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6章 送小离去福利院

    那个同学盯着自己的橡皮发呆,没看错的话刚刚顾教授好像是拿了自己的橡皮?

    教授拿他橡皮干什么?

    阮小离认认真真的低头写着卷子,间隙的时候她抬头看了一眼讲台结果发现顾铵凛居然不在教室里面。

    他什么时候出去了?

    即使出去了班级上还是一片安静,大家都在认真的写试卷,没有人交头接耳。

    她继续低头写卷子过了一会儿有脚步声靠近她,然后一个人停在了她桌前,一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放在了她桌子上手片刻就拿开了,一块粉色的还没有拆开包装的橡皮出现在了桌子上。

    阮小离眼神停顿了一下,她抬头看见顾铵凛淡淡的神色小声说道:“谢谢教授。”

    “嗯。”

    顾铵凛回到了讲台上。

    小恶算是看懂了:“他刚刚出去就是给你买橡皮擦去了。”

    这有歪的迹象啊,才认识几天啊。

    哎,习惯了习惯了,小恶觉得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男主不歪才奇怪呢。

    小恶去查了一下这个世界的女主角,发现没有显示女主角,这是个无女主的世界。

    阮小离拿过橡皮擦没有拆开,她捏了捏橡皮:“粉色的,我不喜欢粉色。”

    阮小离没有喜欢的颜色,但这个身体的原主是讨厌粉色的,原主喜欢血红色或者是黑色。

    小恶邪恶的建议道:“既然不喜欢就小刀切了?”

    “.......”

    阮小离感觉小恶最近格外的积极,生怕她懒不积极完成任务。

    “小恶,你是不是穷了?”

    不会是穷了吧,所以就盯着她赚积分。

    这句话把小恶惹毛了:“穷!你居然说小爷穷!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顶级系统,什么叫带了无数宿主的系统!我怎么可能会穷。”

    说一个系统穷简直就是侮辱系统!特别还是说顶级系统穷。

    面对炸毛的小恶阮小离表现很平静。

    “你最近是不是花大积分买东西了?”至于什么叫大积分,应该是五个世界积分起步的。

    小恶刚刚还炸毛听到这话瞬间就熄火了,它轻轻撇嘴:“嗯......就......买了一身衣服而已。”

    “多少积分?”阮小离听它这个小语气就知道这衣服不便宜。

    小恶眼神躲闪,它侧着脑袋不看光屏上阮小离的脸恶劣的小语气说道:“也就十几个世界的积分罢了。”

    “........”

    她怀疑小恶把她做的所有世界的积分都花光了!

    阮小离知道小恶家底还是很厚实的,毕竟它曾经带过数百个宿主。

    小恶看阮小离不理自己了,忍不住撇嘴嚷嚷:“积分对于你来说没用,这本来就是给系统用的。”

    “嗯。”

    “积分是用来给系统升级和买东西的,我还没有那么快升级所有就买衣服了,我身上这套小西装都穿了有二十个世界了,遇见你之前就买的。”

    “嗯。”

    “小爷一点都不穷,但是积分这东西谁会嫌弃多呢。”

    “嗯。”

    “阮小离!!”

    “嗯?”

    “你能不能不总嗯啊,麻烦你用心点敷衍我。”

    阮小离无奈叹口气:“小恶,你吵到我做卷子了。”

    “滴滴,您的系统已关机。”

    .

    顾铵凛每天的生活都非常的有规律,甚至有点死板,阮小离每天跟着他吃饭一起上下班,他上课她就听课。

    逐渐的顾铵凛已经习惯了身边带着一个女生。

    放学了,他收拾好自己的桌子一起身边上的人儿也跟着起身,她时时刻刻的跟在他身后。

    “小离,今天晚餐想吃什么?”

    这几天的晚饭都是顾铵凛做的,他不太喜欢在外面吃饭,每次放学后开车回家的路上经过生鲜超市顾铵凛都会问她想吃什么菜。

    “酱香鸡翅,四季豆。”她乖巧的说道。

    顾铵凛熟练的把车停好带着她去超市买菜了。

    刚刚进超市阮小离就感觉到下腹不舒服,走了几步后就更加的明显了。

    “顾教授,我去一下洗手间。”她打了一下招呼就快速的离开了。

    顾铵凛一个人去挑选晚饭的食材,他知道她吃东西不是很挑剔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菜肴,顾铵凛每天做饭都尽量营养均衡,她长的太瘦了需要多补充一点营养。

    来这个区域买菜的大多数都是女性,顾铵凛这么一个一米九个子如同男模一样人推着车一过来就成为了焦点。

    “他又来买菜了,每次这个点都能看见他来买菜,不知道结婚没有,如果结婚了他老婆是多幸福啊。”

    “会来买菜挑选菜,他肯定也会做饭吧,长的又好看身材又好,果然好男人都是别人家里的。”

    几个女性小声的讨论着,她们都是结婚的人,不然真想去搭讪一下。

    顾铵凛挑选菜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下来电的号码一眼就认出来了是上次那个警察的电话。

    他眸色一沉,从捡到小离到先走足足有一星期了,警察这时候打电话来是不是已经找到她家人了。

    恐怕是找到了吧。

    顾铵凛接电话的动作很慢。

    “喂,顾教授我是a市公安局的。”

    “嗯。”

    接下来应该就是会告诉他他们已经找到她的家人了吧。

    警察:“顾教授,实在抱歉我们动用了全市的警力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小离的家人,从失踪人口报备查遍了都没有小离的信息,DEA对比也没有找到小离家人,这个节奏可能很难找到她的家人了,找到时间也是问题。”

    电话里就能听出警察的苦恼。

    而顾铵凛听了这话反而有种心情开阔的感觉,他淡淡问道:“她会不会不是a市的人。”

    “我们也这样觉得,所有已经开始全国调查了,但是这调查需要时间.......顾教授,这人一直麻烦你也不好,我们明天就会联系a市福利院的人,虽然不知道小离的年龄,但是福利院可以给她提供生活保障。”

    一般送去福利院的都是未成年人,那个小姑娘看着也不知道也没有成年。

    “我们会请医生给她看看,看能不能让她想起什么。”

    顺便做一个全身检查,从骨骼可以判断她的具体年龄。

    警察那边都考虑好后了后续,现在就是打电话通知顾铵凛。

    已经麻烦顾教授一个星期,现在他们接走小女孩顾教授肯定不会说什么。

    然而......

    “她性格胆小不适合居住福利院,而且她成年了,我可以暂时收养她直到找到她的亲人,我已经联系国外的医学研究的朋友了,下个月他就会回国给小离看病。”顾铵凛沉声通知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