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医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三章 夏冰驾到

    林广白老爷子瞅了一眼陈博彪,那么爆的脾气,此刻却以鲜有的低声下气的口气说道:“陈科长,这个我明白。只是,法律不外乎人情,叶丰刚刚从山里学艺出来,是中医界不可多得的人才,可谓国宝级的中医。我等海城老中医,今天来此共同为叶丰担保请愿。还请陈科长、刘所长能网开一面,给叶丰一个机会啊。”

    “是啊!叶丰身份特殊,请特殊对待啊!我等都愿意为叶丰担保!”众位海城老中医,亦是高声附和道。

    民众们,亦是跟着大声叫道。

    “那可不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谁能搞得了特殊?要是都能搞特殊,以后法律的尊严何在?一个小小的人物,竟引来了这么多人,这里面一定有猫腻。这事儿非但不能网开一面,还要彻查。”陈博彪大声吆喝道,断然拒绝。

    林老爷一直狠狠压制的火气,彻底压不住了,一声暴喝:“陈博彪,你他妈给脸不要脸了吧?你算个什么屌毛东西?你知不知道一百个你这样的狗东西,也抵不上一个叶丰重要。你拿着鸡毛当令箭。我告诉你,今儿,你们要不把叶丰放了,我们就耗在这了。”

    林老爷子怒骂不已。

    陈博彪脸上直抽,下意识地就躲在了所长刘光身后。

    派出所所长刘光,脸色阴沉,冲林广白说道:“林老爷子,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也没有权力特殊对待。赶紧带着所有的中医回去吧。人不能放。”

    众人心里这个急啊,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叶丰是个好医生,可是,却偏偏被那一纸证书给难住了呢?

    有那一纸证书,才是医生;没那证书,任他医术通天,解救过无数人,也依然是违法!

    叶丰从山里来,哪来的证书啊?

    众人真巴不得天上能掉下个行医资格证,解救了叶丰。

    正胶着间,却是听得派出所大门外,再度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身材霸道,长相美艳的女人,踩着高跟鞋,大步走了进来。

    美女满脸汗水,却依旧难掩一身绝色。正是海城市中医药大学的美女院长,夏冰。

    夏冰从一进门起,就紧张地环视了一圈,虽然没有见到叶丰,但是见了一院子为叶丰请愿的人们,夏冰倒是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心来。

    款款走到了林广白面前,夏冰开门见山问道:“林老爷子!情况怎么样?”

    “他妈的,这狗东西,拿了鸡毛当令箭,咬死了叶丰没有行医执照,说什么也不放人。”林广白一指陈博彪,怒声说道。

    夏冰冷艳的脸上,并没有一丝表情,转向了派出所的刘光所长,冷声说道:“所长您好!我是海城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院的院长,我叫夏冰!叶丰叶医生,是我们学院从山里特聘的医生,身怀绝技,医术精深.”

    夏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博彪粗暴地打断了:“说那些没用,叶丰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就是非法行医。触犯了法律,说啥也没用!”

    夏冰闻言,这才打量了一番陈博彪,也不恼,笑着对陈博彪说道:“我倒要问问你,到底怎么样,你才能放人?”

    “不是我想怎么样,是国家有规定。无证行医,就是犯罪。只要叶丰有证,他自然就可以走,但是,只要他没有证,今儿不管谁来,就是主席来了,我也要力争到底!”事已至此,陈博彪干脆豁出去了,死扛到底。

    “夏院长!陈科长刚才说的意思,也就是我们派出所的意思。夏院长,林老爷子,都是明白人,就不要再胡搅难缠了。我是看在你们都是一方名人的份上,才跟你们说这些,要是再胡搅蛮缠下去,可有国法等着你们!”派出所所长刘光,亦是拉下了脸冷声说道。

    林广白闻言,深深地摇头,痛声说道:“叶丰出身终南山,一身所学都来自于民间。他并没有上过大学,也就没有学历,他根本没办法考取执业医师执照。如此,叶丰岂不是这辈子都不能行医?这国宝级的一身医术,岂不是就要就此埋没?你们知道这对于中医界来说,是什么样的损失吗?你们,你们简直是造孽啊!”

    林广白真是痛心疾首!

    众人闻听这话,也是彻底绝望了。

    可是夏冰,却是依旧镇定地说道:“林老爷子,您别担心!不过就是个行医证嘛,这事好办。您可能还不知道,现在国家法律有新的规定。作为中医,除了持有‘执业医师证’可以上岗之外。还有一个证件,也可以持证行医。”

    “什么证件?”林广白倒是一愣,随即问道。

    “有一种证件,叫做‘中医确有专长证’!持有这个证件,也可以行医!最关键的是,这个证件,并没有学历限制!”夏冰信心满满地笑着说道。

    一旁的陈博彪一听这话,心里就有些发毛,作为卫生局的官员,陈博彪当然知道,夏冰所言非虚。

    “还有这样的规定?”林广白惊声问道。

    “当然!”夏冰深深点头。

    在场的众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俱都兴奋欲绝。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林广白更是随即激动地问道:“莫非,叶丰有这个证?”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夏冰。

    都觉得,夏冰匆匆赶来,提到了这个特殊的证件,或许是有着十足的把握的。

    哪知道,夏冰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啊?没有?”所有人发出了一声失望至极的低呼。

    “哈哈,夏院长,既然叶丰没有这个证,你说了这么多,不是等于白说吗?”陈博彪听了夏冰这话,却是一颗心落了地,大声说道。

    “妈了的,就这个王八蛋,不知道为什么,铁了心地要治叶医生的罪。”众人指着陈博彪,人群中再度发生了骚乱。

    夏冰却是冲着人群一摆手,不慌不忙地对陈博彪说道:“你可知道咱们市‘中医确有专长’评委会主任是谁?”

    “是谁?”陈博彪脸上有些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