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真九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千三百二十九章 落入圈套

    不仅是那狮面修行者被斩杀。

    狮面强者存在过的一切痕迹,都被命运的威能生生抹杀,除了那些不朽强者,所有人的记忆之中关于狮面强者的记忆,迅速开始变得模糊,然后彻底将之遗忘。

    抹杀命运的盖世神通,就是霸道如斯!

    天命法身抹杀狮面强者,使苏方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血煞法身以及其他法身,气息全都变得萎靡下来。

    就连在雷泽原界神源池内部的苏方本尊,也忽然张嘴喷出一股鲜血,两鬓的头发迅速变成了斑白,容貌也变成了三十多岁的样子。

    众多异族修行者看向斗法空间,无人不震撼、骇然,旋即又满脸的迷惑,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也只有不朽强者不受影响,还有极少数厉害的道祖,隐隐约约还记得一些,无人不为苏方的绝世神通而颤栗。

    在无数充满敬畏的目光注视下,苏方飞出斗法时空。

    朝着通天岛镇守者抱拳:“十三奴族挑战已经结束,有劳大人了!”

    “无妨,也就是耽搁了本座睡觉的时间而已…”通天岛镇守者摆摆手。

    接着向苏方传递神念:“这次十三种族挑战,你虽然胜了,但是事情绝不会那么简单,小心那些不朽强者…”

    “多谢大人提醒!”

    苏方朝着通天岛镇守者一抱拳,然后朝着通天岛之外瞬移而去。

    出现在十三奴族上空。

    苏方如同一尊盖世霸主,发出威严之音:“你们挑战失败,意味着从今后依然还是我苏方的奴隶。现在见到本主,还不跪下?”

    十三奴族的众多修行者,有人咬牙切齿,愤怒地看着苏方,也有人不甘地叹息。

    “拜见主人!”

    那三尊已经臣服苏方的奴族强者,从通天岛赶过来,带着族人纷纷朝苏方下跪。

    其他还有十个种族,却都站在那里,并没有臣服的意思。

    “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臣服?统统跪下!”

    苏方意念一动,血煞法身内部的十道血符同时爆发出威能。

    那十个不肯臣服的种族,忽然从他们虚无的命运之中以及从体内血脉,爆发出一股力量,迫使着他们不得不臣服苏方的意志,无人能够违抗,乖乖向苏方跪下。

    这些十三种族的修行者,全都是各族的高层、巨头。

    他们此时臣服苏方,意味着苏方成功将雷泽古族以前的奴族全部收服。

    这十三奴族,无一不是强大种族,甚至超越当年入侵人族世界的十二种族。

    有着这些奴族,苏方以及人族的整体势力随之暴涨百倍都不止。

    不过要想真正掌控这些奴族,下来还需要施展多种手段,也非短时间就可以将十三奴族驾驭。

    岚蛮族不朽愤怒地喝道:“苏方,你敢当着本座的面,如此羞辱本座的族人?”

    “羞辱?”

    苏方讪讪一笑。

    旋即霸气说道:“他们本来就是我的奴隶,又何来羞辱一说?我苏方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他们妄图叛主,夺取属于我的雷泽古族传承,我难道还要跟他们客气?”

    岚蛮族不朽怒火中烧:“你如此嚣张跋扈,莫非真的以为本座不敢对你出手?”

    “不想被永恒天则镇压,你尽管向我出手就是。念在你也是一尊不朽强者,我已经给你留足了面子,莫要自取其辱!”苏方发出一声哼笑,现在已经跟岚蛮族不朽彻底撕破脸,自然也不用客气什么。

    岚蛮族不朽一阵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对苏方出手,索性眼不看为尽,化为一道神芒隐入虚无之中。

    忽然~

    十几尊修行者忽然从人群之中发出怒喝。

    “本座宁死也不臣服人族蝼蚁!”

    “人族蝼蚁,也想奴役本座,做梦!”

    然后那十几尊修行者身形一闪,从人群之中瞬移出去。

    想不到。

    苏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十三奴族的修行者不受血符的控制。

    旋即他就明白了过来,那些逃走的十三奴族修行者之所以不受血符控制,是有不朽强者替他们逆天改命、改变血脉,血符对他们失去了作用。

    “若是让你们从我的眼皮子底下逃走,岂非笑话?”苏方发出一声哼笑。

    强大的杀戮意志轰然大爆发,落入虚无之中。

    那些十三奴族的修行者本来已经瞬移出去,却被苏方循着他们的气息,在杀戮意志的冲击之下,从虚无之中滚落出来。

    “跟他拼了!”

    十几尊奴族修行者,发出声声怒吼,朝着苏方杀来。

    “跟我拼命,你们有资格吗?”

    苏方的杀戮意志再次爆发。

    那十几尊奴族修行者,都是一些普通道祖,又如何阻挡苏方的杀戮意志?

    当即道心破碎,灵魂也被抹杀。

    哪知~

    其中有一尊灭情族的女修,也不知道有何防护道心的宝物,身形一晃,旋即就没事了一般,就要再次瞬移而去。

    “嗯?”

    苏方眉毛一卷,一阵意外。

    嗤!

    一道神威将那女修桎梏,紧接着苏方凝结杀戮之气凝结的剑气,就要将之斩杀。

    嗡嗡嗡!

    天命法身竟微微颤抖,自然而然地涌出巨大的危机感。

    同时也从这尊灭情族女修的气息之中,感应到一道十分熟悉的命运气息,正是来自那乾元族不朽。

    电光石火间。

    天命法身进行了亿万次的推演。

    “原来这才是乾元族真正的阴谋!”

    苏方天命法身一番推演,霎时明白了前因后果。

    紧接着苏方深瞳之中闪出一抹狠辣,杀戮剑气爆发,将那女修的灵魂抹杀,肉身的一切生机也全都被生生抹灭。

    忽然~

    从空中传出乾元族不朽的一声怒吼:“苏方,你敢竟杀了本座侍妾,本座与你不共戴天!”

    呼~

    乾元族不朽带着滔天怒火,出现在那尊被斩杀的女修尸体前。

    挥手一抓,生生从女修体内抓出一个刚刚孕育成形的胎儿。

    想不到,那灭情族女修的体内,竟然还孕育着一个胎儿。

    乾元族不朽看向苏方,一阵咬牙切齿:“苏方,你可知道你斩杀的人是谁?”

    苏方的眼神之中一片平静,淡淡说道:“不知。”

    乾元族不朽眼瞳之中燃烧怒火,森然出声:“此女乃是本座不久前收下的侍妾,并且她还怀有本座的血脉骨肉。你杀本座侍妾,还杀了本座的后人,本座岂能饶你?”

    众多修行者一阵哗然。

    想不到,那尊被苏方斩杀的灭情族女修,竟然会是乾元族不朽的侍妾,并且还怀了他的孩子。

    唰唰唰!

    十几尊不朽强者破空而至,通天岛镇守者也瞬移过来。

    对那胎儿的气息一番感应,通天岛镇守者白眉一卷:“居然还真的是你的嫡亲血脉!”

    旋即就明白了过来,看向苏方,讪讪说道:“苏方,你这下子麻烦大了。”

    苏方轻描淡写地一笑。

    很明显,那乾元族不朽故意将侍妾混在灭情族修行者当中,然后趁机逃走,目的就是要让苏方将之杀掉。

    苏方杀了不朽强者的侍妾、以及还未降生的孩子,此仇乃是不可化解的死仇。

    乾元族也就有了借口,在永恒神殿之中提出决议,将苏方在永恒神殿中的权利、身份剥夺。

    如此一来,乾元族也就可以不必顾忌永恒天则,肆无忌惮地对苏方出手。

    之前十三奴族挑战不过是个幌子,这才是为苏方设下的致命陷阱。

    为了对付苏方,不惜牺牲一名侍妾和骨血,那乾元族不朽心狠手辣到如此地步,让苏方都不得不佩服。

    天宙族七祖看向苏方,眼神之中尽是幸灾乐祸之色:“人族蝼蚁,上次你走完永恒天路,侥幸逃过一劫,本座看你这次如何逃过这一劫!”

    轮转元祖看向那乾元族不朽,杀气腾腾地说道:“如此大仇,不死不休。等镇压这人族蝼蚁,攻打雷泽原界的时候,本座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乾元族不朽凝视苏方,“苏方,咱们永恒神殿中见!”

    “后会有期!”

    苏方淡然笑了笑,朝通天岛不朽颔首,然后瞬移出去,来到远离通天岛的虚空之中。

    紧接着雷泽原界天门出现,苏方进入天门,连同天门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小子即将大祸临头,为何还如此有恃无恐?”通天岛镇守者见苏方若无其事的样子,心中好不困惑,弄不明白苏方为何有恃无恐,摇摇头,重新回到通天岛中继续睡觉去了。

    “多谢轮转大人…若非你相助,以本座的实力,又如何能够让这女修怀上本座的骨血?”乾元族不朽朝轮转元祖传递神念。

    轮转元祖发出一声充满得意的哼笑:“施展轮回大道禁术,让那女子怀上你的骨血,虽然有些难度,本座也费了一番工夫,不过能杀了那人族蝼蚁,付出这点代价也是值得的。”

    生命等级越高,越是难以繁育后代。

    不朽强者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要想诞生后代的几率更低,这也是冥冥之中天道对不朽强者的限制。

    轮转元祖掌握轮回大道真谛,施展轮回大道神通,让那灭情族女修怀上乾元族不朽的孩子,也是费了不小的代价。

    并且那孩子根本就不可能成活,用不了多久就会胎死腹中。

    两尊不朽强者为了对付苏方,可谓是费尽心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