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医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落下帷幕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落下帷幕

    这一场西方圣祖精心布下的局,最终毁于了慕容飞燕之手!

    爱情,成了谁也没有料想到的变数!

    西方圣祖千算万算,没有算计到慕容飞燕心底,对叶白叟执迷不悟的爱!

    原来,那些恨,只是因为爱得太深!

    女人啊!

    眼见着一切已经成了定局,地阴魔母都已经不复存在了,他的三头六臂的魔体,已经开始溃散,西方圣祖便知道,大势已去,此地不宜久留!

    狠狠地腾空而起,西方圣祖却是阴狠地对着叶丰撂下了一句话:“叶丰,本圣不会就这般善罢甘休的!本圣还会东山再起!对了,本圣还有一份礼物,留给了你,好好享受吧!啊哈哈哈,后会有期……”

    说完这句话,西方圣祖,直挺挺地向着半空中某处撞去,那里竟咔嚓一声裂响,一道隐形的禁制裂开,竟出现了一个隐藏的出口!

    原来,那是西方圣祖早就预留好的后路,直通外面大西洋!狡诈如他,即便是万无一失,也要留下后路!

    此时此刻,在所有人来不及阻拦的这一刻,西方圣祖钻进了那条预留的通道,急速逃遁。

    顷刻间,他的身形,便来到了大西洋之上!

    “哈哈哈……你们能奈我何?”西方圣祖眼见着已然脱离了魔界,不由得哈哈大笑。

    哪知道,就在他堪堪露头的这一刻,却有两道剑光飞来!

    这两道剑光中,仿佛有千军万马,煞气无边,却又仿佛有无限光明,正气凛然!这样一正一邪、截然相反的两道剑光,却偏偏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一股混沌初开一般的强大劲力,骤然袭向了西方圣祖!

    西方圣祖猝不及防之间,被那剑光撞得一个跟头,重重地栽到了海面之上!

    他心头大惊,不由得抬头看去,却眼见着邪君云凡和一群白衣人,正护持着两个少年,从东方而来!

    其中的一个少年,是个光头小和尚,正手持着一柄金色大剑!

    另一个少年,则是个混血儿,手中持着一柄黑色阔剑!

    “光明剑!魔屠剑!”西方圣祖在这一刻,失声叫道!

    光明剑和魔屠剑的威力,他自然是十分清楚!他只是万万没想到,他刚刚跑出了预留的通道之外,竟然堪堪就撞上了这两柄神剑!

    大西洋那么大,为什么偏偏就撞到了他?

    在这一刻,西方圣祖不由得记起了叶丰说过的一个词,那便是——天道!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个念头不及转完,叶丰带着众人,便已经急速追来了!

    四象神兽一阵嘶吼,顷刻间布成了四象阵!就像摄住了比蒙巨兽一般,牢牢困住了穷途末路的西方圣祖!

    西方圣祖,只觉得身躯就好像是落入了松脂中的昆虫一样,再也动弹不得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涌上了西方圣祖的心头!

    “此魔不除,后患无穷!留他不得!”叶丰立时沉声喝道,根本没有和西方圣祖多费一句话!

    “不!不!这不是真的!我还没活够!我还有机会……”西方圣祖,目龇俱裂,望天嘶吼!

    吼声未绝,小七已经面无表情,再度一催魔屠剑!

    魔屠剑中无边无际的杀气,便激荡而出,把西方圣祖巨大的身体,彻底撕成了碎片!就连一缕神魂,都没能跑出!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魔头,终是死于魔屠剑下,形神俱灭!

    大西洋的海水,从西方圣祖破开的通道中,开始缓缓倒灌,灌入了魔界之内,把那罪恶的一切,缓缓淹没在了一片汪洋大海深处!

    泪痕未干的叶白叟,以巨大的天舟,载着正道众人,从下方急掠而出!

    这一场正邪之间的恶战,终是彻底落幕了!

    道门胜利,魔门覆灭!

    叶丰望向了湛蓝的天空,长出了一口气!能最终保住这一片蓝天,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叶门主,恭喜道门成功除魔!鄙人乃护剑山庄庄主静观!”一位化神期修士,在这一刻,从小七身侧,上前一步,对叶丰拱手说道。

    “原来是静观庄主!多谢静观庄主,危难之际,伸出援手!”叶丰由衷地道谢!

    “叶门主不必谢我!这本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使命!您要谢的,是您自己!您得了天道!”庄主静观,却是正色说道。

    正在这一刻,海面上,急速驶来了一艘艘快艇!快艇之前,一道花里胡哨的人影,正骑在一条巨大的电鳗之上,疾驰而来!

    来人正是花无痕!他居然找回了他的那条电鳗!

    “门主!门主!夫人派我们来此接应!怎么样了?”花无痕骑着电鳗,急掠到了叶丰身前,大声激动地问道。

    “大获全胜!回转道医门!”叶丰一挥手,一声令下!

    “好嘞!回禀夫人,大获全胜!回转道医门!”花无痕一声大喝!

    一艘艘快艇上,笛声齐鸣!同时扬起了胜利的风帆,急速回转道医门!

    天舟之上,叶丰陪同着邪君云凡,来到了师父身侧。

    慕容飞燕的尸身,依旧静静地躺在叶白叟的怀中,一张明艳绝美的脸上,定格的是幸福的微笑。

    邪君云凡,眼见着已然香消玉殒的慕容飞燕,不由得深深地动容!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没想到,最关键的时刻,竟然是她救了大哥!”云凡细长的双眼微眯,痛声说道。

    叶白叟白发抖动,仿佛顷刻间又苍老了很多!

    “师父……”叶丰蹲跪在了师父身侧,一声关切的轻唤。

    叶白叟闻言,缓缓抬起了头来,看向了叶丰和云凡,嘶声说道:“是我害了她一生……”

    叶丰和云凡闻言,俱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慕容飞燕一生痴爱,由爱生恨,一念入魔,最终却又为了心头所爱,决然付出了她的性命!她这一生,当真是可悲可叹啊!

    “丰儿,为师要把飞燕带回终南,加以安葬!把你们送回道医门之后,为师便不停留了,即刻回转终南!”叶白叟抱着慕容飞燕的尸身,嘶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