?”叶皓轩冷笑道:“我这位天狐朋友,初涉入世,来京城这里找我,但是半道里被你的人劫走,这件事情,夙风先生该给我一个说法吧。”

    “那敢情是误会了。”夙风道:“我们也不知道这小狐狸是你的朋友,陈鑫也是看她一条天狐光明正大的游走在大街上,生怕她受什么伤害,所以才带到这里来,没有想到,这是医圣的人啊,呵呵,误会,这真的是误会。”

    “误会?恐怕不是吧。”叶皓轩摇头道:“我刚刚赶到这里的时候,你这位手下正欲对我朋友施以毒手,逼问天狐一族的下落,你说这是误会?这恐怕有些说不通吧。”

    “陈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夙风心下恼怒,但是现在他只能打死不承认这件事情,所以眼下只能让陈鑫搞下这件事情了。

    “大人,是我的错,是我自作主张,想逼问出来天狐一族的族地所在之处,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一力承担就是了。”陈鑫咬咬牙,现在的情形,他只有一力承担下来了。

    “陈鑫,天狐一族隐世百年方才得以休养生息,天宫做为新世界的秩序守护者,怎么能知法犯法?你罪大恶极,今天起入重狱,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出狱。”夙风板起了脸,喝斥道。

    其实他这么不痛不痒的罚一下,根本无关紧要,反正现在整个洪荒都是他说了算,关不关重狱,有谁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又有谁知道?只要陈鑫在他手里,他想怎么样都行。

    “是,陈鑫知错,大人请放心,我一定痛改前非。”陈鑫一幅诚恳悔过后样子。

    这主仆二人演的可真优秀,简直可以用滴水不漏来形容了,叶皓轩冷笑一声,他盯着陈鑫道:“你确定,你要把所有的事情给抗下来?”

    “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些事情本来就是我惹出来的,现在我愿意一力承担。”陈鑫咬牙切齿的看着叶皓轩,到现在这一步,他只有咬着牙把这件事情死抗到底,否则的话他只有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