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8章 去医院

    许商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反射性的就是把她抱住安慰着她。

    怎么会突然这样?许商郝很确定自己只是轻轻的把她拍醒了,并没有吓到她,她是不是梦见什么了?

    这个反应太不正常了。

    许商郝感觉到阮谙谙在发抖,她蜷缩着身体在发抖。

    “阮谙谙,你怎么了?不要害怕没有危险的,你看着我。”许商郝伸手想把她脑袋抬起来。

    “啊!”

    她受到刺激直接尖叫了。

    司机早就吓呆了,他问道:“许导,要不要叫救护车?”

    许商郝立刻说道:“把车开到另一条路上去,别让其他人看见了她这样样子,你等下下车后立刻去找她的秘书过来。”

    现在正在酒店门口,他们再不下车的话其他人估计就要过来了。

    许商郝也不知道阮谙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她是一个公司的总裁名声很重要绝对不能让人看见了她这个样子。

    司机听懂了赶紧起火开车走了。

    张齐下车打算找许商郝结果却看见车子突然启动开走了:“诶,许导怎么走了?这怎么回事?”

    边上的工作人员笑着:“连副导都不知道的事情我们就更不知道了,可能许导临时有事?”

    张齐一头雾水但是直接告诉他是有什么突发情况,所以张齐没有进酒店他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

    程衫下车后没有看见阮小离于是她问张齐:“张导演,你看见阮总了吗?”

    “阮总和许导没下车突然司机又开车走了,你打给电话给阮总看看?”

    程衫准备打电话的时候突然一个中年男人快速的跑了过来,张齐认出来了这是司机。

    他忙问道:“师傅怎么回事啊?刚刚怎么把车开走了。”

    司机有些气喘吁吁说道:“程秘书,许导演叫你过去一下,阮总好像有点情况……”

    具体什么情况他不好说也不好评价。

    程衫一下子就听懂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颜色一沉赶紧打电话去给了心理医生,打完电话之后问司机:“请问阮总现在在哪里?”

    “阮总和许导演正在车里,车停在了酒店后面。”

    ……

    此刻商务车里面只有阮小离和许商郝。

    许商郝抱着阮小离不敢松手,因为他担心她会伤害自己。

    阮小离一直低着头发抖不说话。

    “阮谙谙?你到底怎么了?和我说句话好不好?你能听见我说话的对不对?”

    “不要害怕这里没有危险的,我一直在这里陪着你,你抬起头来看一下我好不好?”

    许商郝一句一句的重复着安抚的话,终于怀里的人有动静了,她慢慢的抬起了头。

    阮小离眼白都红了,她眼睛红红的抬头看见了他,然后激动的说道:“哥……哥哥……”

    许商郝瞬间感觉到她好像叫的并不是自己,她是把自己看成别人了。

    “阮谙谙,我不是你哥哥,我是许商郝,你清醒一点看清楚来。”

    “看清楚……看清楚……”阮小离脑袋特别的疼,她眼睛撇向了四周突然惊恐万分:“车里!我们在车里,我们快点下车!哥哥,你快点下车!”

    她似乎很害怕车里,突然伸出手推着许商郝:“你快下去快下车!”

    许商郝快速的拉住她的手:“阮谙谙,为什么要下车?”

    “快下车,不下车你会死的!哥哥你会死的,有车撞过来了……好多血,好多血!”阮小离捂住耳朵尖叫着。

    许商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继续这样下去阮谙谙会疯了的,她似乎进入了什么记忆里面无法自拔,这样下去人会崩溃的。

    “阮谙谙,冷静下来,快点冷静下来!”他抱紧她喊道。

    .

    张齐和程衫跟着司机过来了就看见车停着里面没有声音,张齐伸手过去敲了一下窗户,这时候车门打开了。

    “许导........”

    张齐话说到一半就卡住了,因为他看见车里许商郝真抱着阮总,阮总脸色很不好而且昏迷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许商郝小心的抱着昏迷的阮小离,他问:“程秘书呢?”

    张齐赶紧退后让程衫上前,程衫看见这样的画面并没有很奇怪,她说:“许导演,今天的事情希望你能保密,很感谢刚刚你带着阮总离开了。”

    阮总有心理疾病的事情一定不能被太多人知道,公司里面的股东还有阮家的人都惦记着阮总手里的东西呢。

    不能让他们知道了阮总的病情。

    许商郝不在意这道谢,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问道:“她到底怎么了?”

    程衫犹豫了一下,说:“如你所见,心理障碍。”

    “去医院吧。”

    程衫摇头:“不用了,刚刚我已经通知阮总的医生过来了,还有二十分钟应该就会到了。”

    “好。”

    对于她的病情他不了解,现在也只能听这个秘书的了。

    酒店后门没有什么人,许商郝抱着阮小离下车了从后门进了酒店。

    许商郝把阮小离放在了床上后并没有离开,程衫也没有催促。

    二十多分钟医生来了,许商郝也起身离开了,他知道阮谙谙的病情是秘密,就算他不走阮谙谙的秘书也会说话的。

    许商郝出了房间,张齐在走廊上等着:“许导,阮总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人怎么晕过去了。”

    “我打晕的。”

    “啊?”

    许商郝眸色微深:“你安排一下明天拍摄别人的戏份,花妖的戏份推后。”

    “那推后到那天?”

    “不知道,先推后等她好了再说。”

    就她现在这个状态就算明天醒来了许商郝也不敢让她去拍戏。

    今天突然这样了,是累到了还是有什么诱因?

    许商郝心情很乱,两个大男人站走廊上也不好,他们都各种回房间了。

    .

    医生独自过来的,他看到昏迷的阮小离脸色就凝重了:“阮总这样需要去医院做心电图脑电波检查。”

    程衫想了几秒点头:“好,现在就去医院。”

    打电话给医生的时候并不知道阮总是昏迷了的,昏迷了根本没办法治疗,而且也不确定她现在什么情况。

    天色已经黑了,程衫和一个女医生扶着阮小离出了房间。

    此时对面许商郝的房间打开了,许商郝看见这画面一愣然后问道:“要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