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3章 你喜欢我,对不对?

    他说这话的时候耳根子都麻了,顾铵凛承认自己是中饱私囊了。

    身旁女孩儿的声音又传来:“除了脸,我还喜欢你的身体……”

    “……”

    车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车子平缓的开入了高档小区,停好车两人进了电梯。

    阮小离抬头观望着身边的男人:“顾铵凛,你怎么不说话了?”

    就她刚刚那句话,他要怎么接?顾铵凛选择一路上不回话。

    顾铵凛想了一下还是问道:“晚上我做饭,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不想吃。”

    “四季豆?”

    “顾铵凛,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一瞬间电梯里面又陷入了寂静,直到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顾铵凛打算迈步出去,阮小离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这不回答的架势是默认了吗?顾铵凛,你喜欢我对不对?”

    明明这是很好的一个突破口,他完全可以顺着这个话题表露自己的心意。

    可是顾铵凛却紧张了,他就算站在礼堂面对上万的学生讲话也能轻松自如,可是现在他面对一个女孩紧张了。

    因为没有人出电梯,电梯门就缓缓关上了。

    两个人在封闭的电梯里面,孤男寡女的显得有一丝丝的暧昧。

    女孩轻笑的声音响起:“顾铵凛,你就是默认了,你的行为太反常了,不送我去警察局也不送我去医院,反而把我带在身边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这私心赤裸裸的裸露出来了。”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样,把我一辈子困在你身边吗?你不怕有一天我会杀了你吗?”

    把她带在身边就别想有一天的好日子。

    阮小离脸上冷笑着,她松开了顾铵凛的手。

    双手的下一秒男人的手主动握住了她,紧接着一个炙热的身躯扑了过来将她扣在了电梯壁上。

    壁咚了!

    小恶担心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十八禁的事情,它默默的自己关小黑屋去了。

    阮小离后背紧贴着电梯墙,顾铵凛身躯压了上来紧紧的贴着她:“我承认我有私心,我是喜欢你,所以小离愿意永远的留在我身边?”

    他不害怕她,而且有自信不会被她伤害到,如果她喜欢他也可以陪她玩一些刺激的游戏,前提是她不会离开他不会真实犯罪。

    对他犯罪没事,不能对别人,所有事情关起门来,他很喜欢她,无论是伪装的她还是恶心冷漠的她,他都喜欢。

    “我永远不会永远的留在一个地方的,除非你能一直追一直抓到我。”阮小离眸子暗下。

    顾铵凛眼镜下的漆黑眸子露出笑意,他靠近下巴搁在了她耳边:“你不会停留,那么我就追着你,你可以尽情的按照自己的心来去走远,只要我刻意那么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

    他不困着她,她可以走远,他会刻意去追,追上了那么他们还是在一起的。

    阮小离眼神恍惚了,耳边男人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在脑子里面回荡着。

    其实她知道顾铵凛说的是此刻。

    可是阮小离却联想到了其他的。

    她一个又一个的世界走着,每次都能遇到他,是他刻意在追逐她吗?

    一定是吧,三千世界那么大,总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巧合吧。

    她很确定自己不在追逐他,但是每次相遇,肯定是有一方的缘故的,是他的缘故吗?

    “你是谁?”

    阮小离声音腔调完全变了,她声音极其平缓。

    顾铵凛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低头蹭了一下她耳朵:“我是顾铵凛。”

    不,你不是顾铵凛。

    你是谁?

    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什么人?

    为什么……跟着我。

    始料未及,被壁咚的女孩突然瘫软了下去,顾铵凛快速抱住了她。

    他神色严肃:“小离?”

    她昏过去了。

    但是脸色看上去并没有很苍白,体温也正常。

    顾铵凛赶紧将人来揽在怀里伸手去按电梯门,门开了他抱着她回家。

    把她抱回房间盖好被子,就立刻通知医生上门。

    “突然的晕厥,对,体温全部正常……”

    除了通知了专门治疗她人格障碍的医生还通知了其他科室的医生。

    半小时之后三个医生就过来了。

    研究人格障碍的医生给出的答复是要持续吃药最好不要让她出门。

    而另一个医生给出的答复仅仅就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才会晕过去。

    太累了?

    顾铵凛坐在床边伸手把阮小离额前的刘海撩开,她昨天晚上在外面没有休息好吗?

    “她大概什么时候会醒。”

    “晚上十点左右应该就会醒来。”

    “好,麻烦你们了,你们先回去吧。”

    医生走了,整个公寓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顾铵凛一直坐在床边没有离开,他总在回忆着电梯里面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是谁?

    顾铵凛手指颤抖了一下,他紧张,很紧张,紧张她为什么问出这句话?

    难不成把他忘记了?

    顾铵凛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又被你骗了。”

    她主要表现就是反社会性人格障碍,不会失忆的,前几天检查她各项是正常的。

    就是沐斯回来的那次检查,检查出她有其他毛病。

    顾铵凛坐在卧室陪了她很久,天黑了才出去做晚饭。

    他熬了虾仁青菜粥等她醒来喝。

    可是等到了晚上十一点,她还是没有醒来。

    整个人就像一个精致的玩偶一样躺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完全没有醒来的征兆。

    顾铵凛又拨通了医生的电话。

    半夜医生又被叫来了,最后的检查结果依然是她太累了,估计要明天才能醒来。

    这天晚上顾铵凛躺在了她身边,抱着她睡觉的。

    累了就睡吧,我在你身边。

    第二天她依然没有醒来……

    ……

    阮小离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疲惫,就好像脑子里面某根筋出了问题一样,一时短路了。

    等她醒来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床边男人。

    顾铵凛依旧那么俊朗,但是面色有点疲惫嘴边都有一点胡渣。

    顾铵凛看见她醒来了赶紧低头温柔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没有,睡得很舒服。”阮小离开口声音特别沙哑。

    顾铵凛赶紧端来一杯温水:“你睡了两天多,赶紧喝口水润润嗓子吧。”

    此时脑海里小恶的声音也传了:“你再不醒来,我都以为你灵魂废了,这两天你的灵魂一直飘着我怎么喊都没有反应,太奇怪了。”

    阮小离愣了一下边喝水边心里回答小恶:“我没事。”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但是她很确定自己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