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7章 教授,我难受……

    顾铵凛也说不出自己心里的不高兴是从哪里来的。

    但是他绝对不允许她被送去福利院。

    在顾铵凛印象中送去福利院的都是孤儿,都是没有人要的孩子,她……不是没人要的。

    虽然还没有找到她的家人,但是他这里可以收留她,没必要送去福利院。

    她乖巧又胆小而且长的很出众,送去福利院万一遇到很强势爱欺负人的人她要怎么办?

    关是想一想顾铵凛就觉得烦闷。

    她的病情这几天都没有什么很明显的变化,但的确要给她找个医生来看看了。

    警察听到他的话有些意外,不过让顾教授照顾那个女孩也好,一般送去福利院的都是小孩,那个小姑娘太多了。

    “那就麻烦顾教授了。”

    “不麻烦,如果有什么线索或者找到她的亲人了第一时间就告诉我。”顾铵凛说道。

    “好的。”

    警察交代了几句之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顾铵凛没有心思挑选菜品了,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小时候的朋友的电话。

    他记得对方现在是医科大学的教授,对精神障碍方面也很有研究。

    沐斯看到顾铵凛来的电话顿时惊讶了,赶紧接通:“顾铵凛?”

    “嗯。”

    听到这冰冷的语调沐斯就确定对方是顾铵凛了。

    难得顾铵凛会给他打电话,肯定是有什么急事。

    不等沐斯问,那边的人就开口了。

    “沐斯,你最近会回国吗,有个……小朋友生病了想让你来看看。”

    沐斯表情崩裂了,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小朋友?顾铵凛家里有小朋友吗?还有生的什么病需要他回国去看?

    “可以具体形容一下生的是什么病吗。”

    “失忆。”

    “……”沐斯沉默了片刻开口:“下个月末刚刚好会回国,你那个小朋友病情着急吗,目前病情是稳定的吗。”

    “除了记不住事情,目前还算稳定。”

    “那就行,这个月和下个月初你可以不定时的向我汇报一下那个小朋友的病情,下个月末我刚好要回国开一个会议到时候过来给她看看。”沐斯认真起来还是有点医学教授的样子的。

    顾铵凛和沐斯从小生活在一个大院里,初中之后就分开了,但是他们两个一直保持着联系,沐斯算是顾铵凛唯数不多的好友。

    “嗯。”

    顾铵凛挂断了电话,做好这一切之后他才稍稍的松口气。

    小离的病情不能一直这样拖着,让沐斯给她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顾铵凛也有想过送她去市医院看,专门看精神的医院看病,但是想起上次带着外甥女去医院遇到病人乱套暴走的事情顾铵凛就立刻打消了念头,医院太危险了,还是等沐斯回来吧,沐斯绝对远超国内医院的医生。

    顾铵凛转了一圈都没有等到阮小离,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过去十五分钟了,她怎么还没有回来?

    顾铵凛继续等待着,可是眼看着时间都快半个小时了,他沉不住气了。

    不会是出事了吧?

    在这满是监控的超市肯定不会有坏人,但是如果她突然病情突变忘记了一切会不会出事?

    顾铵凛松开推车拔腿就向着卫生间的方向去了。

    顾铵凛来到了超市的卫生间,站在女卫外面脸色阴沉。

    这时候一个保洁阿姨路过,顾铵凛立刻说道:“你好,可以麻烦……”

    他大概说了一下麻烦保洁能不能进去看看卫生间里面有没有一个叫小离的女孩。

    保洁阿姨晕乎乎的,多少年没有那么年轻帅气的小伙和自己说话了。

    保洁阿姨立刻答应:“好,我现在进去给你看看。”

    “谢谢。”

    过了大概两分钟保洁出来了:“小伙子,你说的那个叫小离的女孩子在里面,但是她可能有点不方便。”

    “嗯?”

    保洁老脸尴尬最终说道:“那女孩子来那个了蹲在里面。”

    “……”

    顾铵凛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耳根微红脸上面色如常:“麻烦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说完他转身快步的离去。

    几分钟后他就回来了,顾铵凛手里拿着一个小袋子递给门口如约还在等待的保洁阿姨:“麻烦您把这个给她。”

    阿姨手一摸就知道袋子里面是什么,笑容满面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啊真贴心,像我家那个就从来没给我买过这种东西,我们老一辈就是过日子,你们年轻人果然不一样。”

    说完她就进去卫生间了。

    顾铵凛安静的在门口等待着,他耳根子发热,其实他也是第一次去买这种东西。

    别看顾铵凛二十八岁了,可是他一直都没有恋爱过也没有喜欢过谁,就更别说给女孩子买卫生棉了。

    顾铵凛以前从来没有感觉到收银员的眼神原来可以那么的炙热。

    洗手池传来水声,阮小离洗完手将手烘干走了出来。

    她看见门口的男人立刻害羞低头:“顾教授,谢谢。”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顾铵凛眼尖的看见了她发白的脸。

    “肚子疼……”

    她闷闷的低声说道,或许是信任这个男人她不自觉的有点撒娇委屈。

    原主慕离营养不良,所以一来亲戚就头晕还有肚子闷疼。

    刚刚在车上的时候阮小离还觉得肚子饿想着晚上吃他做的饭。

    可现在呢,阮小离只觉得肚子疼头晕恶心根本不想吃东西了。

    顾铵凛皱眉:“我带你去前台休息区坐一会儿。”

    “不用了,顾教授我们买完东西就回家吧,我想回去。”

    人一但不舒服就想回去窝着。

    回家。

    她很自然的说着去他家说成回家,这满满的依赖模样让顾铵凛心软,同时庆幸自己和警察那边说了留下她。

    她这个娇弱胆小的样子,要是知道自己要被送去福利院她肯定会哭吧。

    顾铵凛脑海里一瞬间滑过她哭泣的样子,他拧眉开口:“嗯,我们回去吧。”

    顾铵凛找到自己的推车拿着东西去结账了。

    路过货架的时候他还快速拿了一包红糖,阮小离害羞的挑选了好几包卫生棉跟着他去结账。

    回去的路上阮小离晕车了,本来不晕车的,可是一不舒服什么不舒服的状况都来了。

    “教授,我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