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命之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零零七章:战术吞天犼

    如凌天所说,纵使受了两记大威力箭技攻击的吞天犼依然有很强大的战斗力,甚至还能对武陵造成很大的威胁,后者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被击成重伤,好在武陵一直很小心谨慎,而且反应很快利用幻影分身、尸鬼瞬移能力化解危机,不然怕是他已然战败了。

    在躲闪的同时武陵也不忘反击,只不过想要击中那两处伤口很难,特别是在吞天犼刻意防备的情况下,好在他很快就改变了战术,寻常撞击箭攻击伤口,而爆裂撞击箭却只要能攻击到目标就行,毕竟这种箭技能对吞天犼造成一些伤势,而随着时间推移它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再想击中这些伤口继而造成重创也就简单多了。

    事实也是如此,随着时间推移,吞天犼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如此一来武陵的压力也越来越少,他躲闪起来也更加轻松,只不过想要战胜吞天犼还需要一些时间,正如凌天他们所说这是一场持久战。

    时间在战斗中幽幽流逝,很快就是两三天过去了。

    两三天过去,武陵几乎不停地攻击,在他的攻击下吞天犼身上可谓是伤痕累累,说遍体鳞伤也毫不为过,如此一来武陵只要能击中目标几乎就能再一次增加它的伤势,而此时的吞天犼别提多狼狈、凄惨了。

    不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对武陵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考验,虽然他并不缺少神元力,毕竟体内小世界的本源之气磅礴至极,而且他拥有很强大的恢复能力,不过心神消耗对他来说却有一些压力,毕竟心神消耗想要恢复过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哪怕他在修炼《九逆天功》继而逆转四次金丹之后元婴强度提升了不少。

    虽然身心俱疲,不过武陵依然在咬牙坚持,因为他知道吞天犼的情况比他还要糟糕,此时就看谁能坚持得更久一些了。

    好在施展爆裂撞击箭以及寻常撞击箭对武陵来说消耗并不大,只是时不时施展瞬移消耗有些大,甚至此时他早就不能维持噬神魔狱这一秘术了。

    如武陵猜测,吞天犼的情况比武陵还要糟糕,而随着时间推移它的情况也越来越糟糕,因为它越来越难躲闪掉武陵的攻击,而这也让它的伤势越来越重。

    此时的战斗胜负尚且难说,虽然吞天犼一直处于劣势,不过它依然有绝地反击的能力,困兽犹斗的道理大家都懂。

    当然,就目前的情况下吞天犼处于劣势,武陵的胜算更高一些,而凌天等人也对之更加有信心,当然真正让他们松一口气的是此时吞天犼的情况很糟糕,几乎无力施展吞噬秘术了,如此纵使武陵战败也可以凭借幻影分身逃走而不用担心会被擒获。

    第四天的时候吞天犼终于到了强弩之末,只不过它犹自不肯服输,哪怕此时它只有硬抗攻击的份,如果不是破家兄弟直接出面代它宣布放弃挑战怕是它还会坚持下去。

    没错,破家兄弟可不忍心看到吞天犼被杀,所以他们替它宣布了放弃挑战,而根据挑战风云阁门人弟子的规矩这样做也是可以的,更何况此时武陵也差不多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武陵与吞天犼的一战惊动了整个神界的修士,神界修士再一次认识到了武陵的强大,当然在他们心中这主要是《九逆天功》的功劳,在他们心中如果武陵不是修炼了这部功法继而逆转了四次金丹怕是早就在消耗战中战败了。

    而通过这一战《九逆天功》再一次被推上风头浪尖,无数修士对之渴望至极,只不过他们也知道想要获得这部功法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从长计议。

    吞天犼战败,这让破家兄弟、赤血他们失望不已,毕竟吞天犼不能再出手挑战凌天继而逼出他的杀手锏,如此一来碧玉吞天蟒想要打败凌天就变得困难了,最起码比之前预想的要困难一些。

    当然,赤血他们也知道吞天犼已经尽力了,毕竟他们谁也想不到武陵居然有那样的手段,而爆裂撞击箭无疑是针对碧玉吞天蟒、吞天犼这种大型上古神兽的绝佳攻击秘术,所以他们也没有责怪什么,哪怕赤血也是如此,更何况他也知道事已至此再纠结也没什么意义,没准还会使得双方闹矛盾。

    其实赤血也知道,如果碧玉吞天蟒率先出战面对武陵的那两记攻击也躲闪不掉,碧玉吞天蟒的肉身强度比不上吞天犼,在那两记攻击下伤势会更加严重,接下来战败也是必然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碧玉吞天蟒挑战武陵了,只不过因为武陵在之前的一战中消耗太大,所以需要休养一段时间,这也是挑战规则中所允许的,毕竟挑战就要在公平的环境下。

    对于碧玉吞天蟒与武陵的对战赤血并没有太过担心,因为他们已经熟悉了武陵的手段,有了防备之后碧玉吞天蟒自然不会再那么容易被命中,如此战斗自然没有太大的悬念。

    想想也是,刚开始就被击中而受了不轻伤的吞天犼尚且能逼得武陵到强弩之末的境地,没有受伤的碧玉吞天蟒自然也能做到,将之打败也会变得简单很多。

    “虽然吞天犼败了,不过却也逼出了武陵的杀手锏,而这杀手锏也是凌天所掌握的,这也算是逼出他的杀手锏了,而吞天犼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看到赤血神色凝重,碧玉吞天蟒安慰道,说着这些的时候它看了一眼武陵所在的方向:“接下来我会轻松打败武陵,接下来就是凌天了。”

    “以你的实力在有所戒备的情况下打败武陵并不难,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赤血道,而后语气一转:“不过凌天的实力很强,特别是各种箭技的施展,因为他在箭技上的造诣定然比武陵要高,而因为那张弓的缘故他的攻击威力更加恐怖,你对上凌天会很凶险,想要战胜他很难,更不用说将他生擒了。”

    赤血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爆裂撞击箭是克制碧玉吞天蟒、吞天犼的杀手锏,而凌天在这种箭技上的造诣更高,毫无疑问他对碧玉吞天蟒的威胁也更大一些。所以他很担心接下来碧玉吞天蟒与武陵、凌天的挑战。

    当然,赤血也知道碧玉吞天蟒打败武陵没有太大问题,接下来对付凌天才是最麻烦的。

    不待碧玉吞天蟒开口,他继续:“凌天不仅仅在箭技上的造诣比武陵高,他在虚空秘术上的造诣也很高,这些配合时间秘术一同施展,你想躲闪掉攻击很难。”

    没错,相对于武陵凌天有太多的优势了,而时间秘术的存在无疑让箭技更容易击中目标,赤血就是担心这些。

    “到时候我缩小体型,如此凌天想要射中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碧玉吞天蟒在沉吟良久之后道:“想办法与凌天近身搏斗,或者直接缩小身躯躲闪,与之进行消耗战,这样我想取胜也不是没有机会。”

    “是啊,与之进行消耗战或者与之近身搏斗是你能取胜的关键,只不过凌天也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如你所愿。”赤血道,他苦笑一声:“武陵的战斗意识、战斗技巧你也看到了,而你我都知道凌天在这方面更为擅长,也就是说他定然已经想到了克制你的办法,哪怕你缩小身躯,哪怕你要与之进行消耗战。”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碧玉吞天蟒也知道凌天有这样的手段,沉默片刻,它继续:“事已至此,再纠结这些也没用了,只能尽全力与凌天一战继而想方设法将之擒获。”

    不待赤血开口,它继续:“反正凌天想打败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我还是有机会将之打败继而擒获他的,虽然他的实力很强,不过也只是比武陵稍强一些,吞天犼差点能拼死武陵,而我也有机会拼死凌天。”

    也知道如此,赤血没有说什么,而后继续思考针对凌天、武陵的战术。

    暂不说赤血他们这边开始思索战术,且说看到武陵打败吞天犼他们都惊喜不已,毕竟对武陵来说能打败吞天犼也是一种很难得的经验,而这对他很有好处。

    “啧啧,师弟你厉害啊,居然真的打败了吞天犼,这下你算是扬名立万了。”剑姬仙子赞许道。

    “是小师叔祖制定的战术很好,所以我才能取胜。”武陵拖着疲惫的身躯道,而虽然他现在疲惫至极,不过却颇为振奋,因为与吞天犼一战让他看到了自己的极限,而这让他日后的修炼道路也能走得更远。

    “是你自己努力,战术运用得好。”凌天赞许道,而后语气一转:“当然,这跟吞天犼稍稍大意了也不无关系,不然孰胜孰负尚且难说。”

    武陵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凌天所言是事实,他点了点头,道:“没错,吞天犼没有想到我们还有这样的箭技,这让它从心底里面认为我只有施展融合实体箭、五六次撞击箭才有机会威胁到它,而这也让它给我重创它的机会,如果它提前知道这些,我想打败它几乎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