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4章 她的生日

    面对她不正经且露骨的话,许商郝只能用沉默应对了。

    “我说的只是普通的陪伴而已,许商郝你瞎想什么呢。”

    “……”

    两个人吃完了晚饭,程衫进来将东西收拾了一下。

    阮小离拿着文件坐在沙发上看,而许商郝也是带电脑过来办公的。

    两个人都工作很忙碌,忙活的时候偶尔搭话几句。

    许商郝一直在医院待到了十点多钟才走。

    走的时候阮小离还说:“记得明天也要来陪我哦。”

    她刻意嘱咐道。

    许商郝回去的路上开车的时候脑子里都是阮谙谙那句话。

    她似乎很喜欢和自己待在一起,还有这几天感觉阮谙谙似乎格外的脆弱。

    陪着她就陪着吧,他也不讨厌和她呆在一起。

    许商郝刚刚回到酒店就接到了那个侦探朋友发过来的信息。

    “你让我调查的那个人,她的信息我都调查到了,她的经历很复杂呀,方便通电话了告诉你吗?”

    许商郝看完短信之后就直接回了一个电话过去。

    几秒钟那边就接了,那边的男人有些惊讶:“许导对这个女人的信息这么迫切的吗?平时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在处理工作吗,居然这么快就回电话了。”

    “说说我让你查的事情,阮谙谙她从小到大发生的事。”许商郝直接进入正题。

    那边的男人无奈的说道:“你让我查的那个阮谙谙她的事情还是挺好查的,出生豪门大家族,家族很复杂,她的父母是联姻结婚的,结婚后生育的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第二个就是阮谙谙。”

    男孩?

    许商郝没有听说过阮谙谙有亲哥哥。

    “在九岁那年阮谙谙和她哥哥一起出门的时候发生了重大车祸,她哥哥还有司机保姆都死在了车祸里面,阮谙谙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当时那个车子整个都被货车压的变形了。”

    许商郝神色一动,他已经能想象这个车祸有多重大了。

    “继续说。”

    “后面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能知道了,阮谙谙不到十岁就出国留学了,她在国外拿到了多项学位,二十多岁回国就直接继承了家里的几家公司。”

    “嗯,这些知道,你有查到阮谙谙有什么疾病吗?”

    “没有,查不到这种东西的,阮谙谙做人很仔细,她的私人事情基本上查不到。”

    车祸事情那时候轰动很大所以他查到了,至于阮谙谙私事有什么疾病就查不到了。

    “虽然没有查到很多阮谙谙的私事,但是我查到点很尴尬的事情……”

    “说。”

    “阮谙谙的父母是家族联姻才结合的,他们根本没有感情,生下了一儿一女继承人后他们就开始自己玩自己的了……阮谙谙的父母私生活很混乱,有不少情人,两个人在外面都有私生子女。”

    许商郝听完之后脸色淡淡,他从上次阮谙谙电话里面知道一些事情。

    “就这些了吗?”

    “就这些了,再有我也查不到了,阮家的权利很大很多东西都遮住了,阮谙谙在国外的十多年基本上也是空白的。”

    “嗯,谢谢了。”

    “不用谢,难的你找我调查人,对了,你让我调查阮谙谙干什么?我调查到阮谙谙很喜欢俊男美女喜欢包养人,她最近投资了你的电影对不对,是不是她骚扰你了?”

    “没有。”

    “没有?没道理啊,阮谙谙喜欢长的好看的人,依照你的模样应该完全吊打她包养过的那些男明星啊。”

    “……调查费用十分钟后转你。”说完许商郝就挂断了电话。

    许商郝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神色沉思着。

    似乎调查了一遍他对她的了解还是很少很浅。

    阮谙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似乎只有靠近走近她才能知道。

    许商郝很确定她是有心理疾病的,跟她哥哥的死有关系。

    她的父母在外面乱玩给她也照成了不好的引导,所以她才会不断的包养人。

    滴滴。

    手机突然响了,许商郝拿起手机一看是刚刚的人的信息。

    “忘记说一个重要事情了,阮谙谙和她哥哥相差一岁,他们是同月同日生日的,后天就是阮谙谙的生日。”

    后天就是她的生日。

    许商郝看着这段字愣住了,他在沙发上坐了很久才去洗澡。

    第二天天不亮工作人员还有演员就起床了,今天早上有早戏需要拍摄。

    许商郝也很早就起来了,从睁开眼睛开始他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今天的工作很多,晚上还要拍摄夜戏。

    预计是十点拍摄完毕,但是今天演员频频不在状态卡了很多条。

    许商郝直接发火了,他阴沉着脸拉着演员讲戏,一点点给对方抠戏总算效果好一些了。

    但是拍摄完毕之后就是十一点钟了。

    许商郝拿着喇叭喊道:“收工,大家回去早点休息,明天十点半开始拍摄。”

    听到收工所以的人都是松口气。

    刚刚惹了许商郝的演员赶紧拿着剧本拉着助理跑人,逃离这个恐怖的气氛。

    许商郝拿出手机一看居然十一点钟了。

    他昨天下午还答应阮谙谙今天也会去看她的……

    许商郝拿了车钥匙就飞快的离开了。

    张齐看见他背影喊道:“许导,回酒店等我一下啊!”

    许商郝没有回答他,他几步就出了片场。

    一路上他不时的看着时间,还好路上他几乎遇到的都是绿灯,这晚上的车流量也少了很多。

    许商郝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他神色微沉。

    昨天他说了今天会更晚收工,她应该记得吧……

    还有几十分钟就过十二点了,就是她的生日了。

    许商郝想到了这个,他侧头看向路边边开着车边游览着。

    ……

    十一点四十了,病房的灯还开着,程衫过来提醒到:“阮总,快要十二点了您还是早点休息吧。”

    平时阮总十一点就熄灯休息的,今天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程衫有些担心。

    这几天本身就是特殊日子,特别是零点后……

    别人的生日或许是高高兴兴的充满惊喜的,但是阮总的生日却是痛苦想要遗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