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5章 她打人

    江子皓表情迟疑:“你刚刚说什么?”

    “你来搭讪我不就是想泡我吗。”她淡淡的说道。

    这猝不及防的话语让江子皓脑子一片空白,可是她冷着脸的样子实在是莫名的诱人。

    虽然她语出惊人,但是这乖巧精致的脸蛋配上这冰冷的眼神无不让江子皓内心一阵悸动。

    “学妹,我……”

    “喜欢我?”她反问道。

    女孩子都这么放得开,江子皓觉得自己也不能畏畏缩缩。

    于是他点头:“你长的很漂亮,声音很好听,我很喜欢你。”

    “啧啧,长得好看声音好听你就喜欢了?那要是再来一个比我长得更好看声音比我更好听的,你是不是就会变心?”

    “不会的,喜欢一个人了我就不会喜欢别的人。”

    “骗人的话说的真好听。”阮小离微微低头漫不经心的说道,下一秒她一拳就是袭向了他的小腹。

    江子皓根本没料到她会袭击自己,所以毫无防备直接被重击打中了小腹。

    “唔……”

    他疼得弯下腰后背直冒冷汗。

    她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小恶坐在空间里面笑嘻嘻的看戏:“打人果然积分涨了,这个男生有渣的本性哎,小离再多打几拳给他个教训看他以后敢不敢随便对人说喜欢了。”

    世界上或许有一见钟情,但是面前的这个人绝对不是真心喜欢小离的,小恶一眼就能看出来。

    阮小离没有继续下一拳了,因为刚刚那一拳她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绝对够这个人疼的了。

    江子皓疼的直不起腰来,被打的腹部就仿佛被绞肉机绞过一样。

    “你打……我……干什么?”江子皓脸色苍白的捂着肚子弯着腰抬头。

    “你的话让我恶心了,你这个人也让我恶心,以后最好别出现在我面前,不然……”阮小离冰冷的脸上突然浮现灿烂的笑容她靠近他耳边:“不然我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么恶心的人就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

    空口胡话,喜欢?这两个字是随便能对女生说的吗?

    阮小离快速的和他拉开距离,转身就走了。

    江子皓耳边还回荡着她威胁的话语。

    如果是一开始听到有人对自己这样说江子皓只会觉得对方是在开玩笑,可是刚刚她重重的袭击了他,江子皓一阵后怕……

    ……

    “哈哈哈哈,小离,你刚刚那样威胁他他以后会不会有心理阴影啊,恐怕再也不敢主动追女孩子了。”

    阮小离:“如果他遇到真心喜欢的是会去追的,但是如果只是一时冲动想要征服一个女孩那就不必了。”

    “啧,小离你情商变高了,居然能看出刚刚那个男生只是想要征服你。”

    阮小离:“我有眼睛。”

    小恶轻轻撇嘴。

    “小离,难得世界男主不在周围,你再多去干点坏事嘛。”

    “嗯。”

    “我给你科普一下干坏事的方向,反社会性人格很自私,很冷漠,喜欢什么什么就是自己的,不喜欢什么什么就应该毁灭……”

    阮小离听着脑海里小恶正太音嘀嘀咕咕的声音。

    她在四周晃悠着,看见开出了花坛开到道路上的花就去手动折了,她来到了一个无人的阶梯教室。

    可以看得出这个教室是有人上课的,因为桌子上还摆放着书本文具。

    现在是吃饭的时间,教室里面空无一人。

    阮小离走了进去随手的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只小熊的笔。

    小恶:“这笔好看吗?喜欢的话就带走吧。”

    阮小离没有回答,她双手揉捏着笔头上的橡胶小熊,漫不经心的把玩着,突然她手指一个用力直接将笔上的橡胶小熊的脑袋拨断了……

    小恶高兴坏了。

    阮小离破坏了好看的笔之后就离开了教室。

    饭点过去了陆续的有人已经回来了,一个女生一回来就看见了自己桌子上被人掰断了脑袋的橡胶小熊。

    这支笔本来没有什么亮点的,唯一好看的就是上面的可爱的小熊,结果现在被人掰断了脑袋看着残忍极了。

    “我的笔……谁弄坏的……”

    几个女生也看到了这一幕,然后就开始劝导了。

    劝来劝去那个女生还是不开心,最了解她的人说道:“兰兰别愁眉苦脸了,坏了就弄坏了,反正也是你前男友送的,坏了就当断个干净了。”

    “可是这支笔是真的好看……”

    “我再给你买个新的嘛,渣男送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一听到有人送自己新笔,那女生顿时不伤心了:“真的吗!那你可以送我sing家的兔子笔吗?限量版的!”

    “……你先告诉我多少钱一支,超过五百当我没说。”

    “就比你说的数字多两块钱……”

    “……我帮你把熊脑袋沾回去好不好?”多两块钱也不行!

    ……

    下午考试,顾铵凛监考的时候拿了一本全俄文的书坐在讲台上看着。

    阮小离被安排在了教室的第一排坐着写卷子。

    短短几天她就已经写了好几份卷子了。

    周围的同学都在绞尽脑汁的做题,阮小离低着头假装被题目难住慢吞吞的写着。

    其实她是边在和小恶聊天边做题。

    阮小离涂卡的时候一不小心涂出来了,她看了一圈自己的文具居然没有橡皮。

    她抬头眼巴巴的看着讲台上的男人,顾铵凛低着头在看书也不知道能不能注意到她。

    顾铵凛虽然在看书但是他的眼角还是在少室的教室里面考试的学生的。

    他感受到有人在看自己立刻抬头就对上了她那双巴巴的眼睛。

    顾铵凛微微拧眉似乎在问怎么了?

    阮小离过长的袖子盖着手背,她露出的纤细的手指做了一个擦卷子的动作。

    顾铵凛立刻明白了,他将书放下起身走到了一个同学面前,悄无声息的拿了那个同学的橡皮擦然后走到了阮小离桌前摊开手。

    宽大的掌心躺着一块白白的橡皮擦,阮小离立刻拿过将自己涂错的地方擦拭干净然后把橡皮擦还给了他。

    “谢谢。”

    “嗯。”

    顾铵凛转身回讲台路过那个同学座位的时候轻轻的把橡皮擦放在了原本的位置上。

    那个同学笔一直是停着的,眼睛落在自己的橡皮擦上……刚刚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