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医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抢人

    夏冰闻言,就觉得心头一沉,不由得又打量了一遍叶丰,心里想着,这也太年轻了吧?看起来比学生都年轻,一定是搞错了吧?

    可是,叶丰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把夏冰最后这点幻想都击碎了。

    “你就是陆川柏校长派来接我的吧?”叶丰扯过了一张纸巾,细致地擦了擦嘴角问道。

    刚刚迈入杏林春的黄毅黄院长一听了这话,亦是呆立在了当场。

    不过,看到夏冰急火火赶来,却是只“抢”到了这么一个毛头小子,黄毅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快感。

    眼见着夏冰陷入了纠结,黄毅微微一笑,轻咳了一声,虚张声势地说道:“怎么了,夏院长?你不会不想请了吧?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基础医学院,可就要下聘书了。”

    果然,一听了黄毅这话,夏冰秀眉一扬,冷冷说道:“黄院长这是什么话?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不想请了?先到先得,叶医生非我们针灸学院莫属。”

    说完,转向了叶丰,夏冰说道:“叶医生,既然陆校长都和你说好了,那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夏冰说着,就要向外走去。

    夏冰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今天一通飚车才赶到了这里,要是空手而归,岂不是让老对头黄毅给笑话死?就算这小子年轻得让人绝望,也先弄回去再说。

    哪知道,叶丰却根本没动,而是说道:“且慢。我想问一下,你们两位,是分属两个学院?都是来接我的?我理解的对不对?”

    夏冰一听这话,脚步骤停,俏脸腾地变红了,只感觉到无限的尴尬。

    黄毅眼见着夏冰明显变得僵直的背影,心里暗笑,却也即刻对叶丰说道:“是的,叶医生。听陆校长说您医术精深,这不,我和夏院长都求才若渴。就看谁跟您更有缘分了。您有选择我们俩其中任意一人的权力。”

    夏冰闻言,银牙暗咬,豁然转身。

    却听得叶丰又问道:“胡三,冬儿是哪个学院的?”

    “针灸推拿学院的!就是这美女,啊不,这位院长这里。”胡三急忙激动地答道,百忙之中不忘伸头自我介绍了一下,“院长你好,我就是大一针灸班胡冬凌的哥哥,我叫胡耀名。”

    夏冰扯了扯嘴角,尴尬地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跟她走!对不住了,黄院长!”叶丰冲黄毅拱了拱手说道。

    “不要紧,叶医生在哪都一样,都是我们海城中医药大学的荣幸。只是不知道,我今天有没有荣幸,能去观摩一下叶医生的讲课呢?”黄毅眼角瞟着夏冰,笑得像只老奸巨猾的狐狸。

    夏冰刚想以什么借口托辞,哪知道,叶丰已经笑着答道:“你要去听课?没问题啊,随时可以去。”

    夏冰气得一跺脚,却也无可奈何,转身一言不发,向外面走去。

    叶丰也就急忙跟在夏冰身后,坐进了夏冰的保时捷轿跑。

    夏冰面沉似水,一脚油门,保时捷绝尘而去。

    黄毅眼看着保时捷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我今天一定要多邀几个人过去听课,让大家都看看,夏冰你到底抢到了什么宝贝人物!那毛头小子年纪轻轻,就算在娘胎里就学中医,能学出什么名堂?夏冰,我一定让你学个乖。叫你什么都争?明明可以靠脸蛋儿吃饭的,却非要这么拼命,切!”

    黄毅说着,亦是钻进了自己的奥迪,急驰而去。

    胡三拎着抹布,追到了大门口,趴在门框上,一脸猪哥相,无限回味地说道:“哎呀我去,没想到,冬儿她们院长竟这么漂亮?还开着保时捷来接叶丰。叶丰这小子,真是让人羡慕啊。”

    可是此时此刻,坐在保时捷中的叶丰,却并没有感觉到如何让人艳羡。

    虽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偏头就可以毫不费力地看到夏冰高耸的胸脯,也能毫不费力地闻到她身上异于常人的体香,可是,车内的气氛却不是那么好。

    叶丰决定打破僵局,轻咳了一声,出言说道:“夏院长,我就去胡冬凌他们班上课吧!”

    既然来传授真本事,让别人受惠,不如让冬儿受惠。

    夏冰听了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心里想道:“你年纪轻轻,何德何能啊,能给同龄的大学生讲课?一定是陆校长被忽悠了。你要是低调点,就算你真是草包,也就只有我知道,到时候,你悄悄地离开,我也不至于太丢人。你竟然大言不惭,欢迎别人去听课?到现在,你不自求多福,竟然还在打女学生的主意?真是色胆包天!”

    不过,以夏冰的素养,即便是不高兴,这种话,也无论如何是说不出的,冷冷地哼了一声,之后依旧是不发一言,风驰电掣一般,把叶丰带到了海城中医药大学里。

    车子停稳的那一刻,刚刚打了第一节课的下课铃。

    夏冰一边下了车,一边掏出了手机,干脆利落地吩咐道:“教务处吗?去通知一下,大一针灸班下节课调课。”

    “走吧!”夏冰冲叶丰说了一声,便头也不回地在前面引着,直奔大一针灸班。

    而此时此刻,大一针灸班里,一如往常一样,是课间里最闹哄哄的一段时间。

    冬儿坐在第一排的位置,身周是几个同样青春灵动的女孩子,众星拱月般围绕着她。

    “冬儿,今天真是奇怪了啊,你的孙浩轩竟然没来?那家伙没来骚扰你,我简直都不习惯了。”一个矮个子娃娃脸的女孩子笑着打趣道。

    “去你的,他才不是我的!”冬儿俏脸马上就红了,羞急地去扭娃娃脸的小圆脸。

    “喂,你们没听说吗?孙浩轩受刺激了!”另一边,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皮肤白皙的女孩,推了一下眼镜,眨巴着眼睛说道。

    “受什么刺激了?”娃娃脸和周围几个女孩子一起惊问。

    “这得问冬儿啊!”眼镜妹高深莫测地说道。

    冬儿闻言,脸上更红了,底气不足地鼓着嘴巴说道:“关我什么事儿?”

    “还说不关你的事儿?”眼镜妹八卦十足地说道,“听说,孙浩轩昨天追到冬儿家里了,结果,看到了冬儿的正牌男友,竟然就住在冬儿家。孙浩轩差点气吐血了,昨晚和那几个富二代朋友到霓裳羽衣疯了一夜。听说霓裳羽衣的四大头牌儿都被他们包了。”

    “真恶心!”女孩子们纷纷啐道。

    只有娃娃脸却是大眼睛一转,转向了冬儿,竖起了十根尖尖的手指,张牙舞爪地说道:“冬儿?你竟然有同居男友了?还不老实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