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1章 一笔勾销?

    “大……大人。”索馓迟疑的喊着她的名字。

    而女巫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她神色很冷淡,准确来说是从没有过的人冷淡。

    之前他们两个闹矛盾,索馓见过她冷漠的样子但是也没有像此刻这样……

    大人看他的眼神就仿佛他们从来不认识一样。

    “大人,你怎么下来了?”

    阮小离伸手撩拨了一下头发,靠在门口:“不下来我也听不到你这番话,索馓,你很聪明很聪明,我都惊讶了。”

    “大人,我刚刚都是瞎说的。”

    “索馓,不擅长撒谎就不要撒谎,更何况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身世的?”

    “……”

    索馓站在书架边,手上还拿着那本破旧的魔法书,他眸色黯淡轻轻的抿着唇。

    “不说?”

    阮小离冷笑了一下转身去了客厅。

    她在窗边的躺椅上坐下,整个人慵懒极了。

    索馓默默的将魔法书放回了书架上,然后也出去了。

    刚刚到客厅,就听到了女人轻缓的声音。

    “索馓,故意把我锁在这里,不让我外出了,你是想好要怎么报复我了吗?”阮小离脸上是笑意,但是眼神中全部都是冷漠和失望。

    索馓抿着唇:“大人,你为什么总觉得我是在报复你呢?就不能是我在保护你吗?”

    “保护我?索馓你是在说天大的笑话吗?”阮小离靠在躺椅上。

    换做谁也不会相信这句话的。

    你把一个人囚禁了十多年,那个人突然囚禁了你,你会觉得他是在保护你吗?

    第一猜想肯定都是觉得他在报复你,他要报复了。

    索馓轻笑:“大人,你可以把我的行为当做天大的笑话,我也觉得我的行为像一个笑话……”

    当他理清那些事情的时候,索馓已经吃不准位置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自己的心走。

    出生什么的他都想抛去,当做不知道自己的出生不知道那些事。

    其他都不关他的事,他现在只想保护和陪伴她。

    但是现在大人似乎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大人,你就当没有听到我刚刚说的话,我也就当不知道我自己的身世,我们像以前一样相处可以吗?”索馓将声音放柔和了轻轻的问道。

    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时候,生活的似乎会更加快乐。

    “索馓,你是想什么事情的一笔勾销,我们就这样融洽相处吗?”

    “对,可以吗?”

    “哈哈哈哈。”绝美的女巫突然大笑了,阮小离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同时她的肤色也在变得灰白,没有刚刚那样的血色了。

    索馓发现了不对劲,他赶紧上前想要将金色的头发铺在她身上。

    “站住,站在那里不许过来。”

    阮小离停止了笑厉声呵斥道。

    索馓咬牙:“大人,你先让我用头发覆盖在你身上好不好,我们再慢慢来争吵。”

    “哼,索馓你觉得我们在争吵?我觉得我们在讲道理,但是我还没有把道理说出口,你就已经霸王条例了。”

    阮小离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继续说:“一笔勾销,融洽相处?凭什么呀!你知不知道你欠了我多少!即使我把你囚禁一百年都不能泄愤!”

    她冰冷带着怒气的声音就像针一样一下一下的扎在少年的身上。

    这才是真正的争吵,真正的矛盾。

    以前的所谓的冷战矛盾连小打小闹的算不上。

    她的眼神冰冷至极,看他就像看一个陌生的东西一样。

    完完全全陌生,似乎他不是她带大的孩子,他就是个陌生人。

    索馓受不了这种眼神,他从来没有这样难受过。

    “大人,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

    “受不了我的眼神了?但是你在我心中的确就是这样毫无分量的陌生的东西,如果不是我的小花在你身上,这辈子我都不会和你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索馓咬牙,他看见她生出白发了……

    阮小离茂密的黑色的头发长出了好几根白色头发,她脸色也很苍白。

    索馓正准备过去。

    阮小离一个眼神就看了过来:“站在那里。”

    “大人,你的身体在苍老,求求你让我治愈你好不好?”

    阮小离轻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再看看自己没血色的手,估计再过几个小时她就会变成一个老太太,然后再……

    “你觉得你治愈得了我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如果不是你们偷走了我的小花,我现在应该活得很轻松,不会面临这样的情况的。”

    “大人,我可以当你的花,永永远远的当你的花。”

    阮小离抬头看了少年的金色长发,她的眼神里再也没有那种痴迷的神色。

    她摇头:“曾经我觉得你会是我的新小花,但是事实却是你当不了那朵花。”

    “大人,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索馓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努力不让自己颤抖,他总觉得她的话别有含义。

    “没别的意思,你代替不了我的花,因为起码我的小花不会限制我的自由,不会气我,更不会报复我。”

    索馓张了张嘴巴,最终没有说出一个字。

    他不会让步的。

    他可以对大人最好照顾大人,大人想要什么他都可以给,但是唯独不能给的就是自由。

    他不会让大人离开的,绝不让步。

    阮小离站起身绕着躺椅走着,她步伐很慢,边走边说道:“索馓,你已经知道你的身世了,你也知道所有的事情原委了,所以别在我面前说一笔勾销,融洽相处,这些话我听着很不舒服,你不觉得你说这些话太无耻了吗?你们欠我,欠我的太多了,根本没办法一笔勾销。”

    原主葛朵在对于自己爱美这个事情上是偏激的。

    所以阮小离现在小小的走了一下人设,她要思想偏激!

    她没错,这些都是王室欠她的。

    不过就是偷了你们的孩子关了十几年而已,就想还清欠下的债务了?

    金花被王后吃了,生下的孩子虽然头发自带金花的魔法,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魔法早就慢慢的被这个孩子吸收。

    长发“公主”这朵人型金花远远比不上葛朵养的金花的效果。

    效果不佳的后果就是,她撑不了多久了,她快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