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锦绣嫡女腹黑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10章 大结局

    耳闻背后厮杀声起,淳于昌已无瑕回顾,不敢再沿路而行,而是纵马入林,向山峰最高处冲去。

    不知奔出多远,眼见除去自己一方的马蹄人喧之声,四周寂寂,再无敌踪,不禁轻轻吁一口气,心中暗暗咬牙。

    贱人手下,也皆是刁滑之徒!什么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方才,当真以为四周皆是伏兵!

    “王爷!”刚松一口气,身边一名副将低唤,说道,“这里……有些诡异!”

    “什么?”淳于昌扬眉。

    副将吞一口唾沫,指了指身前,说道,“王爷瞧这马蹄印,极是新鲜,似乎刚刚有大队人马经过!”

    被他一提,淳于昌一个激灵,俯身观瞧,但见前边的枯枝败叶杂碎,果然有大队兵马踏过的痕迹,不由脸色一变,喝道,“走!”马疆一带,向另一方奔去。

    “王爷!”刚奔出不久,另一名副将一声惊呼,指着前方大树,说道,“这……这里,我们来过!”

    淳于昌顺着他的手指望去,但见粗大的树干横出,有一处新鲜的断痕。那是……刚才,纵马疾驰时,树枝横出挡路,副将挥刀砍去……

    一瞬间,淳于昌脑中嗡的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红莲脸色惨白,结结巴巴道,“是……是墨兰,她……她精通五行八卦,布阵之道!”

    淳于昌咬牙,冷笑道,“区区阵势,能奈我何?”扬声厉喝,“给本王以兵刃开道!”

    一声令下,还不等众将士答应,就听林中一声轻笑,说道,“恭亲王如此威风,当真令人佩服!”

    话声刚落,突闻风声劲疾,林中突然千弩齐发,箭如密雨,漫天洒下。

    “啊……”惨呼声顿起,众将士仓促间只得各挺兵刃挡格,一时间,两千人马在林中挤成一团,顾此失彼,惨呼声此起彼落,不过片刻,便横倒一片。

    副将大惊,一边挥兵刃挡格,一边大声吼道,“走!走!快走!”这样的弩箭,一望就知是机关所发,只要避开这一处,便可暂时安稳。

    淳于昌眼见自己的两千人马竟全数陷入绝地,这可是他最后翻身的资本,如何能舍?狠狠咬牙,喝道,“跟着本王!冲!”手中长剑疾挥,反而向箭弩来处冲去。

    众将士一惊之下,瞬间明白。只要将箭弩毁去,弩箭自停。发一声喊,尽数迎着箭雨冲去,冲出十余丈,果然见山壁上嵌有几十架弩弓,当即刀剑齐挥,尽数毁去。

    漫天箭羽一停,众人均是暗暗松一口气,游目望时,但见方才不顾命的一阵冲杀,竟然已经出林,不由又是一阵欢呼。

    淳于昌也是心中暗喜,却又不敢久留,说道,“走!”不敢再深入林中,只是沿着山壁,向开阔处行去。

    于杂草中高一脚低一脚行出一个多时辰,但见前方三峰并立,拥着一处山谷,阻住了道路。

    淳于昌皱眉,正四望寻找路径,但闻一个清润的女声淡淡道,“恭亲王远来,睿敏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轻柔的声音,落在淳于昌耳中,顿时如晴天一个炸雷轰响。霍然回头,但见一块大大的岩石后,两条人影慢慢转了出来。男子一袭黑色长袍,女子却是一身浅蓝裙装,二人并肩而立,一个凛然成威,一个雍容华贵,正是淳于信与阮云欢二人。

    淳于昌一见之下,瞳孔顿时一缩,咬牙道,“是你们!”手中长剑一紧,喝道,“拿下这二人,我等才有生理,上!”长剑疾挥,纵身而起,向二人袭去。

    “嗖!”

    一箭夹着劲风,电闪而至,噗的一声,正正射入他身前泥土。淳于昌一惊,脚步骤停,转头向铁箭来处望去。

    山石后,一条青衣人影慢慢站起,手中长弓搭箭,正定定向他注目。

    “项力!”红莲惊呼。到此刻为止,当年阮云欢的十二随从,已出现三人,难道……难道都在这里?

    淳于昌但见那方不过一人,不由冷笑,说道,“淳于信、阮云欢,你们只道在此布阵,以这区区几人,便能擒住本王?”说着挺箭,向前迈出两步。

    “区区几人吗?”阮云欢浅笑,纤纤素手,向项力轻轻一挥。项力点头,撮唇轻啸。啸声方起,但见四面八方的山峰上,一条条青衣人影慢慢站起,片刻功夫,竟然密密麻麻,几座山峰的峰腰皆站满了人,瞧来,竟然不下万人。

    七岭山中,竟然藏有上万精兵!

    淳于昌脸色大变,连退两步,咬牙道,“你……你们……”一时间,脸色灰败,心中皆是绝望。莫说自己所率是残兵败将,就算是精锐之师,此时对方这等声势,又如何冲得出去?

    阮云欢微微一笑,说道,“恭亲王聪明绝顶,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何你会来七岭吗?”旁人均道,自己留下童安、马鸿,是为了相助段思辰治理七岭,却无人知道,这八年来,这二人暗中收兵,就养在这七岭山中!

    “什么?”淳于昌困惑摇头,却见她眸光向他身侧望来,不觉回头,一眼便见红莲立在自己身侧,不由失声叫道,“红莲,是你!”一时间,手心中皆是冷汗。

    难怪!难怪一路从帝京逃出,不管自己逃往何处,均会遇上追兵,原来,红莲竟是她埋在自己身边的奸细!

    七年!七年啊!自己竟然相信,阮云欢身畔这个丫鬟,竟然是真的迷上自己,才赶来投奔。

    这一瞬间,再想起沙场征战,她屡献奇计……一个小小的丫鬟,又岂会有此之才?分明是主子授意,只为了取信自己而已!

    红莲被他喝问,脑中顿时轰的一响,结舌道,“不……不是……”

    “红莲,做的好!”阮云欢清淡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自从七年前,她偷盗战略,私投淳于昌,这还是主仆二人第一次朝面。也是……她为她的背叛,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你这个贱人!”淳于昌大怒,手中长剑疾挥,鲜血横飞,竟不等红莲辩驳,已一剑挥为两段。

    红莲的尸体砰然倒地,双眸大睁,带着惊恐和不信,嘴巴大张,似乎还想辩驳什么。

    鲜血溅上头脸,淳于昌脑中一个激灵,一瞬间,头脑却有一些清醒。方才,分明是受了阮云欢离间之计。只是,如今红莲纵然不死,也已经无用,倒不如……

    心中念头电闪,突然转身,将长剑一抛,“噗嗵”一声向二人跪下,哑声道,“皇兄!皇嫂!是臣弟错信这贱婢挑唆,才会行差踏错,但请皇兄饶过臣弟这一回!”一边说话,一边向二人膝行而去,眼见离二人已不足两米,突然手腕一翻,寒光乍现,便和身向阮云欢扑去。

    这二人中,淳于信武功极高,处事决断,阮云欢却机警多智,行事狠辣。一则,他无把握擒住淳于信,就算擒得住,料来以阮云欢为人,也断断不会轻易受自己威胁。而淳于信对阮云欢用情极深,若是擒住阮云欢,自可逼淳于信就范!

    电光火石间,变故横生,而对面二人,似乎吓傻一样,竟然一动不动。

    淳于昌心中大喜,笑意刚刚在唇角显现,但闻弓弦声响,风声劲疾,还不等他反应,已“噗”的一声,正中肩头。

    淳于昌手臂剧痛,手中匕首已难拿捏,脱手跌落尘埃。

    紧接着,阮云欢身后一人闪出,一腿横扫,“砰”的一声,淳于昌身子顿时飞起,“啪”的一声落在十余丈外,跟着几个翻滚,才停了下来。

    阮云欢扬眉,转头向方才铁箭来处望去,但闻蹄声得得,一人一骑,慢慢自山道上行来,扬声笑道,“齐王殿下,睿敏郡主,别来无恙!”

    “九皇子?”阮云欢微诧。来人竟是苍辽九皇子,耶律辰。

    淳于信也是微微扬眉,却含笑应道,“原来是九皇子驾到,有失远迎!”自己登基已有七年,此人还以旧时称呼,当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耶律辰含笑抱拳,笑道,“不必客气!”转头望向那里刚刚爬起的淳于昌,问道,“不知此人,要如何处置?”

    淳于昌脸色灰败,突然大声道,“四哥,好男儿当战死沙场,今日臣弟知你不会放我,那便请四弟亲自来取臣弟性命,以免臣弟死于妇人之手!”

    淳于信向他冷冷而视,淡道,“你为一己私欲,竟然忍心将陈大将军灭门,此等丧心病狂之徒,岂配做朕兄弟?”

    阮云欢微微挑唇,淡淡道,“淳于昌,今日你已必死无疑,只是瞧在你和皇上兄弟一场的份儿上,再送一人与你同路!”

    话声一刚,但见身后汪世绕出,将手中拖着的一人向他重重一推。

    “阮云乐!”触上对方伤疤纵横的面容,淳于昌失声低呼,声音中,满是厌憎。

    这七年来,阮云乐在恭亲王府中,受尽折磨嘲笑,当真生不如死,此刻一见淳于昌,顿时一声嘶喊,张臂将他一把抱住,嘴一张,顿时咬住他的鼻子,再不肯放。

    “啊……”淳于昌大叫,要想摆脱,一时竟然不能。

    阮云欢水眸骤寒,冷声喝道,“放箭!”

    一声令下,箭如流矢,齐齐向那纠缠的二人射去,片刻之间,竟然将二人扎成刺猬,二人身子摇了摇,慢慢坐倒,再也不动,就如平地摆了一个刺球一般。

    耶律辰眼见满天箭羽消失,不由轻吁一口气,说道,“睿敏郡主大仇得报,可喜可贺!”

    阮云欢心头一震,几乎问出声来。她从不曾对人讲过,她与淳于昌有仇!

    耶律辰见她不语,微微一笑,叹道,“看来,你当真是不记得本王!”

    “什么?”阮云欢皱眉。这样的话,他八年前就说过一次,难道,自己当真与他相识?

    耶律辰游目四顾,淡淡道,“十六年前,在顺城,也是这满天的箭羽。本王以为,本王会就此命绝,却在最后一刻,被一个小女娃撞入水中,侥幸逃脱一命!”转头望向阮云欢,清泉般的眸子里,皆是认真,轻声问道,“云欢,你当真不记得了吗?”

    “什……什么……”阮云欢低喃,一时间,脑中一片迷乱。

    皇室争斗,一个年幼的皇子被人追杀,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是,听他言语,难不成,救他的人,竟是自己?

    可是,自己并没有这样的记忆啊!

    而他所说的十六年前……落水……

    她重生回八岁,正是十六年前。而事后闻外祖和表哥们言道,她是失足落水,受了惊吓,才大病一场。而她的记忆,就是从那一场大病开始……

    难道,自己眼前时时闪过的满天箭雨,并不是上一世自己和淳于信的记忆?而是这一世,落水之前,自己相救耶律辰的记忆?

    可是,自己分明记得,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阮云欢在八岁之前,就已有不错的水性。区区落水,岂能令她受惊生病?

    究竟,这颠倒错乱的记忆,哪一个是前世,又哪一个是今生?还是,她的重生,同时也改变了耶律辰的命运?

    “原来,九皇子与云欢,还有如此的巧遇!”带有金属般回声的声音响起,身子已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阮云欢仰头,对上向他定定望来的乌眸,不由展颜一笑。

    那一场重生,不管对耶律辰意味着什么,如今,她的身边有他,已经足够!

    帝京。

    三朝元老的老定国公手捧圣旨,立上朝堂,大声宣读,“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朕登基三年,深感力不从心,从即日起朕退位离京,命皇侄淳于浩明继位!另,端王淳于顺政事清明,命为辅政亲王,钦此!”

    朝堂震动!

    淳于浩明震动!

    淳于顺震动!

    追问之下,却有公孙明远、阮一鹤同时作证,这道圣旨,确实是皇帝亲书。而此刻,那帝后二人,怕早已携手归稳,不知去向。

    七岭山中,那弃江山不顾的帝后二人,正携手行在一大批人之前。

    阮云欢笑意吟吟,说道,“明儿和端王接到旨意,还不知如何呢?你可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淳于信含笑摇头。淳于浩明登基,他的西席宋文杰书登上相位,而阮一鸣被一贬再贬,罢官之后,阮一鹤却一升再升,官拜户部尚书。柴江回京之后,任吏部尚书,加上端王淳于顺扶佐,朝政必无偏差。

    更何况,九年前进入御史台的周威、刑部辛清皆是文武双全,不世出的人物。再加上甘义、狄山、景宁、甄十一与朝中原有的一众将领守卫,江山更是无忧。

    倒是……

    “云欢,你当真舍得?”淳于信低问。从一开始,她便言明,她要那皇后大位,她要那万里江山,如今江山稳固,她却又要放弃。

    “自然舍得!”阮云欢浅浅一笑,水眸流转。她大仇得报,还要那皇位干什么?更何况,这一世一路走来,她能改变的,只是部分人的命运,历史大事,不过是稍微的变动,该来的,还是会来。

    上一世,在淳于昌这一场变乱中,皇帝可是身中乱箭而死。如果,注定了他要在历史中退出,那便从此刻开始!

    她阮云欢……不敢冒险!

    淳于信含笑点头,便不再问,握着她手掌的手,更紧了一些。抬眸处,但见山下淳于坚携手前进妻子阮云筝,邵毅丰伴着妻子程秋茗,与自己的一对儿女,已遥遥等候。

    淳于信深吸一口气,迈出的脚步,已越发坚定。

    从此天地畅游,与江山同老!这样最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