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0章 小区流浪猫失踪了

    “张教授,来不来我们学校要经过她父母的同意。”

    从昨天看到她做的张卷子顾铵凛其实也想让她来A大,但是目前还没有找到她的父母。

    “那你告诉她父母啊。”张教授眼睛发亮的说道。

    “……”

    片刻安静,顾铵凛蹙眉:“我不认识她父母。”

    “不认识?那怎么那个小女娃昨天跟着你?”

    “……”

    张教授是出了名的啰嗦难缠,可以说A大里面的每一届的尖子生三分二都是靠他一张嘴招了过来的。

    A大虽然很出名,世界级的名校,但是也不止它一座名校。

    所以每年高考完毕之后高考成绩一出,各大学校就都在抢人才。

    学校之间流传着一句话,只要是A大那个张教授看中的学生,别的学校就别想抢走了,这个学生想要去别的学校的念头也早点断了吧,因为张教授单凭一张嘴就能把人服服帖帖的说啰过去。

    顾铵凛凭借着一张面瘫脸不愿多说的态度让张教授没有继续问下去了。

    顾铵凛摆脱了人之后立刻去了停车场。

    一路开车回家,进入小区就被堵在了过路上。

    因为前面有两辆私家车刮蹭了,现在正堵在路上说赔偿的事儿。

    顾铵凛只能把车停在了小区的露天公共车位,没办法把车开回楼下他买的车位了。

    一路步行回去,顾铵凛一双长腿走得非常快。

    回到家,打开门家里一片安静,顾铵凛将外套脱下挂好:“小离?”

    他有些生疏的喊着那个女孩的名字。

    喊了一声之后并没有人回应,他皱眉的去了房间敲门:“小离?”

    这已经是中午了,她不会还在睡觉吧?

    敲门喊了两遍都没有人回应,顾铵凛将门打开才发现房间里面空无一人。

    她不在家!

    顾铵凛转身就往屋子外面走,他拿起外套关上门就离开了。

    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应该只是去小区的公园散步了吧。

    他有些担心她病情,如果她出去又失忆了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她会不会跑远?

    想到有这个可能顾铵凛就走的更快了。

    身旁有几个身穿名牌的年轻人走过,有一个女生在哭泣。

    “昨天下午我还喂了那些小猫咪的,今天它们就不见了,猫窝也被人破坏了,它们肯定是遇到危险了。”那个女生哭声说道。

    “要不我们去找保安调监控吧。”

    “没有监控,因为小区不能滞留流浪动物,所以我给它们安置猫窝的地方特地找的是监控死角,那附近很大一块都没有监控……怎么办……它们会不会已经……”

    说着那个女生更加伤心了。

    住在这个小区的家庭都不差,但是流浪的土猫没人会管的,有钱也不会管这些猫咪。

    她看小猫咪可怜私自喂了都有几三个月了,没想到今天猫窝被人弄坏了,所有的猫都不见了。

    朋友只能安慰着那个女生。

    顾铵凛从他们身边经过,他着急找人。

    在这里绕一圈如果还是找不到人的话,他只能去调监控了。

    顾铵凛绕着人工湖走了一大圈,他已经准备好打电话去给小区的工作人员调监控了。

    可是就在电话拿起的一瞬间,他眼尖的看见了人工湖边上的树林里好像有个身影。

    顾铵凛快步走了过去,果然树林子里面的大石头上坐着一个女孩,而这个女孩就是他找了快半个小时的阮小离。

    “你怎么在这里坐着?”

    阮小离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冷漠的眼神收起,转头惊讶的表情:“顾教授,你不是下午才下班吗?”

    顾铵凛皱眉,这附近空无一人,虽然这小区的安保措施特别好,住在这里的人也很有素质,但是一个女孩在这树林子里面太不安全了。

    “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因为在家里无聊我就下来走一走了,我喜欢安静所以我就坐在这里了。”

    阮小离可没有撒谎,她却觉得这里安静空气又好所以才坐在这了。

    “嗯。”

    顾铵凛:“走吧,已经中午了,我带你去吃午饭吧,下午你跟着我去学校?”

    他现在已经不敢把她一个人放在家了。

    还好她只是下来走一走,并不是失忆了然后走失踪了。

    “好啊。”阮小离乖巧答应。

    阮小离跟着顾铵凛去了停车的地方,顾铵凛带着她去外面吃。

    她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身旁的男人说道:“把安全带系好。”

    阮小离立刻低头去摸安全带。

    顾铵凛无意识的被她的动作吸引,突然他发现她衣服上沾了几根毛发,好像是动物的毛。

    阮小离系好安全带之后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她伸手捏起自己衣服上的毛发说道:“刚刚我在公园看见一个太太牵着一只金毛,那金毛很亲人,我和它玩了一会儿它蹭了我一身毛。”

    她说话的时候笑得很开心,似乎在回忆刚刚自己和狗狗玩闹的场景。

    她喜欢狗?

    顾铵凛带着阮小离去吃的西餐。

    “我的牛排七分熟,小离你的呢?”

    “三分。”

    三分?

    顾铵凛神色一愣,一般的人吃不惯三分熟的,切开里面都是血红蛋白看起来很生。

    “她的三分熟。”顾铵凛转头对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认真的记下之后就离开了。

    这家西餐厅的厨师手艺非常棒,牛排的熟度掌握的非常好。

    三分熟就是三分熟不会多一分。

    阮小离拿着刀叉轻轻的切开牛排,立刻里面鲜红的像血水一样的汁液就流了出来,牛排表层薄薄的熟肉而里面看起来鲜红鲜红。

    这牛排是用红酒烹饪的,很香。

    她小口的吃着,鲜红的三分熟的牛肉递进嘴巴里满满的咀嚼着。

    顾铵凛见她并没有露出不喜欢的神色,或许在失忆之前她吃牛排应该就是喜欢三分熟的。

    她袖子有些长略微的盖着手背,顾铵凛想问一下她的袖子要不要捏起来一点点,还没开口他的手机就响了。

    是一段陌生的电话号码。

    顾铵凛接通电话,对面那头立刻传来了声音:“顾教授,我是昨天见面的警察,现在那女孩在你那还好吗?”

    “嗯,很好。”

    “顾教授,可能还需要麻烦您多照顾几天那个女孩,昨天下午和今天一上午并没有接到人报案说有人失踪,这个情况预计今天恐怕是难以找到她的父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