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废材三小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8章成婚(大结局)

    忽然,凤琉璃面容一冷,琉璃般的冰冷眸光闪动着嗜血般猩红的光芒,抬头朝着梵松望去,唇角扬起一抹阴狠的厉色。

    “梵松是吗,今日我定要让你尝尝死的滋味,你竟然敢如此对他!”凤琉璃已经起身,将孤鹰的尸体放入君离墨的怀中。

    这样的恐怖嗜血的凤琉璃冰凉一片,君离墨却是第一次见,他知道她愤怒了,生气了,心底担忧,却是知道她此刻心底阻着一口气,定然要找地方发泄,也不去拦着,只是一旁看着,有危险时再出手。

    “哈哈哈,就凭你这个小娃娃,也敢对本教主动手,原本我还纳闷,这个臭小子死活不听我的命令是为何,还想要千方百计的离开神殿,原来是因为你,哈哈哈!”

    梵松突然狂啸一声,转过头猛地对上凤天成和苏菡衣阴狠狠的道:“凤天成,苏菡衣你们不让我如意,今日我便在你们面前杀了你们的女儿,哈哈,没想到你们竟然还有一个女儿,真是天助我也!”

    梵松身体一震,凌空飞来,猛然间便对上了凤琉璃。

    凤天成和苏菡衣齐齐一震,看到女儿有危险顿时间想要出手,君离墨急急身影一闪,阻止了两人。

    “岳父岳母不急,璃儿虽然实力不如梵松,不过不会有事的,梵烨在璃儿心中分量很重,她想要亲自报仇,我们等到璃儿有危险了在出手!”

    听到君离墨的话,凤天成和苏菡衣方才转过脸来细细的打量着君离墨。

    眼前的男子俊逸不凡,尊贵霸气,容颜俊美,带着几分的冷邪,几分的慵懒,几分的尊华,几分的霸气,俨然就是一个神一般的男子,此刻听着君离墨那一声“岳父岳母”更是笑得心花怒放。

    虽然担心女儿的安全,不过就像君离墨说的,他们相信他们的女儿自有分寸,而且凭着他们的本事想要制服一个梵松也是简单,就让女儿解解恨吧。

    如此一想苏菡衣便是满脸带笑的一把拉过君离墨的手抛出一大堆问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君离墨!”

    “你喜欢我家女儿?”

    “不是喜欢,是爱,此生至此一妻!”

    苏菡衣听到君离墨的话,顿时脸上的花容更是愉悦了几分,对于这个女婿还是很看重,很喜欢的。

    一旁的凤天成却是冷哼一声,想着刚刚得来的女儿就被别的男人抢走了,心底一片的怨念。

    “你冷哼什么,在冷哼小心我撵你出去!”苏菡衣冷冷的瞪了一眼凤天成,果然凤天成顿时恭恭敬敬,再不敢多说,眸底却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君离墨。

    君离墨失笑,顿时了然,当下更是不断的拿好话哄着未来岳母。

    想着原来岳父这么怕岳母呀,那真是太好了,只要搞定了岳母大人,那么距离他迎娶璃儿就不远了。

    果然几句话之后,苏菡衣便被君离墨逗得哈哈大笑,心情愉悦,更是对君离墨喜爱的不得了,心中也不禁为自家女儿有这么一个好男人喜欢而高兴。

    可这岳母女婿是看对了眼,苏菡衣身后的凤天成却是黑了一张脸,满是愤怒的瞪着君离墨。

    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女儿落入了这个可恶的男人怀中也就算了,可是偏偏他的女人也被这个男人给勾走了,真是气死他了。

    可是看着自家女人那一片满满笑意的样子,凤天成只能泄气,着实不忍心打扰啊,要不然他定然不会有好果子吃,什么睡床榻,睡地板的都是小事,要是晚上不让他进房门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算了,他忍,拼命忍,以后找到机会一定要找女儿好好的拾到拾到,让女儿明白男人是应该要好好调教调教的,不然好男人都会被抢跑了的。

    如此一想,凤天成脸上的神情便好了很多。

    君离墨可是一直注意着凤天成这位未来岳父的神情的,此刻看到这位未来岳父脸上的神色,只觉得周身冷冷的,心底一慌,想着等到他们成亲,他一定要带着璃儿走的远远地,以防被她的爹爹给毒害带坏了。

    这一方君离墨和苏菡衣聊得火热,那一边凤琉璃和梵松却已经战到了尾声,果然如君离墨猜想,凤琉璃虽然实力不行,却是又厉害的契约兽。

    她将凤凰召唤了出来,上古神兽的强大威压释放出去,又岂是梵松那样一个初入灵神之境的所能够比拟的。

    不过只是片刻的功夫,便顿时被凤凰的怒火给喷了一个实打实,活活的将梵松给烧成了空气。

    从此后世上再无梵松,看到自己终于为孤鹰报了仇恨,心底稍稍的松了一口气,面上却是没有丝毫愉悦的表情。

    不管梵松死多少次,孤鹰都不会再回来了,这让她如何不痛。

    索性一连几天,凤琉璃都安安静静的享受着久违的亲情,爹爹娘亲热情的照顾着,所有好东西都一股脑儿的给凤琉璃搬了过来,而君离墨更是日日不离不弃的跟着凤琉璃,陪着她。

    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君离墨却只是想要这样静静的陪着凤琉璃,想要让她知道,不管世间万物如何变化,他都会一如既往的陪在她的身旁,不离不弃的跟着她。

    这一份情就连苏菡衣和凤天成都有些感动,想着凤琉璃虽然因为孤鹰的死去而难过,压抑,却也想明白了,终有一日她会醒过来的,到时候便会永远的开心和幸福了。

    君离墨不急,苏菡衣和凤天成也不急,就那么时时刻刻静静的陪着凤琉璃,而凤琉璃也因为苏菡衣的吩咐,成了东海领域的小公主。

    东海领域已经很久不曾有小公主了,再加上之前凤琉璃和君离墨的到来算是拯救了整个东海领域,此刻有了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小公主,几乎所有人都对她敬爱有加,疼宠万分。

    时光荏再,弹指飞逝,一晃便是一月,这一日春光明媚,万里无云。

    经过了一个月的调整和修复,东海领域再一次恢复到了之前的美丽。

    君离墨一如既往的端着早膳走进凤琉璃的房间,这一个月以来,君离墨日日为凤琉璃端饭送水,嘘寒问暖的关心着,爱护着,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一种习惯。

    所有关于凤琉璃的一切,君离墨都是自己来,从不假手与他人,这一日,君离墨刚刚踏入房间便看到凤琉璃早已经起来,此刻正坐在镜子面前梳妆。

    君离墨挑了挑眉,一如往日一般将饭菜放在桌子上,走到凤琉璃的身后接过她手中的梳子轻轻的替凤琉璃梳发。

    “墨,我们成亲吧!”突然,一声娇软的声音传入君离墨的耳中,梳着头发的梳子猛地掉落在了地上。

    君离墨不敢置信的抬头朝着铜镜中的凤琉璃望去,只看到那一张往日里愁眉不展,闷闷不乐,没有丝毫情绪的脸上此刻笑意盈盈,柔情似水,暖如三月春光。

    君离墨突然扬唇一笑,俊美的容颜越发的雍容俊逸,而后浅浅的点头笑道:“好!”

    五日后,西方大陆最大的第一家族“君门”突然送来聘礼,惹得整个东海领域惶恐至极,那送来聘礼的人还扬言他家少主要迎娶东海领域的小公主。

    苏菡衣和凤天成两人更是被搞得有些紧张,不知道这“君门”何时要娶他们的女儿了。

    不过半响之后众人方才回过神来,原来“君门”少主正是君离墨,几人更是没有想到这君离墨藏得这么深,除了是东方大陆神殿前任圣子,还是四大密宗的少主,更是西方大陆势力庞大的第一家族“君门”少主。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也都不重要了,一时间,无论是东海领域还是君家都是高兴万分,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满满的喜庆之色,纷纷张罗着君门少主和东海领域小公主的婚事。

    东方大陆陆陆续续的亲人朋友被送了进来。

    十日后,华夏二零零九年。

    君门少主和东海领域小公主举行世纪大婚。

    东西两个大陆挂满红绸,铺满鲜花,众人观礼,纷纷见证这一场历史性的巨大婚礼。

    一身红色喜服的君离墨望着缓缓走来的人儿,满心满身的柔软,俊美雍容、眉眼如画、唇角飞扬,紧紧的拉着那想念了千遍万遍的人儿,一片柔情。

    “璃儿,我们终于成婚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