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7章 她变成了七岁

    她抱着枕头光脚踩在地毯上然后跌跌撞撞的出去了。

    小恶看她去的方向顿时眼睛一亮,然后手指毫不犹豫的点了小黑屋模式。

    黑暗中,阮小离抱着枕头出了自己的房间然后轻车熟路的去了客房,她轻轻的开了门然后潜入了进去。

    许商郝睡觉的时候居然没有拉窗帘,月光撒入房间里面阮小离很快就找到了大床的位子。

    她踩着阮阮的地毯慢慢的过去了:“小恶,我这够得寸进尺吧?”

    半夜来骚扰世界男主,爬床求陪,这积分应该会蹭蹭蹭的上来。

    等了好几秒她都没有听到小恶的声音。

    小恶基本上都是长期在线的,她起床时候小恶都还说话了,现在怎么没声了?

    小恶不会去小黑屋了吧。

    “........”

    阮小离哭笑不得,始终听不到小恶声音,这小家伙真的去小黑屋了,它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啊,这个不正经的小系统啊。

    黑暗中,她拿着枕头小心翼翼的掀开了被子的一角然后就睡了进去。

    许商郝今天导戏了十几个小时,结束后就马不停蹄的赶来医院,他很累所以睡的比较沉一点,可是他不是死人,隐隐约约感觉到边上有东西拱动他立刻就醒来了。

    黑暗中男人立刻睁开了眼睛,他快速的看向边上然后伸手按住了动的被子:“谁?”

    这动静让他想起了曾经有一个女演员买通了酒店的服务员潜入了他房间,也是这样爬床的。

    可是这是医院啊,怎么会有人进来。

    他一只手压着动的被子防止人跑,他另外一只手伸手就想开灯。

    手还没有碰到台灯被窝里面就响起了女人闷气的声音:“哥哥,我喘不过气来了。”

    许商郝身体一僵眸子快速的闪动着,这声音是阮谙谙!

    他赶紧拿开压着的手一把掀开被子。

    只见他腰侧躺着穿着单薄的病号服的阮谙谙,阮谙谙喘着气说:“哥哥你干嘛按住被子,我头都闷住了,我差点被你闷死了,你快点道歉。”

    她声音清脆又带着一丝丝的撒娇。

    许商郝很快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她喊他哥哥。

    许商郝想坐起上半身,可是她突然伸手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你刚刚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你都不打算道歉的吗?你只要道歉我就大方的原谅你。”

    “阮谙谙,先把手松开。”

    她抱着他的胳膊身体贴了上来,她的衣服本来就单薄而且.....好像并没有穿内衣,柔软的触感紧贴着他的手臂。

    许商郝身体紧绷:“阮谙谙,你松开手,你看清楚我是谁?”

    “我才不松开呢,松开哥哥就跑了,还有哥哥你别以为这房间里面暗我就认不得你了。”

    许商郝有些头疼,他伸手就要去摸台灯。

    阮小离突然爬起来直接压在他小腹上:“不许开灯,不许开灯,哥哥开灯的话等下阿姨又要过来把我提回房间了。”

    “唔……”许商郝闷哼一声。

    虽然阮谙谙不是胖子,但是突然体重压在他小腹上许商郝还是不适的哼了一声。

    许商郝有些头疼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儿:“阮谙谙,你现在几岁?”

    为什么听阮谙谙的话感觉她现在的记忆在小时候。

    小时候抱着枕头来找哥哥一起睡,但是怕开灯引来阿姨会把她抱走。

    “哥哥真笨,我七岁啊。”

    七岁。

    许商郝听了郁闷极了,他今天晚上是不是就不应该留下的,要不然也不会碰上这个事儿。

    “阮谙谙,你现在已经七岁了是大孩子了,不能和哥哥一起睡,快点回房间。”

    许商郝能暂时充当一下他哥哥的角色了。

    “不要,我才不要回去呢,哥哥你是个骗子,你明明说好了今天晚上我们俩一起睡觉的,今天是我们两个的生日。”

    她似乎生气了,还有点闷闷的委屈埋在他身上。

    许商郝不知道该说什么。

    胸前传来她闷闷的声音:“哥哥,生日快乐,现在该你对我说生日快乐了。”

    “生日快乐。”许商郝无奈。“你说的好没诚意啊,你再重说一遍。”

    “阮谙谙,生日快乐。”

    “你喊错了,你为什么喊我的全名啊?你明明不是这样喊我的,哥哥,你是不是前几天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她拔高声音。

    许商郝突然觉得小孩真不好带,虽然压在他身上的这个并不是真的小孩。

    “谙谙,生日快乐,祝你每天开心越来越漂亮。”

    “这还差不多。”

    许商郝:“谙谙,生日快乐也说了,你可以从哥哥身上下来吗?你这样压着哥哥哥哥也会喘不过气来的。”

    “就要压你,刚刚你也压了我。”

    “……”

    许商郝悄悄的伸手试图去开灯,他还是赶紧找医生来吧。

    “不许开灯!”

    他的手一动她就看到了,阮小离抱着他手:“哥哥,不要开灯好不好?等下阿姨真的会过来的……我害怕一个人在房间里,我想和哥哥睡在一起。”

    她要哭了,闷在他胸前声音带着哭腔。

    许商郝心脏轻颤:“……别哭。”

    “哥哥,我不开心,明明是我们俩的生日为什么明天要请那么多不认识的人来,爸爸妈妈肯定又会叫我去叫那些人了,叫着他们叔叔阿姨可是我就不认识他们,一整天都要穿着小裙子好累啊,还要一直笑,笑得脸都要僵了……”

    她抱怨着:“哥哥,明天一大早我们悄悄的躲起来好不好,我们两个一起过生日不要他们。”

    黑暗中许商郝眼神深邃,他似乎看见了一个不一样的阮谙谙。

    这就是阮谙谙小时候的样子,半夜找哥哥,阮乎乎的趴在她哥哥身上抱怨着第二天的生日宴会。

    别人都羡慕的豪门小公主的生日宴,而实则过生日的小公主烦透了这宴会。

    换做孩子的角度,让一个几岁的小孩一整天穿着裙子要一直对着一些陌生人的笑还要礼貌的喊对方,似乎的确是一个不愉快的过程。

    “哥哥,明天一大早我们悄悄躲起来好不好?”

    “好。”

    许商郝鬼使神差的接了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