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医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唯有正道能致远!

    鸣谦宫内,叶丰正端坐宫中,与众多知交好友,在此啜饮仙茗,谈天说地!

    八大隐门众人,义弟沈南星,以及道医门的靳老道、罗勒等人,全数在座!甚至,六尘和小七,亦是从西天佛国赶来相聚了!

    众人难免就提到了在人间之际的那些过往,依旧不由得一片唏嘘。

    “大哥,我一直有一事不明,格外好奇!”沈南星一边放下了茶杯,一边笑着问向了叶丰。

    “老弟,但说无妨!”叶丰端坐座上,笑着说道。

    “大哥,你此番下凡,在人间界的生身父母,究竟是谁啊?”沈南星好奇地问道。

    叶丰闻言,没有立时回答,沉吟了片刻,却是突然心头一动,不由得一抬手,抹向了半空!

    一道灵光闪过,一面镜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镜子中,正映现出了地球上的某处景象!

    “我在人间的身世,和那个孩子很相像!”叶丰笑着指向了法镜之中。

    法镜中,映现的是终南山的一条山路,一个六七岁大的小男孩,衣衫褴褛,正孤零零地坐在山路上抹泪哭泣:“妈妈……妈妈……”

    不多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道医,竟出现在了山路上。

    “叶真!”众人眼见着那道熟悉的身影,不由得一声轻呼。

    “是的!是师父……”虽然他可以通过法镜,随时看到下界的师父,可是,每一次见到师父的身影,叶丰的心头,都依旧难免激动,“师父已经找到了慕容飞燕的转世之身,此刻刚从山下归来,应该是看望慕容飞燕去了!”

    “哦?慕容飞燕的转世之身,是什么情况?”乾无咎不由得问道。

    “身世非常凄苦!多亏师父找到了她,有朝一日,终究会历尽磨难,而得证大道!”叶丰继续说道。

    众人夕闻言,便深深地点头,继而再度凝神看向了镜中!

    “呦,孩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大山里?你的家人呢?”镜子里,叶白叟疾行了几步,来到了那个小男孩的身前,蹲下身来,关切地问道。

    小男孩抬起了脏兮兮的小脸,看向了叶白叟,流着鼻涕和眼泪,说道:“妈妈不要我了……”

    “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妈妈?孩子,别哭!你还有其他的亲人吗?如果还有其他的亲人,我送你回家!”叶白叟伸出手来,为那孩子擦拭着眼泪鼻涕,开口说道。

    “没有了!我妈妈说,在我没出生的时候,我爸爸就死了!现在,妈妈也不要我了……”小男孩说到这里,就又哭了。

    “可怜的孩子!”叶白叟闻言,满眼的怜悯,却也伸出手来,冲着小男孩说道,“孩子,既然,你没有其他的家人了,不如,跟我走吧?我收你为徒,教你本事,好不好?”

    “好!”小男孩闻言,立时不哭了,如同有了依靠一般,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叶白叟便慈和地笑了,牵起了小男孩的手,向深山中走去!

    “孩子,为师叫叶白叟!你有名字吗?”叶白叟牵着小男孩,慈爱地问道。

    “没有!我妈妈都叫我杀千刀的!但是,她说过,我爸爸姓陵!”小男孩开口答道。

    “姓陵?那你以后,就叫陵霄吧! ‘舒吾陵霄羽,奋此千里足’!希望你以后,可以像你师兄一样,有所作为,早日功德圆满,直上云霄!”叶白叟笑着给小男孩定了名字,而后,牵着小男孩的手,渐渐地走远了!

    “姓陵?莫非,他是……”乾无咎,突然惊诧地看向了叶丰。

    “没错!他便是陵游和曲敏的儿子!”叶丰笑着点了点头。

    众人闻言,无不唏嘘!

    “我此番在人间界的身世,便和那孩子类似!一出生,便被弃之如敝履,扔在了山洞中!后来,被我师父捡去!”叶丰饮了一口仙茶,笑着说道。

    众人闻言,颇为震惊,总以为,叶丰是人间界某个大能的儿子,哪知道,竟然是这种卑贱的出身!

    “英雄不问出处!正道可以致远!”叶丰笑着一抬手,抹去了法镜……

    正在这一刻,鸣谦宫外,竟远远地飘来了三朵红云!

    叶丰心头一动,笑着起身,对众人开口说道:“稀客造访!”

    众人闻言,便纷纷起身,随着叶丰一道,长袖轻摆,一道走出了鸣谦宫!

    迎面便见,那三朵红云之上,竟是上古暴猿、穿山甲和蝎子精,这妖族三圣!

    “三圣,别来无恙乎!今儿怎么得闲,跑到我这鸣谦宫来了?”叶丰背负着双手,微笑着招呼道。

    红云上,蝎子精率先开口:“叶丰,我们妖族三圣,是来找你决一胜负的!”

    “哦?所为何事啊?”叶丰不由得笑问。

    蝎子精眼珠一转,大声说道:“不为何事!总之,你得以一己之力,独战我们妖族三圣!你若赢了呢,这瓶九天仙酿,就归你!要是你输了,你就要任由我处置!”

    “哦?蝎子大王,准备如何处置本仙?”叶丰笑着问道。

    “我要把你捆住,扔进京墨姐姐的被窝里!本大王言出必行!当初在人间界的时候,对京墨姐姐许下了这个承诺,必须得兑现!”蝎子精正色大声说道。

    “啊哈哈哈……”叶丰闻言,不由得仰天大笑,继而,浑身仙力鼓荡,竟立时应了下来,大声说道,“来吧!”

    暴猿闻言,眼睛晶亮,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手中铁棒嗡嗡作响,鼓荡起浑身的战意,与蝎子精和穿山甲一道,就狠狠地掠向了叶丰!

    哪知道,不到两个回合,叶丰便输了!

    被蝎子精一把捞在了背上,背起就跑!

    “哇呀呀……这仙尊怎么这么菜?比在人间界的时候,还要菜啊!”暴猿一腔的战意,刚刚调动起来,哪知道,战斗已经结束了,这憋得,难受至极,不由得哇哇大叫!

    穿山甲,倒是小眼睛转了转,开口说道:“可能他没尽全力!他根本就没想赢!”

    “为啥?”暴猿瞪着通红的眼睛问道。

    “我也不知道!”穿山甲摇晃了一下脑袋,瓮声瓮气地说道,一脸懵。

    “哇呀呀……不管为啥,我的瘾被勾上来了,必须得痛快打一架!憨货,就你吧!”暴猿说着,一铁棒,就砸在了穿山甲巨大的身躯上。

    把那大穿山甲,竟生生砸下了云头。

    “啊呀……我招谁惹谁了?”穿山甲一声悲呼,“蝎子姐,救命啊!”

    蝎子精却是不管不顾,驮着叶丰,急速掠向了一栋彩霞缭绕的仙居。

    那仙居之内,一位风姿绰约、温婉如玉的仙子,早已经绯红了俏脸……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