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医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三章 送药炫富

    这种感觉,让人只想流泪,欲罢不能。

    这是音乐的魔力,是乔京墨歌声的魔力,亦是琴声的魔力。是叶丰如泣如诉的箫声的魔力,更是两个人琴箫合奏的魔力!

    冬儿热烈盈眶,望着闭目沉心吹奏洞箫的叶丰,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心动感觉。觉得这一刻的叶丰,比任何大明星都帅上了几万倍。

    自己挽住叶丰的胳膊,向孙浩轩宣布他 是自己男朋友的那一幕;深夜里,叶丰为自己按摩的那一幕;木屑纷飞之中,叶丰如同天神降临一般,解救了自己的那一幕;以及小山顶上,叶丰手把手教授自己逍遥指的那一幕;厨房里,两个人快乐地炮制中药的那一幕.都不由自主地闪过了冬儿的脑海。

    在那凄婉的箫声里,冬儿觉得,叶丰似乎早已经成了自己心头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个人,不忍失去,也不能失去。

    “乔小姐,对不起,未经你允许,我就贸然伴奏。只因为中午吃饭的时候,在餐厅里,听到了乔小姐的这首《时光》,一时间惊为天人。情难自禁,还请乔小姐谅解。”

    叶丰的声音,终于令众人从各自的情绪中醒转过来。

    却见乔京墨正轻轻站起身来,妙目凝视着叶丰,激动地说道:“叶医生,我该谢谢您!您让我看到了一种全新的音乐形式。我从来没想过,古典的洞箫和现代的钢琴,竟能这样结合在一起。叶医生,这是一种颠覆。您让我见识到了从未感受过的美妙。谢谢您!谢谢您!”

    叶丰没说话,微微笑了笑,却是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乔京墨的香肩。

    这个举动,对于只是第二次见面的异性来说,似乎有些唐突。

    可是,乔京墨却毫无生气或退缩的情绪,反倒是脸上浮起了一种惺惺相惜,知己般的感觉。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个人的这番举动,落到了众人的眼中,却是令众人神色各异。

    冬儿微微吃惊地张开了小嘴儿,只觉得心头一种酸涩,慢慢在蔓延,不由得缓缓低下了头,微微扭转了目光。

    胡三悄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乔京墨肩头的那只“咸猪手”。

    陈博文双眸更是狠狠地眯紧了。

    刚刚叶丰治好了乔京墨的脚,陈博文并没有太过在意,觉得叶丰也只不过是个小大夫,焉能令乔京墨另眼相看?

    而在叶丰取了箫,要擅自为乔京墨伴奏之际,陈博文更是嗤之以鼻。这首《时光》的意境极难把握,自己想要伴奏,尚且不能,更何况你一个小中医?这是艺术圈的事儿,一个中医能摸得到边儿吗?

    可是,没想到,叶丰的洞箫,竟然吹得那么好。

    此刻时刻,听过了二人完美的琴箫合奏之后,再看看二人之间,那种互相引为知己一般的感觉,陈博文突然如坐针毡,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慌忙站了起来,陈博文轻咳了一声,笑着说道:“京墨,太精彩了!这首《时光》,虽然是我第二次现场听你演唱了,可是,却依旧震撼不已。京墨你对这首歌的演绎,已臻化境。”

    陈博文就如同没有听到叶丰的演奏一般,自动忽略了叶丰。

    而后,不及众人说什么,陈博文便走向了乔老太太,笑着说道:“乔奶奶,这一次您老过寿,我带了一点好东西,作为寿礼送给您。您一定喜欢。”

    陈博文说着,匆匆走出了大门,片刻之后,便手上持着一个盒子走了回来。

    众人的注意力,不得不从琴箫合奏,转移到了陈博文手中的盒子上。

    “这里面会是什么?”

    “陈博文年轻多金,家世也不凡,一定不会是凡品。”

    众人悄悄议论纷纷。

    陈博文以一种得意的神色,扫视了全场,尤其是扫过叶丰时,嘴角更撇上了一抹轻蔑的笑意。

    修长的手指一动,陈博文便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却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金银珠宝之类,反倒是只放了几丸看起来十分古旧的药丸。

    “这是什么?是药吗?”众人不由得开始了窃窃私语。

    陈博文笑着说道:“乔奶奶,金银珠宝之类的俗物,想来您老不缺。我也就不送那些。这盒子里的八粒药,乃是八粒安宫牛黄丸。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了。乔奶奶您前段时间病重,让京墨和我都很是担心。我特意想方设法买来了这八粒药,送给乔奶奶,以备日后不时之需。”

    “安宫牛黄丸?这东西有什么好的?”

    “不知道,不过就是几粒药嘛!”

    “哪有过生日送药的?多不吉利?”

    众人不解地窃窃私语道。

    “这你们都不知道吗?这种早年的安宫牛黄丸,特别珍贵。已经不能算药了,算是古董宝贝了!这种安宫牛黄丸,每一粒,现在都被炒到了起码五六万元。关键是有价无市,一药难求啊。关键时刻,可以救急的!”一个老太太的亲友,眼睛晶亮,激动地说道。

    “啊?是吗?这倒是头一次听说!”众人不由得来了精神,把好奇的目光,探向了陈博文手中的八丸药。

    陈博文脸现得意,笑着说道:“没错。五十年前的安宫牛黄丸,其中最珍贵的成分就是天然麝香和犀牛角。如今,市面上虽然也有安宫牛黄丸,可是,里面的麝香都是人造麝香,犀牛角就更没有了,都以水牛角替代了。根本没法比。这是我费尽了心思,才从一位香港的老朋友手里淘来的。乔奶奶,您老的身体是最重要的,这几丸安宫牛黄丸,您收着!”

    陈博文说着,把那药递向了乔老太太。

    众人不由得一阵骚动。

    如果真的一粒药五六万的话,那么这八粒药,那就是四五十万啊。

    陈博文一出手,就当成了一份礼物,送给了老太太。

    众人不由得暗叹,为了乔京墨,陈博文真是出手够阔绰的。

    乔老太太看着这八粒药,听得大家说得如此神奇,亦是脸现惊诧,不过,却也笑着说道:“博文啊,你这礼太重了,奶奶我不能收。你想让京墨开心,只管冲她去,不用打我老人家的主意!”

    作者的话:

    请大家有月票的,支持一下蝎子;没有月票的,也请能够在下载本书,加入书友圈子!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