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2章 吃醋了

    赵韵觉得自己这个猜测越有可能了,卜瑞就算是公司目前最火的男艺人但是没道理会来看阮谙谙。

    阮谙谙的那些绯闻是个正经的艺人就不会想接触到她。

    这边是阮谙谙前任包养对象,这边是阮谙谙的目前追求目标许导,许导拍完戏就来医院了看来已经对阮谙谙上心了。

    赵韵坐在中间不知道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她的艺人?

    可是阮谙谙明明对她暧昧说话的,没几天阮谙谙的目标又是许导演了。

    气氛似乎有点尴尬。

    气氛尴尬的时候一定要学会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于是阮小离很愉快的喝茶静静的等着这些人说话。

    不是来看她的吗?看完就走啊,不走那么就是有话说,有话说就说吧她等着呢。

    还是许商郝开口了:“谙谙,我和你的对手戏安排在了下个月,你觉得这个时间怎么样?”

    阮小离神色微动,然后懒懒的靠着沙发说:“好啊,不过下个月会不会太迟了耽误你拍摄进度?”

    “不会,花妖和道士的剧情本来就是独立的,不会耽误什么事情,目前主要就是你养好身体。”许商郝露出温和的笑容。

    两个人轻松的对话给人一种他们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不是表面上熟悉,而是私底下熟悉。

    赵韵是看见了他们拍戏时候的样子,知道他们已经有发展了。

    但是卜瑞不知道,他还记得上次许导来找阮总的时候许导的脸色是严肃阴沉的,甚至说话都是冷漠的,更不要说笑容了。

    卜瑞脸色一白,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起身:“阮总,看见你没事我也放心多了,今天晚上我有个粉丝见面会现在可能要先走了。”

    “工作要紧,你去吧。”

    阮小离觉得卜瑞不行啊,抗压能力不行,这么快的退缩了。

    退缩了好,她是不希望他陷进来的,她负责不起。

    小恶:“你给卜瑞安排多一点工作,他就没有时间想你见你了。”

    “嗯。”

    她也是这么想的,晚上就打电话给卜瑞的经纪人好好安排安排工作。

    前包养的人都走了,赵韵感觉自己呆着就是电灯泡了,阮谙谙先走喜欢的是许导演她肯定是希望和许导演共处一室。

    “阮总,我也先走了不打搅你休息了,祝你早日康复。”

    “好。”

    小恶脸垮了:“女主别走啊,我还想看女主和男主吃飞醋呢。”

    阮小离头疼:“小恶,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没有给赵韵太多希望,她更不会自我轻贱的。”

    赵韵是一个很敏感多疑细心的人,同时她很有自己的思想和骄傲,即使是喜欢一个人但是那个人不喜欢她,她就不会去自讨没趣降低身份轻贱自己。

    阮小离看人性格很准,所以她在完成女主这边勾搭任务的时候把握了度。

    小恶清楚阮小离的小心,说这个世界任务容易,那心大的人当然容易了,阮小离在某些方面就不心大。

    她要完成任务又不想伤害别人不能真的渣别人,所以这个世界任务真的不容易。

    人走了,屋子里面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阮小离拿了一个抱枕抱着笑到:“许商郝,你刚刚怎么了?如果我没有听错你喊我谙谙?”

    “口误。”

    “狡辩,你怎么严谨的人怎么可能会口误,你吃味了?故意喊我谙谙把卜瑞和赵韵‘气’走了。”

    这醋味阮小离可是闻到了,果然男人就是要有危机感的时候才不会克制,一声谙谙什么心思都暴露出来了。

    许商郝没有以往那样被她不正经的话语说的眼神躲闪,他凝眉眸色对视于她:“你现在也是春昙的演员了,希望电影开播之前你不要出现什么包养绯闻,以前的就算了,后续希望不要有不好的黑料绯闻,这会很影响电影上映的票房。”

    “是为了电影,还是你的私心呢?”

    “阮谙谙,我在和你说正经事情。”

    她弯腰趴在大抱枕上,明亮的眼睛凝视着他:“许商郝,承认刚刚你就是不喜欢卜瑞和赵韵来看我就这么难吗?公私不分明的明明就是你。”

    被揭穿了,许商郝内心当然知道自己的确就是她说的那样。

    卜瑞曾经和她住在过一起,他想想就烦躁,虽然说那些都是过去了,可是过去似乎没有撇干净卜瑞看她的眼神明显还有情谊。杂乱的情绪,许商郝唯一可以确定的一定就是他在乎和想管她。

    看着阮谙谙那张精致美丽的脸,她就想剧本里走出来的花妖一样,而他已经被她迷惑了。

    “抱歉,虽然带了我个人情绪,但是这也是公事,电影开播之前尽量不要出什么对电影有不好影响的新闻。”

    “那么出一些对电影好的新闻可以吗?”

    许商郝听了面露疑惑的神色。

    她玩味的开口:“花妖和道士现实中出点新闻怎么样?我们长的很般配说不定很多人磕呢。”

    作为一个娱乐公司老板,阮小离对网友们还是很了解的,她和许商郝颜值绝对让人闷头磕。

    “不行。”他声音压低。

    “好吧,你就这么避我啊......不过我都和你有对手戏了,电影开播了迟早有人觉得我们登对的。”

    她中午才挂完点滴,药物里面有让她安眠的东西,现在阮小离都困了。

    她干脆双腿收起来上沙发了,怀里压着一个抱枕慵懒的靠着。

    看她困了许商郝也不好继续待下去,他开口:“你好好休息吧,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不行,你明天也得来。”

    “.......”

    “许商郝,我们可是有一场暧昧戏的,你这么躲我我到时候拍起来怎么会有感觉,你每天得空都要来看我,或者说是给我通电话,我们要培养感觉才能演好浴池的戏。”她闭着眼睛困的不行了。

    许商郝有种自己给自己挖坑了的感觉:“好,有空了我都会过来的。”

    “记住了。”她声音带着鼻音似乎要睡着了。

    “阮谙谙,你去床上休息吧。”

    她眼睛都闭上了没吭声,明显是困的懒得挪地方了。

    许商郝走近确定她是睡着了,他拧眉了一下,最终弯腰抱起了她。

    被一抱住阮小离猛然惊醒,瞳孔收缩的看着他,许商郝赶紧道:“抱歉,我想抱你进去休息,吓到你了?”

    她松口气:“还好。”

    她醒来了他抱着她似乎有些不好,许商郝想退开的时候突然她细细的胳膊搭在了他肩膀上 ,她搂着他脖子说:“就麻烦许导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