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3章 她瞎了,她聋了

    索馓脸憋的有点红,他手想勾住阮小离腰身,可是她压在他一半身体都出窗外了,他根本够不到她。

    “大人,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不用逃。”

    阮小离没有看他,她抬头看向了天边。

    太阳要下山了,天边一片火烧云,红色橙色的云浪一层接一层,很美很美,在死之前能看到这一番美景也挺好的。

    如果没记错,她安排人给索馓的生日礼物也在今晚。

    什么事情都赶在一起了。

    阮小离露出了一抹笑容,极其的美丽,天边红色的火烧云照在她的脸上,将苍白的脸照的火红。

    红润的精致的脸仿佛又恢复了生机一般。

    可是她的头发又在一瞬间不断的出现了许多白发。

    索馓不敢用力摆她的手指,他伸手捞过自己的金色长发卷在了她的手上。

    金色的长发发出光芒。

    这次的光芒很弱。

    “怎么会这样?”

    阮小离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光晕,她没有刚刚的冷漠神情了,反而是一片风清云淡说道:“没用的,你的魔法正在退散。”

    “不会的,肯定有用的,大人请让我把头发全部披在你身上吧。”

    索馓试图想要和她沟通,他真的很担心她的状态。

    “你的头发已经慢慢没有魔法了,你不知道吗?将它们全部劈在我身上,一直罩着我也是没用的。”

    “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有没有用呢,大人,相信我。”索馓用起起身。

    阮小离没有按着他了,让索馓坐在了窗台上。

    两人坐在窗台上,索馓将自己的长发全部收拾的披在她身上,金色的光环饶着她。

    阮小离没有感受到像以前那样身体暖暖的恢复生机恢复年轻的感觉。

    果然这头发的魔力已经消退了。

    准确来说是已经被索馓吸收了。

    索馓也看到了效果不佳,但是他不想去承认,不可能的,绝对有效果的!

    “大人你不要害怕,我一定会找到办法让你继续年轻下去的。”

    世界上能有第一朵金花,就肯定会有第二朵。

    魔法书上说过几个世纪会出现一朵金花,说不定现在已经出现第二个朵了呢。

    阮小离坐在窗台上看了一眼下面安静的骑士,她看向索馓深思的脸,问道:“你想给我找一朵金花吗?”

    “嗯。”

    被大人看穿了。

    阮小离笑了:“无知,这金花哪里是那么好找的,哪里是这么容易就可以出现的?如果有金花的话,肯定现在就在我手里了,不然你以为我每次外出都去干什么了?”

    “……大人是去找金花了?”

    “当然,要不然坐等自己死吗”

    阮小离眸子已经由棕色变成了灰蓝色了,没有一丝的精神,甚至不聚光了,这明显是一双老人的眼睛。

    索馓眸子顿住了,他伸手放在了阮小离眼前。

    阮小离皱眉:“不用晃,我还看得见。”

    “大人……”

    “索馓,我恨你的父母。”突然阮小离说出了这句话。

    阮小离靠在窗户边,身上的长发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她说道:“我恨你的父母,那金花是我种的也是我养的,虽然那种子不是我的,但是我为了那种花付出了很长时间的精力,我本来可以安安静静的生活的,一辈子都貌美如花,可是你的父母打破了我的平静。”

    “我只恨你的父母,我不恨你,因为我知道你也挺无辜的……很抱歉,让你的前十几年过着被囚禁的生活,但是你这也算是父债子偿了吧,呵呵……”阮小离干笑着。

    她身上慢慢变黑的头发又重新白了,她眼睛彻底没有聚焦了。

    索馓颤抖着,他知道大人看不见了……

    可是他对此却无能为力!

    好恨自己的无能。

    阮小离感觉到眼前一片漆黑也没有慌张,她继续说道:“金花的魔力可以维持很久很久,只要种在土壤里面可以到永远,但是它被人挖走了。

    本身挖走它就破坏了它一半的魔力,另一半的魔力熬成了汤药吃进了王后的肚子,大多数的魔力治愈好了王后的重病,剩下的那么一点魔力成为了你身上的长发。

    金花的魔力就这么被瓜分了,你身上的魔法能坚持十多年已经是出乎我的意料了。

    你的魔法头发很快就会失去魔法变成普通的头发了,索馓,如果不喜欢长发了就割掉吧。”

    本身他就不是公主,他是男孩,失去了魔力的长发大可以割掉了。

    索馓摇头:“不要,这头发是大人喜欢的样子,我不要剪短。”

    “我喜欢的是你头发上的魔法,不是你的长发。”

    “……我……我知道。”索馓咬牙拼命让自己不要失控。

    阮小离的话简直就是在诛心。

    “索馓,你知道我多喜欢自己年轻的样子吗?哪个女人不想貌美不想长寿啊,我细心守护金花才得来的这一切就被你们破坏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了,只知道我长得很美,我的身体很年轻,还好我现在眼睛瞎了我看不见自己丑陋的样子了。”

    “我的头发白了多少呀?我的皮肤有没有开始褶皱?我是不是很丑?”

    此刻的阮小离头发灰白了一半,脸除了没有血色之外还是保持着年轻的样子的,此刻用鹤发童颜来形容也可以。

    “一点都不丑,大人,你一点都不丑,你的皮肤还是平滑的,大人,我可以抱着你吗?”

    索馓好怕,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大人在下一秒就会瞬间消失一样。

    他想抱抱大人,可是问出口阮小离却没有给他丝毫反应。

    “大人?”

    “大人?”

    阮小离安安静静的坐在窗户上,整个人就像木偶一样,她眼睛已经看不见了,眸子无神。

    安静了一会儿,阮小离苦笑了一下开口:“我的世界变得好安静啊。”

    她聋了。

    “世界好安静啊,安静得让人恐惧,索馓,天黑了吗?”

    刚刚有火烧云,火烧云很美,但是消失的也很快。

    现在应该天黑了吧?

    阮小离是单纯的想问有没有天黑。

    而索馓却心中揪疼,他不敢碰她,只能颤抖的声音说道:“……对,天黑了……只是天黑了而已,大人你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