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傻王嗜宠:鬼医盗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零四章 番外篇大结局

    他脸上的表情不动,眼眸微微垂落,身子缓缓收回道:“退下吧。”

    白若君暗暗松了一口气,低头谢恩,便起身退下,走出了尚书殿。

    他传唤玄铁。

    玄铁护士快速走入殿内:“属下参见王爷。”

    墨渊炎道:“派一支暗卫,盯着白家,查看白家近日有何人来动。”

    “是。”

    玄铁快速离开大殿。

    墨渊炎眼眸微眯,一只手放在了扶手上,白若君这个女人看起来有问题啊。

    五日后,玄铁带来了消息,告知墨渊炎儿白家把远方的亲戚赵家病弱的小姐接入府内,准备将这位小姐送到庄子养病。

    而这个节骨眼上,白若君却也请了半个月的假,以赵家小姐是她小时候要好的姐姐为由,希望能够近身照顾她几日。

    墨渊骅正好从外面进来,玄铁赶紧闭上了嘴。

    墨渊骅发现异常,快步走前问道:“是不是有了鸢儿的消息了。”

    “暂时没有。”墨渊炎回道。

    墨渊骅回头扫了一眼玄铁道:“你来告诉朕,你最近在查什么,朕看你这几日一直不在摄政王身边。”

    玄铁抬眸看了一眼墨渊炎。

    墨渊炎点头:“不如我来告诉你吧,皇后身受重伤,离开营地的时候并没有带走任何贵重的东西,她也不像是会寻死的人,我猜皇后一定没有离开京周城,而是在某个我们还没找到的地方,白家最是可疑,皇后失踪的当晚,是白若君陪伴在她身边,可是白若君进去后不到一个时辰,皇后就将她赶出来了,这就意味着……白若君有问题。”

    墨渊骅眼眸一沉,双手暗暗攥紧拳头道:“来人,派人把白家包围起来,朕要亲自去搜府。”

    门外的禁军快速进来,跪在了墨渊骅的身后,在收到了墨渊骅的命令后,他们站起身,步伐一致的走出大殿。

    当夜。

    迷雾重重。

    一辆大型的马车停在了白府大门外。

    白若君扶着一名面戴粉色纱巾的年轻女子上车。

    她们神色镇定,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

    女子上了车后,白若君也跟着上车。

    白夫人拉着白若君的手道:“你要小心照顾你表姐,别让她受了风。”

    “母亲,你放心吧,一切有我在,我会照顾好表姐的。”白若君拍了拍她的手,用眼神示意她放心:“母亲快回去。”

    白夫人点头,松开了女儿的手,放下帘子,正准备转身的时候,街道的尽头突然传来了马蹄声。

    白夫人回头看去,只见一群惊人的骑兵,快速的往白府方向而来,没一会的功夫,那些骑兵就把四周都包围了起来。

    墨渊炎与墨渊骅骑着马缓缓而来。

    白夫人看到两位,吓的脸色大变,当下看向了马车的方向,双膝一软,重重的跪了下来。

    “臣妇叩见皇上,参见摄政王殿下。”

    白府门前的所有护卫、家奴还有婢子纷纷跪了下来。

    白若君也扶着赵家小姐从马车里下来,跪在了马车旁。

    “臣白若君叩见皇上,摄政王。”

    “民女叩见皇上,摄政王殿。”

    墨渊骅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后,便看向了马车。

    墨渊炎问:“大晚上的,要去何处?”

    白若君一脸镇定的说:“臣女的表姐患有疾症,晒不得日头,便选择在晚上前往庄子养病,不知摄政王殿下与皇上半夜出行,是为何事?”

    墨渊炎手指着她身旁的马车道:“两个人坐那么大的马车。”

    白若君心一悬,低着头道:“王爷有所不知,表姐没办法久坐,所以母亲特意叫人打造了一座小床,供表姐在路途中休息。”

    墨渊骅低哧了一声,从马背上跳落,脚步不缓不慢的走向白若君的方向。

    最后直接越过了白若君,走到马车前,掀开了马车帘子,跳了进去。

    他里里外外的找了个遍,结果却令她失望了,里面并没有他想要找的人,只有一张简单的床。

    墨渊骅却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时,赵家小姐剧烈咳嗽,白若君抬手抚摸她的背,担忧的说:“表姐,快把药服下。”

    她从衣襟里拿出了一个小瓷瓶,倒了一粒药丸塞到赵家小姐的嘴里。

    赵家小姐服下药丸后,便倒在了白若君的怀里,咳的更加厉害。

    白若君看向墨渊炎:“王爷,皇上,如今夜深露重,我表姐的身体实在顶不住,可否让表姐先上马车休息。”

    墨渊炎“嗯”了一声。

    白若君扶着赵姑娘上马车。

    墨渊骅从马车里下来,目光冰冷的扫过白府,恨不得把这宰相府挖地三尺。

    白若君将赵家小姐安置好后,便从马车里出来,问:“皇上,若是没什么事,臣女就先送表姐去庄子养病,等安顿好了我表姐,臣女定会早些回宫。”

    墨渊骅抬起手挥了挥,没有强拦的意思,白若君见此,暗暗松了一口气,便转身重新回到马车内去,可当她正准备放下帘子的时候,另一处传来了马儿惊鸣之声,随后一道女子的尖叫声传来。

    “啊!”

    墨渊骅猛地回头,脑子里没有多余的想法,便迈开脚步朝着尖叫声的方向奔去。

    墨渊炎则骑着马,追随。

    白若君快速的掀开了帘子,看向两个出色的男人离去的方向,那个地方……是另一派人送走皇后的方向,莫不是出了什么乱子。

    白若君走出了车厢,拉住了缰绳,用力一甩:“驾。”

    马儿长鸣了一声,就朝着西边的方向奔跑去。

    ……

    前方,一辆马车停在了小巷。

    周雪柔站在了车厢里,手里拿着剑,指着四周包围着马车的家卫,厉声喝道:“我是摄政王妃,里面的女人是灵国皇后,无论你们碰了哪一个,都得死,给本王妃退下。”

    那些家卫并没有退下。

    周雪柔意识到了一个不好的问题。

    他们有可能是白家的死士。

    死士是不会因为任何困难而退缩的,因为他们的任何一旦失败,便会自刎。

    一名死士突然飞跃起,朝着周雪柔方向刺来。

    周雪柔瞪大双眼望着那飞刺而来的剑,脑子一下子空白,怔怔的望着那飞来的身影。

    剑快刺来的瞬间,她下意识后退。

    可才刚退出一步,就踩空了,她身子往后倾,大声尖叫!

    “啊……”

    千钧一发间。

    两道身影飞跃而来,一道黑色的身影把周雪柔抱住,一道身影抽出剑,生生刺穿了死士的胸口。

    墨渊骅一脚踢飞了面前的死士,掀开了马车帘子,就看到一道身影躺在了草堆里,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里衣。

    他一眼就认出了她:“鸢儿。”

    是他的鸢儿。

    墨渊骅蹲下身子,放下了剑,把周鸢从草堆里扶起,抱在了怀里:“鸢儿,朕来接你回家。”

    周鸢没有任何动静。

    外面传来了墨渊炎的声音:“不好,白若君那个疯子驭马而行,皇上,快带着皇后离开马车。”

    墨渊骅掀开帘子,只见白若君握着缰绳驭马而来。

    身后是个死巷,前方的马来势汹汹,两辆马车若撞到了一块,那定会造成很严重的事故。

    墨渊骅抱起了周鸢,从车厢出来,可是四周的死士突然飞跃而上,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冷喝了一声:“都滚开。”

    他往前走了一步,一名死士便扑上前,死死抱住他的脚。

    然后又有一名死士拖住他另一只腿,两条腿都被死士抱着,眼看马车就在奔来,他撕下了衣物一角,把周鸢抱在怀里,腾出了手,把马车内的剑吸附入手掌之中,挥剑斩落。

    “扑哧!”两名死士的双手顿时被砍断。

    他把周鸢往下一抛,道:“皇兄,护我鸢儿。”

    他飞跃起,脚尖点在马背上,直接飞向白若君,手中握着的利剑,迎风而上,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他便来到了白若君所在的那辆马车上。

    他半蹲在马背,手中的剑利落往前一划。

    白嫩的颈部多了一条红色线条,白若君的表情定格在了狰狞的瞪眼上。

    拉着缰绳的那只手,缓缓的松开。

    他跳起,踢开了白若君,拉紧缰绳控制黑马。

    马儿高台起了前脚,嘿嘿大叫后,侧翻摔倒。

    而他直接砍断了系在马身上的绳铁,刹住了往前而行的车厢。

    禁军们快速的把死士包围儿。

    只是禁军还未动手,这些死士便先自尽而亡。

    墨渊骅回到周鸢身边,目光冷冷的看向四周:“将白家所有人都压入死牢,明日抄斩。”

    “是。”数百名禁军冲入白府。

    原本宁静的宰相府,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就变成一座地狱。

    墨渊骅小心翼翼的抱着周鸢。

    她睁开眼睛,脸庞上的伤口是肉眼可见的恢复,就连身上的小伤口也愈合了起来。

    周雪柔瞪大眼睛看她。

    “鸢儿的伤好了。”

    周鸢突然抬起双手抱住了墨渊骅,哭成了泪人。

    她梦见自己死了,看着他一个人着急的找她,却因为找不到她而独自一人落泪。

    她怎么挣扎都无法走出黑暗。

    直到听到了周雪柔的尖叫声,她才猛地清醒。

    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墨渊骅。

    “皇上。”

    “鸢儿,我再也不离开了,你别再吓我。”墨渊骅抚摸她的脸:“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你都是朕的鸢儿,是我从小看着长大圆圆滚滚的鸢儿。”

    周鸢含泪而笑,推了推他说:“你才圆圆滚滚。”

    墨渊骅开心的抱紧她。

    恨不得把小女人镶在自己的骨血了,这样她就不会离开自己。

    “朕带你回家。”

    “好,我们回家。”

    他抱起了周鸢,坐上马车,朝着宫门方向扬长而去。

    ……

    第二日,白家满门抄斩,朝中文武百官跪在宫门求饶。

    周鸢劝说下,墨渊骅放过不知情的宰相以及家眷,赐白绫两条,要白夫人与次女正午之前自尽。

    宰相主动辞去,带着姨娘们远离京周城。

    次月五日,周雪柔生下一位男儿,小名唤为:平安!

    周鸢也在三个月后确诊怀上双胎。

    墨渊骅重立灵国律立,将玄帝先前所立的一皇一后,后宫无妃制度改了改。

    灵国人氏,凡有妻者,不得再纳姨娘妾氏,实行一夫一妻制!

    ……

    番外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