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8章 原主母亲得了肺痨

    阮小离将自己衣服上的灰尘拍干净,然后揉了揉自己膝盖。

    小膝盖跪的有些疼,尽量揉一揉,要不然明天可能就会青黑一片了。

    揉了一会儿之后,阮小离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四周然后就离开了。

    不管是谁欺负的自己,反正没人在,赶紧走人!

    那个人应该庆幸不在,如果在的话……

    阮小离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前期是一个被欺负的公主吗?

    她不是吃亏的人。

    小恶打了一个哆嗦,直觉那些以后想要欺负阮小离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小离,你要破人设啊。”

    “从小当一个不被人欺负的公主可以吗?”

    “……”

    “小恶,被人欺负多没意思啊,欺负我可以啊,但是我也要狠狠的欺负回去,我做不到被人欺负又闷不吭声。”

    “你看着办吧,你除了你的反派任务你还要洗白反派哦,而凤离蕴的角度洗白,最好的洗白就是她的悲惨还有不甘被欺去和亲。”

    “嗯。”阮小离心情不错,她有算盘。

    她绝对会当好一个反派的,又惨又强,让人恨不起的反派。

    小恶对阮小离是超级放心,咳咳,爆人设是常规操作了。

    落魄的小院里,一个刚刚解手完的嬷嬷回来了。

    那嬷嬷看着空地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人,顿时吓了一大跳。

    “人呢?人去哪里了?”

    “居然还敢跑,三公主罚她跪在这里她居然敢跑!”

    嬷嬷转身就想要去告状,但是想到三公主让自己看着凤离蕴的,而自己偷懒中途去解手了才让凤离蕴跑了的。

    凤离蕴根本就没有跪足时间。

    嬷嬷犹豫了,三公主刁蛮任性,万一怪罪自己没有看住人怎么办?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她走运。”

    谁都知道三公主讨厌大公主,隔三差五就去找人家的麻烦。

    要不了几天三公主肯定又会去找凤离蕴的麻烦的。

    三公主仅仅比大公主凤离蕴小一个月,但是两个人身份可是天差地别。

    凤离蕴母亲出身低下,不受皇宠,生了个女儿更是拖累。

    而三公主就是皇后所出,一出生就是万千宠爱集一身。

    这两个人是压根不能比的。

    宫里的人也是一个比一个势力,自然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公主而谁是踩在脚底下的尘埃。

    小恶给阮小离导航着回去的路,阮小离一路上回去不时的遇到一些宫女。

    那些宫女根本没有给她行礼,而且露出的都是鄙夷和嫌弃的眼神。

    这些细节都提醒着阮小离,你这个身体的卑微。

    眼看着就快到那落魄的院子。

    小恶在脑袋里面提醒道:“你的母亲活不久了。”

    阮小离愣了一下。

    一来就丧失亲人吗?

    小恶:“原主的母亲生原主的时候落下了病根,这几年病情越来越严重,过不了三个月她就会死了。”

    “嗯。”

    “不用想着去救她,她已经油尽灯枯药石无医了。”

    “嗯,那就让她最后活着的三个月过得好一点吧。”算是为原主尽一点点孝义了。

    小恶这倒是没有阻拦。

    阮小离回到院子,还没有推门就听到里面咳嗽的声音,咳得撕心裂肺,仿佛要把内脏都咳出来了一样。

    这是肺痨?

    古代叫肺痨,也叫痨病。

    而现代叫肺结核,一种很可怕的病,传染性很高。

    阮小离推开门一进去就看见了咳血的一个面色枯黄瘦弱的女人。

    湘贵人听到推门的声音就赶紧用帕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死死的憋住咳嗽。

    她看见进来的瘦小的女儿,立刻脸上露出了笑容:“离儿回来了……咳咳咳……”

    她还是憋不住咳嗽,嘴巴里都是血腥味,她在咳血。

    阮小离皱眉内心有一点点的担忧,这是来自这身体的情绪。

    “娘。”

    “离儿别过来!咳咳……忘记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了吗?娘得的是肺痨,别过来。”

    湘贵人没有办法请到太医,但是她听说过肺痨的症状,自己的症状和肺痨一模一样。

    在意识到自己得了肺痨之后,湘贵人就不允许自己的女儿靠近自己十步了。

    肺痨会传染的,和瘟疫没区别。

    湘贵人有些庆幸这里没有其他人,没有人知道她生病。

    要不然传出她得了肺痨,这小院就不得安宁了。

    阮小离也没有靠近,她转身去了厨房拿了一个缺了口的碗倒了一碗水。

    她端着一碗水出来了:“娘,喝口水吧。”

    阮小离把水碗放在了木头墩子上,然后后退了好几步。

    湘贵人很高兴自己女儿今天没有着急的靠过来,她走过去端起水慢慢的喝着。

    可是喝着喝着她视线越来越模糊,最终湘贵人瘫软在了地上。

    阮小离快速的拿出帕子扑在自己的口鼻上,然后走过去:“娘?娘?”

    虽然湘贵人呼吸很弱,但是可以确定目前还没有声音危险。

    阮小离直接把湘贵人从地上慢慢的扶着进屋了。

    原主凤离蕴今年才七岁多,这个年龄也不算小了,但是她因为吃不好整个人营养不良看着特别瘦弱,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小一点。

    阮小离扶人的时候有点吃力。

    还是湘贵人瘦,要不然阮小离真的扶不起。

    阮小离给湘贵人擦拭了嘴角的血,给她盖好被子之后就离开了。

    小恶看着阮小离出院子了,问道:“你去哪里呀?不会是请太医吧?太医请不来的。”

    “去找吃的。”

    怎么可能是去请太医呢。

    不说这太医能不能请得过来,就单说请过来了也没用啊,反而得了肺痨的事情要是被传出去了,那么这日子可就不安宁了。

    这种时候最好的照顾就是让湘贵人醒来能喝上口热的粥,能吃上一些营养的东西。

    阮小离悄无声息的躲开了一路的侍卫,潜入了御膳房。

    几分钟后阮小离出来了,她手上提着一个食盒。

    食盒里面满满都是营养的粥,还有一些阮小离自己吃的东西。

    小恶就看着阮小离一路躲过人,带着偷来东西回去了。

    小恶感叹:“我感觉我这个系统除了给你讲剧情没有其他作用了,你根本不需要外挂,因为你这个人本身就是外挂。”

    “你还是有其他作用的。”

    “什么作用?”

    “垫背,很软靠着很舒服,就是矮了一……”

    “阮小离,你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