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19章 副教授做饭很好吃

    阮小离补充说道:“虽然我不记得很多事情了,但是我记得我自己的名字,顾教授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她说话的时候那双眼睛都在闪光,顾教授不由的愣神了。

    “好。”

    顾教授低声答应。

    听到他的回应女孩儿脸上肉眼可见的笑容扩大。

    “我喜欢听别人叫我的名字,因为这样我感觉我的世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她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什么都想不起来,整个世界就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一样。

    顾教授听到她的话脱口而出:“小离,你的病情会好的。”

    “嗯,我也希望会好,不会好也没事,因为忘记了也可以重新认识。”她很乐观。

    顾教授也尽量将自己身上冷漠的态度收敛一些,他带着阮小离去参观房间了。

    小恶在空间里面笑的肚子疼:“你还真是把失忆装的有模有样,看世界男主被你骗的,基本上不会怀疑你是个坏人了。”

    “嗯。”

    “骗人也有积分哦,反社会人格撒谎成性表里不一善于伪装。”小恶很高兴的看着积分又涨了一点点。

    这个世界如果积分数拿到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它就去购物城里面重新买一套西装。

    小恶看看自己身上的西装,嗯,旧了,穿了有几个世界了得换了。

    阮小离每次做任务完成度都很高。

    但是因为小恶纵容她违反原主人设甚至有部分反派任务不做,所以至今为止,每个世界只能说完成度很高,但并没有十全十的完成。

    小恶高高兴兴地查看着西装的价格:“一件限量版西装要掏空小离之前做的所有世界的任务的积分……买!”

    小恶已经悄悄的把那个高价的西装加入购物车了,就等着这个世界结束之后买了。

    阮小离还不知道自己有个败家系统,她走了十多个世界赚的积分顷刻之间就会被小恶消费完。

    顾教授介绍完屋子之后就出去了,阮小离自己收拾自己的房间。

    新买的衣服丢入洗衣机里清洗一下。

    清洗好的衣服放在烘干机里面半小时之内就能干透。

    在等衣服烘干的时候阮小离一个人坐在飘窗上面发呆。

    宽大干净的飘窗,她坐在上面眼神空洞的看着外面发呆。

    叮,衣服烘干好了。

    阮小离从飘窗上跳了下来,她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套长衣长裤去洗澡了。

    浴室里面雾气腾腾,阮小离全身光裸的对着镜子,她看着镜子里面有些过分瘦弱的身体皱眉。

    原主的样貌是长得很好看,但是太瘦了,稍微有肉一点会更加好看的。

    “我会替你多吃几口东西的。”

    阮小离认真的清洗在自己的身上,穿衣服之前她还抹上了身体乳,全身香香滑滑的。

    穿戴整齐,阮小离还特地检查了一下自己脚腕和手腕上的痕迹会不会露出来,这要是露出来接下来就没得玩了。

    阮小离刚刚出浴室就听到有人敲她房间的门。

    她披着湿漉漉的头发搭了一块干毛巾在肩膀上然后就去开门了。

    一开门就看见了换上了家居服的顾铵凛,顾铵凛成熟的嗓音说道:“晚饭快做好了,你吹了头发就出来吃晚饭。”

    “嗯,我知道了。”

    “你房间里没有吹风机,我去把我的吹风机拿过来给你。”顾铵凛才想起来这房间一直空着里面是没有吹风机的。

    “好,谢谢顾教授。”

    她乖巧的很声音清脆嫩乎,顾铵凛转身的时候神色微浓。

    果然他还是不希望家里有其他。

    ……

    吃饭的时候顾铵凛就更不习惯了,他夹菜的时候眼皮一抬就看见了对面披散着头发小口吃饭的人。

    顾铵凛今天吃的比以往快了一些,他放下碗筷说道:“明天我还要去学校,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你有什么喜欢吃的菜吗,今天我是按照自己想法来做的,你如果想吃什么也可以和我说不用不好意思。”

    “顾教授做的饭菜很好吃,我也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我的喜好我都自己都忘记了,顾教授做什么菜我就吃什么菜。”她笑着说道。

    阮小离说的第一句是真话,顾教授做的饭菜是真的好吃,色香味俱全的那种。

    又有学识又会做饭,好男人首选呀。

    被人夸了,顾铵凛莫名的心里有些高兴。

    公寓的床特别软,阮小离晚上睡得很舒服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的。

    她洗漱完懒懒散散的去客厅了,顾铵凛早就去学校了。

    阮小离来到客厅就看见桌子上有一张便签。

    ‘我去学校了,早餐在厨房。’

    他那早去学校居然还做了早餐。

    阮小离去厨房端着还热乎的鲜肉粥吃了,吃饱之后她穿上了一件戴帽子的外套就出门了。

    ……

    顾铵凛上午只有一节课,他上完课之后从少年班出来。

    他看了一眼手机,手机并没有短信和未接电话,看来今天上午警察并没有找到那个女孩的家人。

    眼看着现在已经快要中午了,顾铵凛思考着自己要不要回去一下。

    毕竟她失忆了,让她一个人呆着会不会有危险?

    “麻烦……”

    顾铵凛不喜欢这种感觉,今天一上午他都有种瞻前顾后,心里总是想着家里的那个女生。

    捡了一个麻烦。

    顾铵凛回到办公室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就离开了。

    走廊上遇见了张教授。

    张教授喊道:“顾教授,等一下,昨天你带的那个女孩今天怎么没有来了?她是不是你亲戚朋友家的孩子呀,真的不考虑让她来a大的少年班吗?”

    顾铵凛被拦了下来。

    “我们学校的少年班的年龄不能超过十八岁。”

    顾铵凛虽然不清楚小离多少岁,外表看起来很小,但是可能实际年龄超过了十八周岁。

    张教授愣了几秒:“你是说那小女娃超过十八岁了?超过了也没事呀,不进少年班可以读大一呀,大一不是也选出了几个精英同学设了一个研究实验小组吗?她上次做的试卷就是理科的……”

    “张教授,来不来我们学校要经过她父母的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