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18章 治理熊孩子

    一群老师围在办公室劝说,顾铵凛微微皱眉冷淡的开口:“她不会在这里上学。”

    起码目前是不会的。

    现在的还没找到她的家人呢。

    一句话把所有人都封死了,张教授还想说话来着但是看顾铵凛的脸色他没敢继续说下去。

    这小姑娘是顾教授带过来的,顾教授说这小姑娘不会在这里上学,那应该就是不会了。

    哎,满满的遗憾啊。

    一群老师带着遗憾离开了顾铵凛的办公室。

    张教授走的时候靠近问道:“小女娃,老师和你加个微信好不好?”

    “我……我没有手机。”阮小离胆怯的回答道。

    “没有手机?看来你家里人把你管的很严格,其实买个手机也没事的,自律的人买手机不一定只会打游戏沉迷网络,有手机的话你查一些资料学习也更方便的。”

    阮小离懵懂的点头。

    张教授走了,办公室里顿时只剩下顾铵凛和阮小离了。

    人走了阮小离也放松一些了。

    顾铵凛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不知道是她性格比较胆小,还是因为失忆了比较敏感胆怯。

    “走吧,我带你去我家,你父母找到你之前就先住在我家里。”

    “嗯。”她乖乖点头。

    两个人来到停车场上了车。

    顾铵凛系安全带的时候说道:“等下路过商场我带你去买生活用品,你现在想想你要用什么。”

    他想的很周到,顾铵凛一直都是独居家里的生活用品只有他一个人的,更不用说女孩子用的东西他肯定是没有。

    两个人一起来到超市,顾铵凛主动去推了一个亮推车跟着阮小离。

    阮小离在前面挑选生活用品,顾铵凛就推着推车在后面跟着,全场很绅士但是也很冷漠。

    他像一个面瘫一样脸上几乎没有过多的表情。

    像毛巾刷牙洗脸的东西都已经拿齐了,阮小离没有睡衣还有换洗的衣服还有私密的贴身的衣服。

    阮小离小声说道:“顾教授,我自己去挑选吧,你可以在这里等我吗?”

    “可以。”

    顾铵凛松开了推车的手,阮小离自己推着小推车走了。

    阮小离回头的时候看见顾铵凛一个人去水果区买东西了。

    “嘭!”

    阮小离手上的推车重重的一震,如果不是她控制的好,估计推车的把手都要撞到她的小腹了。

    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刚刚推着推车猛的过来撞到了她的推车。

    而且那小孩的表情一看就是故意。

    “让开一点,你挡着我的路了。”那个小男孩说的。

    四周没有其他人,那个小男孩微微抬着下巴一脸不屑的表情。

    阮小离微微低头移着小推车让开了路。

    “哼。”那个男孩得意地推着推车过去了。

    就在他要过去的时候,阮小离悄无声息的伸出了自己的右腿。

    那个男孩一时不查顿时被绊倒,他重重的往前一扑,他牙齿磕在了推车把手上然后又重重的扑倒在地上。

    一声闷响,小孩疼的尖叫出声。

    他勉强坐起身伸手捂了一下自己的嘴,结果却摸到一手的鲜血。

    阮小离低头阴冷的开口:“走路小心一点。”

    说完她慢悠悠的推着车走了,她眸子扫了一眼上方的监控,刚刚她伸腿的地方角度监控可拍不到哦。

    男孩大哭因为牙齿被磕掉了,他说话含糊不清。

    等大人过来的时候看了这样的情况都吓懵了。

    “怎么会这样!叫你不要推着推车乱跑,你不听话呀,这下摔倒了,这嘴巴张开了我看看。”一个老年人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的声音。

    男孩张着嘴巴口中还流着血,他大哭:“呜哇,又惹板喔。”

    有人绊我……

    可是他口齿不清根本说不清楚,那老年人也没有听懂。

    “哎呀,这门牙都没了,行了乖宝别说话了,别说话了,奶奶带你去医院。”

    “呜呜,特……”

    “疼是不是?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推着车乱跑了。”

    ……

    阮小离隔着三个货架挑选东西,听着那边小孩的哭声心情格外愉悦。

    反社会性人格,没有同情心没有同理心没有责任心,有的只有自私和暴力。

    小恶悠闲的说到:“积分到手,教训了一个熊孩子挺好的,那如果那小孩推着车转了是个孕妇那可就完了。”

    这次的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随便推着车,满超时乱跑了。

    阮小离挑选了两套睡衣,然后随便挑选了两套长衣长裤,她还买了装饰性的腕套。

    她手上有深深的勒痕,已经形成疤痕没办法去除了,带着腕套子可以遮住,装饰性腕套秋天也有挺多甜酷女孩会带的,至于脚上的痕迹穿中筒袜就行了。

    小恶:“你手上打点滴的痕迹估计要半个月才能消掉,原主的身体太瘦了手也跟个鸡爪子似的,一挂点滴就会形成大片的青紫,疤痕体质要消掉这些痕迹需要半个月。”

    “嗯,这半个月我不会露出手背来的。”

    阮小离刚刚挑选衣服的时候特地挑了长长的袖子的。

    买好了东西推着推车去付款的地方,人群中一眼看过去很容易就能找到顾铵凛。

    等她走近,顾铵凛问道:“都挑选好了?”

    “嗯,挑选其中挑选齐了。”

    东西全部结账打包好足足有一两大袋子,顾铵凛一只手拎着两个袋子带着阮小离离开了。

    “顾教授,等我找到我的家人这些钱我会还给你的。”

    “嗯。”

    顾铵凛也希望她家里人赶紧找过来,要不然他一个单身男性带着个女生像什么样子?

    车子开了大概半个小时开进了一个高档小区,小区里都是顶级的公寓。

    这里的电梯一定要有电梯卡才能上得去,而且电梯卡只能去自己相应的楼层,其他楼层都去不了。

    顾铵凛带着阮小离上了二十二楼。

    进门的时候顾铵凛把自己家的密码告诉了她:“把密码记住,等下我把备用的电梯卡给你,小区公园风景还不错,如果无聊的话你可以下楼去公园走走。”

    “好。”

    进了屋子,阮小离一眼看过去就是性冷淡风格的装修。

    屋子里面打扫的一尘不染,除了必要的家具没有任何装饰品。

    阮小离打量着屋子,顾铵凛把两袋东西提着放在了桌子上:“我带你去看一下你的房间吧 。”

    “顾教授,你可以叫我小离。”她仰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