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9章 小恶手脏了

    整个小区的安保人员都被调动了,小区内部翻天覆地的找人,殊不知人早就已经跑出小区外了。

    小恶看着阮小离大秋天的喝着冰汽水走在大街上。

    “你真的走了,不回去了吗?”

    阮小离喝着汽水没说话。

    她身上这身衣服还是在服装店顺的,很宽大的黑色卫衣,下半身是长长的裤子,脚上踩着帆布鞋,特别普通的打扮,一点都不显眼。

    最显眼的就属她卫衣帽子下精致的脸了。

    “今天晚上先找个地方住。”

    她会回去的,她怎么可能不回去呢,但是今天晚上不回去~

    天色渐渐的黑了,深秋的晚上很冷而且今天入夜后就下起了小雨。

    小区内小区附近街上有一些人举着伞在寻找着什么。

    他们扫视着下班的行人,找了许久。

    晚上十点了。

    “先生,附近的监控都查遍了,小区周围范围内也全部找过了,没有找到小姐。”

    顾铵凛平时都是远程办公,周末会去公司开会,周一到周五都是在学校教书,在别人眼中他俨然是个大学教授,但是其实他还是一个集团的总裁。

    这次他叫了公司的助理过来,过来不是工作,而是帮忙找人。

    晚上十点多了,街道的灯很亮,天空中还在下着小雨。

    顾铵凛举着一把黑伞站在街道上,他说:“继续找,去查那些三无的宾馆。”

    “是。”

    小离有多聪明他一清二楚。

    她刻意的避开了所有的监控,她肯定在什么地方落脚了。

    外面下着雨那么冷,她不会笨到在街道上游走的。

    即使知道她不会有危险不会挨饿受冻,顾铵凛还是不放心。

    找了一夜,结局如同料想的一样,没找到。

    附近的三无宾馆也全部查遍了并没有相符合的女孩入住。

    对于这样的结果顾铵凛只给出了三个字:“继续找。”

    ……

    马上就要霜降了,天气越来越冷。

    早上七八点钟街道上的行人都裹得厚厚的,现在早晚温差很大,大早上出门上班不穿厚一点都会冻感冒。一个穿着厚实外套的女孩在街上行走着,突然她撞到了一个人。

    “干什么呢,走路不长眼睛啊!”那个男人暴躁的喊道。

    大早上的这男人就一身酒气,而且脸上还挂着伤,一看就是一个不好惹的人。

    女孩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那男人恼火道:“滚,要不然我揍你!妈的,倒霉。”

    女孩低着头赶紧走远了。

    小恶好奇:“你怎么知道那个男人身上有钱?”

    低着头的女孩抬起了脑袋,阮小离精致好看的脸蛋露了出来,她眼睛亮晶晶的,此刻她手里正抓着一张百元大钞。

    现在的人都用手机支付,已经很少人身上有现金了。

    想要顺钱都难。

    但是人群中阮小离还是一眼看见了这个男的,并且笃定他口袋里面有钱,这不撞一下就快速顺到手了。

    阮小离把钱放进了口袋,说道:“他喝了酒,脸上有女人的指甲抓伤的痕迹,他走的很快。”

    小恶秒懂:“打了老婆拿了家里钱出来的。”

    “嗯。”

    很有可能是个家暴男,那个男人的脾气很不好并且性格很暴躁有暴力倾向。

    阮小离走了很远然后找了一个早餐店买了两个包子一盒豆奶吃。

    昨天晚上她没有吃东西,早上有点小饿了。

    她走到一个公园,这个点公园里面没有人,公园里面有专门给小孩玩的大型滑滑梯。

    阮小离爬上滑滑梯坐在顶端吃早餐,整个公园就她一个人,空气很好,很安静。

    一阵光芒,只见一个穿着小西装的天使一般可爱精致的正太出现了,它蹲下:“让个位子。”

    这个滑梯本来就是给小朋友玩的,所有滑梯顶端的滑道很窄,还好阮小离很瘦小恶也很小一只,不让还真的坐不下。

    阮小离嫌弃了:“小恶,要不我们换个位子坐?这样有点挤。”

    “小爷都没有嫌弃你挤呢!”

    显然小恶也喜欢坐在滑梯口上,它不换地儿。

    一人一系统就这么挤着坐着,其实也不算太挤,而且阮小离还特别没有良心的靠着小恶。

    她扯了一半菜包给小恶:“你吃吗?”菜包没有什么油,小恶不喜欢弄的满手都是油的,它问道:“好吃吗?”

    “挺好吃的,纯包菜的,里面没有加香菇。”

    有的青菜包子里面除了包菜还有胡萝卜丝或者是香菇,阮小离不太喜欢加了香菇的青菜包。

    听到好吃小恶才伸手去接过,半个包子不是很大,但是小恶的小手太小了,这么拿着就感觉包子好大啊。

    它轻轻的咬了一口。

    阮小离看它吃东西莫名的感觉食欲起来了,她还可以再吃两个包子,可惜没有了。

    她喝了一口豆奶问道:“好吃不?”

    “还可以。”

    小恶不贪嘴,几个世界都难得的出来一次。

    现在也是看四下无人才出来的。

    阮小离一个人坐在滑滑梯上看着就怪可怜的,作为她的好朋友她的搭档,小恶自然就出来陪陪她了。

    吃完东西,小恶看着自己的小手嫌弃了:“小离,你也没有纸巾?”

    它想擦手。

    菜包子也有油。

    阮小离摸摸口袋除了刚刚找零的钱啥也没有。

    小恶盯着她动作:“我要纸巾,干的湿的纸巾都可以。”

    “没有。”

    她没有纸巾,干的都没有更不用说是湿纸巾了。

    小恶小脸皱了起来:“你不是女孩子吧,女生出门不带纸巾。”

    “.......”

    小恶看着自己手上的油,然后那双小眼睛又滴溜的看着阮小离的衣服。

    就在它要把油水摸在阮小离衣服上的时候阮小离快速的滑下了滑梯,旋转的滑梯几秒钟才落地。

    落地阮小离起身看着坐在滑滑梯上的小孩儿,她笑着说道:“回你的空间洗手去。”

    小恶无耻了哈,差点就被它弄脏了衣服。

    小恶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行为很不对,它理直气壮的抬头:“不回去,我才刚刚出来。”

    “行。”

    不回去就跟她一个流浪着吧。

    昨天晚上下过雨,地上有泥坑,阮小离长腿一迈就过去了,她回头就看见身后空无一系统。

    脑海里穿来小恶的声音:“下次你请小爷小爷都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