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2章 插翅难逃

    索馓无法反驳她的话。

    但他也根本不想反驳,索馓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体上。

    索馓正在思考着自己冲上去抱住大人能不能行得通。

    就在两个人僵持的时候,森林里面传来了一些动静。

    仔细听似乎是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有人的脚步声,也有动物踩在地上的脚步声。

    什么情况?

    声音越来越近,速度还很快,而且动静那么大好像还不少人。

    阮小离此刻正站在窗口,她往外面望去只见裂缝的山洞一群人整齐划一的涌了出来。

    一队队骑士穿越了裂缝来到了他们的峡谷!

    阮小离眸子停顿了一下:“小恶,原剧情里面有这些吗?”

    “没有。”

    显然,剧情歪了还多了未知剧情。

    阮小离眼尖的的看见了底下一个骑着白马的男人,那个是小偷男主费林.雷德。

    “看来问题是出在这里呀。”

    小恶也看见了费林.雷德,顿时明白了:“剧情歪了,索馓把费林.雷德卖给了黑市,所以造成后续剧情无法发展,甚至现在演变成了费林.雷德带着骑士来端你的窝了。”

    一个环节歪了,后面就发生了这一系列的未知剧情。

    这三千世界的故事真奇妙啊。

    蝴蝶效应。

    骑士整齐划一的来到了峡谷,当看见的高塔的时候,顿时全部警惕了起来!

    “将塔包围!”

    一声令下,骑士们就行动起来了。

    而索馓站在客厅,他听到动静就赶紧跑向了另一个窗台看下面。

    索馓看到那么多骑士的时候瞬间脸色一沉,他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这些人伤害到了大人,他一定要保住大人!

    当看见费林.雷德,索馓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当初就应该杀了这个男人!

    杀了他就不会让他带着这么多人来打扰自己和大人的生活了。

    后悔当初没有这么干,可恶。

    阮小离已经坐在了那边的窗台上,笑着看着下面的骑士,慢悠悠的说道:“索馓,这就是你上次出去的目的吧,做的真缜密,好算盘啊。”

    索馓眸子一缩,赶紧回身:“大人,上次我出去真的是找你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这些人不是我找来的,但是也是因为我的原因他们才会来这里,大人,你安静的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我会把他们解决的,我不会让他们打扰到我们的生活的。”

    “索馓,人都已经围在楼下了,你在这里演还有意思吗?”阮小离满满都是不相信他的话。

    索馓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扎了一刀一样,又痛又闷,他心里的声音一直在呐喊,大人,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

    说什么话大人都不相信,都曲解自己。

    小恶就乐意看这种戏,它坐在空间里面笑得花枝乱颤。

    “哎呦,好可怜,阮小离你太无情了?”

    “无情一点也好,别给他希望。”

    反正她要走了,给他一点希望了,他看到她死了会更难受。

    阮小离演起无情和不信任来简直连头发丝都是充满着演技的。

    就在此时下面的骑士已经围满了。

    而且费林.雷德一眼就看见了高塔上一个窗户边上坐着一个女人。

    他惊讶了一下,这女巫怎么坐在窗户口上?而且背对着他们,就不怕他们放箭偷袭吗?

    费林.雷德骑着马边绕着高塔走边喊道:“恶毒的女巫,这谷内谷外到处都是骑士,你已经无处可逃了,如果你愿意将太阳之子安全送下来,或许能给你一个舒服的死法。”

    偷着王子,最舒服的死法也是处于绞刑。

    按照王国的律法,将这个女巫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山谷的山崖顶上也是站满了骑士,而且一个个都搭着弓箭,以防女巫会骑着扫帚飞出来。

    费林.雷德绕着高塔骑着马喊话,他抬头看着高塔,然后在另一个窗口看见了站在窗户口的少年。

    费林.雷德高兴极了,喊道:“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和女巫分别站在两个窗口,两个人对立距离那么远这是优势!

    还好女巫现在没有挟持住王子殿下。

    索馓很烦下面的声音,他冷眼看了一下下面的黑压压的人:“大人,我先去解决完这些人来。”

    他们太烦人了。

    索馓将自己的头发系在了窗户上,正准备下去,结果一只冰冷细小的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刚刚还在对面窗户上坐着的阮小离瞬间来到了他面前,并且掐着他的脖子。

    是那种死死的掐!

    索馓一瞬间就呼吸困难了。

    阮小离掐着他的脖子,五官狰狞:“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要冠冕堂皇的骗我吗?索馓你是下去解决他们吗?你确定你不是下去和他们会合,然后再一起来对付我?你现在可是我保命的底牌呀,我会蠢到真的放你下去吗?骗人的方法不要那么拙劣好不好。”

    索馓脸红了,他沙哑的声音坚定的说道:“大人,相信我。”

    “恶毒的女巫!松开你的手,不要伤害王子!”费林.雷德大喊到。

    他急了,那个女巫掐王子了!

    阮小离掐着索馓在窗户边上,她笑着:“你叫我松手我就松手吗?你们除了人多一点嗓门大了一点你们还会干什么?继续吵的话,我就立刻拧断他的脖子。”

    “你!”

    “嘘,你们安静一会儿,让我和我亲爱的小王子说说话。”阮小离笑的妖媚极了:“我很讨厌吵闹,你们一吵闹就会激怒我,一激怒我我可不敢保证我掐的力气会变得多大哦。”

    费林.雷德张口闭口始终没办法说话和下任何命令。

    这塔很高,他们根本对这女巫做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顶多就是能喊话和让她跑不出去。

    费林.雷德咬牙:“可恶,你到底要怎样才不伤害王子,才能把王子送下来?”

    “我心情好了自然会把他送下,现在你们给我闭嘴。”

    “你……”

    阮小离直接伸手压着索馓探出了半个身子,那有一种要把少年丢下去的冲动。

    “!”费林.雷德慌了:“不要冲动,我们不说话了,你千万不要伤害王子!”

    底下人的是真的吓到了,就怕她把王子丢下来摔个粉身碎骨,所以他们安静了。

    索馓呼吸有些困难,但是不至于没办法呼吸,他喉咙被掐着脸很红。

    即使身子背推着一半出了窗户,索馓依然不慌乱。

    阮小离控制住了局面之后也没有把索馓身体拉回来反而按着他在窗口上。

    安静了下来。

    阮小离风轻云淡看着这场面,眸子有些死气。

    “索馓,今天我是不是逃不了了?”

    她今天插翅难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