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命之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零零六章:持续战斗

    武陵用神乎其技的战术使得吞天犼遭遇重创,这让神界无数修士目瞪口呆,当然对于这样的结果众人表现不一。

    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是最为客观的,他们对武陵的战术运用以及实力赞叹不已,当然对他们启发最大的是一个人居然也能施展爆裂撞击箭,而且这种堡垒撞击箭的威力居然如此强大,比寻常撞击箭威力要强多了。

    爆裂撞击箭还有另外一大优点,就是不需要太远的距离就能施展出来,最起码比施展五六次撞击箭所需要的距离要短很多,这在敌人拉近的情况下施展这种箭技很有效,因为距离近也意味着更难躲闪。

    没错,距离越近想躲避敌人的箭技攻击就越难,只不过距离越近想要施展大威力箭技就越难,而寻常箭技根本不能威胁目标,如今爆裂撞击箭的出现却改变了这一点,这是一种更容易命中目标的大威力箭技,能掌握这种箭技无疑能让修士在与敌人的对决中充满优势。

    擂台上的胜负并不是神界其他势力以及诸多散修所在意的,他们更为在意的是武陵施展的爆裂撞击箭,看到这样的箭技之后他们也想掌握这样的箭技,毕竟这样的箭技威力比寻常撞击箭要强多了。

    当然神界不乏聪明人,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种箭技需要迥异的属性,而除了五灵之体、噬神体等奇特的体质外怕是没有多少修士能掌握迥异的属性,所以想要施展这样的箭技有些难,甚至比找到两个属性迥异是修士施展撞击再爆裂撞击箭还要难很多。

    神界自然也有一些五灵之体、天绝体等可以修炼这种箭技的修士,他们将这种箭技记在了心中,准备日后有机会修习继而熟练掌握,这能大大提升他们的战力。

    至于凌天一方,他们自然很乐得这样的事情发生,虽然吞天犼并没有受到致命伤,不过整体实力也被削弱了不少,最重要的是武陵接下来再想对之造成威胁会简单多了,甚至寻常攻击也能加大它的伤势,毕竟那两处伤口的防御力比之前弱了太多太多了。

    另外,伤口里面还有凌厉至极的箭意在侵袭,而这能给吞天犼持续造成伤害。

    赤血他们看到这一幕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特别是破家兄弟等人,他们脸色铁青,因为战斗开始没多久就遇到了这样的异变,那么吞天犼再想打败武陵就变得难了很多,甚至已经绝无可能了。

    吞天犼不能打败武陵自然就没有机会将之擒获,更没有机会出手挑战凌天继而将之擒获,最重要的是不能逼出他施展杀手锏,如此碧玉吞天蟒想要打败、擒获武陵、凌天无疑变得困难很多。

    总之一句话,赤血他们之前制定的计划怕是要化作泡影了,他们会失去唯一获得凤魂果的机会。

    想到这些,也难怪赤血他们的脸色变得如此难看了,而破家兄弟在担心计划不能实现的同时也心疼吞天犼,虽然它只是在他们飞升到神界之后结识的,不过关系却颇为亲密,不比亲兄弟差多少,如今看到它受到重创他们自然心疼、担心了。

    “可恶,没想到武陵这么阴险,居然这样阴小犼。”破家老十七忍不住骂道,只不过说着这些的时候他对于武陵运用这样的战术也打心底的佩服。

    “虽然不愿意承认,不过不得不说武陵这样的战术运用得太完美了,甚至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对小犼造成威胁。”破地沉声道,而后语气一转:“不过没想到一个人也能施展这样的箭技,而且这样的箭技威力很轻,比单纯的撞击箭还要强很多,这也算逼出武陵的一种杀手锏了吧。”

    不待众人开口,他继续 :“掌握这样的箭技需要体内拥有迥异的属性,大哥体内拥有所有属性,也就是说他也能掌握这种箭技,这也算是多一种强大的攻击手段吧。”

    闻言,众人默然,他们也知道破地也只能这样安慰大家了,不过他们也确实知道掌握这种箭技后破天的整体实力会提升一些,毕竟这种箭技不是所有人都能掌握的。

    其实破天心中对此并不感冒,因为他知道纵使自己掌握了这种箭技在应用上也比不上武陵,特别是比不上凌天,不仅仅是因为在箭技上的造诣不如他们,更重要的是他手中的本命丹器比不上破穹,这就注定了在箭技上他永远不能超越凌天。

    在箭技上不如凌天,如此想用箭技打败凌天无疑是痴人说梦,所以破天对此并不太感冒。

    “既然武陵掌握了这种箭技,那么凌天也掌握了,因为他也掌握了所有的属性,甚至他在这种箭技上的造诣更高。”破家老幺道,他看向破天:“所以日后再碰到凌天要小心他施展这种箭技,而大哥在熟悉掌握这种箭技之后不但多了一种攻击手段,最重要的是熟悉这种箭技之后再防备这种箭技就简单很多了。”

    破家老幺是聪明人,从破天的神色就能猜测出他在想什么,而他所说的这些话自然也是在劝说他要熟练掌握这种箭技。

    也知道熟悉这种箭技之后想要防备就容易一些,破地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再说什么。

    “小犼受了伤,而且伤势还有些重,它还能打败武陵么?”突然破军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眉头深深皱起。

    闻言,众人默然,而他们的神色也都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因为他们对此也没有什么信心了,最起码信心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充足了。

    “虽然小犼受了伤,不过主要是武陵太过阴险而它有些大意的缘故,而这样的战术也只能用一次,小犼不会再上当了。”破地沉声道,他自然知道破家兄弟在担心什么:“虽然小犼受了不轻的伤,不过并不是致命伤,此时它的实力依然很强,正面依然能给武陵造成很*烦,如此自然也有机会打败他。”

    对此众人倒也并没有反对,在他们心中之所以战斗会这样主要是因为吞天犼大意的缘故,而等它全神贯注战斗的时候依然有机会将武陵给打败,而他们对此也期待起来。

    战斗还在继续着,武陵继续施展爆裂撞击箭,而他的目标则是吞天犼身上的那两处伤口,毕竟对之进行攻击能对吞天犼造成更加严重的伤势。

    如剑姬仙子等人所说,虽说对吞天犼造成了不轻的伤势,不过武陵也知道那些伤势对吞天犼来说并不是致命伤,甚至并没有削弱它太多的实力,最重要的是它依然有打败自己的实力,所以他依然很小心谨慎,不敢有一丝大意,在吞天犼靠近自己的时候就通过尸鬼或幻影分身瞬移道远处,避开与之近身搏斗。

    虽然吞天犼身上的伤口很大,不过吞天犼也知道自己此时最大的弱点是那两处伤口,所以它会刻意防备,如此武陵想要命中伤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如破家兄弟所说在经历之前的创伤之后吞天犼小心谨慎了很多。

    也知道武陵施展的爆裂撞击箭很强大,所以吞天犼会刻意躲闪,甚至不惜变幻小身形,虽然这样一来它的实力弱了很多,不过体型小会变得灵活很多,躲闪掉攻击自然也就容易了很多。

    看到这一幕,破家兄弟等人稍稍松了一口气,而剑姬仙子等人则稍稍有些担心,他们知道如凌天猜测一般这一场战斗依然是一场持久战。

    看到自己的攻击很难攻击到目标,武陵倒也没有失望,不过他也学聪明了很多,不再单纯的施展爆裂撞击箭,还施展寻常撞击箭,比如两三次撞击箭,毕竟这样的箭技如果能命中吞天犼身上的伤口也能对之造成一些伤势,而加重吞天犼的伤势无疑会让他胜算更高一些。

    另外,武陵也经常施展爆裂撞击箭,不过这种箭技并不再以命中吞天犼身上的伤口为主,而是只要能命中目标就成,毕竟这种箭技只要能命中目标就能对之造成一些伤害,哪怕只是皮外伤也是伤势。

    武陵的用意很简单,皮外伤多了也会累计成为重伤,最重要的是如果能命中伤口会使得皮外伤也变成重伤,这样吞天犼身上的伤势伤口越来越多,命中伤口的机会自然也就越来越多。

    不得不说武陵的战术很不错,随着时间推移吞天犼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而武陵命中这些伤口的次数也越来越大,吞天犼的伤势也越来越重,最起码它的实力在慢慢削弱着。

    在攻击目标的同时武陵也颇为小心谨慎,尽可能与之拉开距离,不给吞天犼近身搏斗的机会,而利用幻影分身或者尸鬼他也并不是很难做到这点。

    虽然如此,不过他也有几次险象环生,如果不是他反应迅速第一时间施展了修罗法相继而借助吞天犼的攻击与之拉开距离,怕是他也遭遇一些重伤了,毕竟吞天犼现在的攻击对他还是能造成很大威胁的。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吞天犼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多、越来越重,武陵的压力也越来越小,躲避起来也越来越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