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5章 我的味道是甜的

    她一身单薄的病号服蜷缩的窝在沙发上,阮小离抱着自己的腿发呆。

    整个人呆愣着似乎在等待着谁。

    程衫担心会出事,她出去找医生了,如果等下有状况医生在场会比较好。

    房间里面只剩下阮小离一个人了。

    阮小离立刻回神,神色丝毫没有刚刚那个呆愣的样子:“小恶,为了你的人设积分我厚道吧。”

    “厚道厚道,不过你也可以去睡觉不用为了这积分熬夜。”

    “我想睡觉这身体睡不着。”阮小离无奈的说道。

    小恶:“嘻嘻,睡不着就坐着吧,我很好奇今天晚上男主能不能来了,这马上就要过十二点了。”

    “嗯。”

    阮小离坐着身体都僵了她起身升了一个懒腰。

    “你就不担心男主不来吗?小离,我们赌一赌世界男主能不能在十二点钟前来?”

    “不赌。”

    “好吧……”

    阮小离坐在沙发上继续发呆,她眼神撇了一眼阳台的落地窗,落地窗外是美丽的都市夜景。

    “小恶,不出一分钟他就会上来了。”

    “你怎么知道?”

    小恶光屏上面可以定位世界男主果然看见了,男主已经到医院了。

    阮小离撇了一眼落地窗,落地窗外面可以看见主街道的,她刚刚看见了熟悉的车。

    许商郝把车停好之后立刻提着一个盒子去电梯了,他神色凝重的盯着手上的手表。

    还有五分钟就要十二点了。

    五分钟肯定是足够时间上楼的,但是许商郝内心却有一种莫名的紧张,还有意思是心虚焦急,只希望这电梯的速度能再快一些。

    过生日她一个人待在医院就已经够可怜的了。

    而他答应了今天要来陪她的却没有来,这样爽约了她心里肯定不好受,一定要赶在零点之前见到她。

    许商郝出了电梯就赶紧来到了病房门口摁了一下门铃。

    连续摁了好几下里面都没有人开门。

    难道她已经睡着了?

    不可能,刚刚他在医院外面还看见了这个病房的灯是亮着的。

    为什么不开门,是不是出事了。

    就在许商郝准备转身去叫人的时候门滴的一声开了。

    阮小离穿着一身单薄的病号服站在门口,她先是神色一愣然后笑了:“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抱歉,今天拍戏十一点多钟才结束的。”

    “没事,你不需要说抱歉,你能来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她眼底的高兴肉眼可见。

    许商郝没有错过开门的一瞬间她眼神中的无光,现在看着她高兴的笑容许商郝内心莫名有一种满足感,并且很庆幸自己还好赶来了。

    “进来吧,拍这么晚的夜戏你吃晚饭了吗?”

    “下午吃过了 ”

    许商郝手上提着一个大大的盒子进来,他将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阮小离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拿了东西:“这是什么?”

    许商郝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刚刚好现在指针指向了零点。

    “生日快乐。”

    许商郝从来没有给别人过过生日,但是他知道赶在零点第一个对对方说生日快乐,对方一定会感觉到开心的。

    朋友圈也经常有人给别人发生日祝福卡在零点中。

    许商郝:“生日快乐,百度的时候知道你今天过生日,刚来的路上路过蛋糕店我买了一个蛋糕,这盒子里面的就是生日蛋糕我现在给你点上蜡烛许愿吧。”

    生日快乐,这句话她有十几年没有听过了。

    从八岁那年出事到现在阮谙谙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了。

    每年的生日不会有人和她说生日快乐,她自己也恨不得遗忘掉这一天。

    可是今天有人对她说生日快乐了,许商郝是真心想要给她过生日的,虽然他的准备很仓促,但是他说话的时候很真心。

    阮小离心口闷闷的,这是来自于原主的情绪,这一天她真的没办法快乐。

    “许商郝,我不喜欢吃生日蛋糕也不喜欢许愿,这个蛋糕就别拆了吧。”

    许商郝听了这句话之后就收住了自己拆蛋糕的手。

    “太晚了不饿吃不下蛋糕吗?那就放着吧。”

    许商郝一直悄悄的注意着她的情绪,既然阮谙谙说不想吃蛋糕不想许愿那么他不强制她,只要她心情好就好。

    许商郝将蛋糕放在了最边上。

    这么一个巨大的包装好看的蛋糕就这么放在最不起眼的桌子边上了。

    阮小离看着他拿蛋糕的动作,她嘴唇动了一下声音压低说道:“还是拿过来吧,你是今天第一个对我说生日快乐的人,过生日怎么能不吃蛋糕呢,把蛋糕拆开吧。”

    许商郝有些意外她居然改变主意了。

    “阮谙谙,如果你实在不想吃蛋糕的话那就算了,不用勉强自己的。”

    “我想吃,我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吃过生日蛋糕了。”

    蛋糕她吃过,但是生日蛋糕却有十几年没吃过了。

    许商郝眸色闪过一丝情绪,她居然十多年都没有过生日了。

    将精致的蛋糕放在桌子中间,礼物盒拆开立刻一个白色的上面点缀着花朵的蛋糕就露了出来。

    蛋糕上镶嵌着白色巧克力做成的珍珠,蛋糕上点缀着很多花朵,整体看上去十分好看。

    “这么多奶油挤的话,许商郝你选蛋糕的时候是不是想起了你的电影啊?”

    “嗯,上面是牡丹花。”

    阮小离笑了:“我吃我自己的真身吗?”

    许商郝本来是想在上面插蜡烛让她许愿,但是担心这些举动会过多的牵引到她悲伤的情绪。

    他用小叉子挖了一朵奶油制作的牡丹花到碟子里面:“吃吧,尝一尝你自己的味道。”

    阮小离拿小勺子挖了一片花瓣放到嘴巴里:“许商郝,我的味道是甜的。”

    她一派认真的说道:“我的味道是甜的,很甜很甜,你也尝一尝。”

    她说的是蛋糕吧,但是许商郝却想成了另外一层含义。

    整个偌大的病房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年轻男女的荷尔蒙难免会产生一些交融。

    阮小离连续吃了好几口花朵。

    许商郝耳根微麻,他低下头给自己也挖了一小块蛋糕:“嗯,这奶油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