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4章 原主父母来了

    小恶不放心的问道:“真的没事吗?也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放心,我没事。”

    阮小离很确定自己没事,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但是她为什么会这样也未知。

    小恶沉默了,这一切或许都和小离的身份有关系。

    .

    从那天之后阮小离发现自己被软禁了,顾鞍凛也没有每天出门去上班了。

    两个人坐在一起吃早餐,阮小离咬着三明治看着他:“顾教授这是辞职了?这么有闲情天天在家里陪着我。”

    “休假。”

    并没有辞职,当老师教书育人一直都是他的理想。

    老师是他的主页,管理家里的公司反而是副业。

    教书这么多年他请假的天数每天超过三天,但是现在为了一个人破例了。

    顾鞍凛申请了休假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会陪着她,希望她能放下一些犯罪的心思。

    “是为了我休假的吗?”她明知故问道。

    顾鞍凛起身去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他坐下说:“是,为了你我休假了,我会陪着你,所以小离乖一点好不好,不要伤害别人,更不许伤害自己。”

    这个乖字用他的嗓音说出来真的很苏,普通女孩子听到这个字一定会有点点的动容。

    可惜对面的女孩不是普通人,她的心冷起来堪比万年寒冰。

    她笑着:“我难道不乖吗?我这几天都很乖啊,没有出去,没有闯祸。”

    “嗯,这几天表现很好,以后小离都这样好不好?”

    “好啊。”

    她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果不其然她又继续开口了:“好啊,我可以听话,我从小都很听话的,顾鞍凛我永远都可以留在这个小屋子里面不出去。”

    顾鞍凛神色一沉:“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吗?可是你明明说我这个几天没有出去没有闯祸很乖的,你希望我以后都乖的。”

    顾鞍凛已经没有任何吃早饭的食欲了,他现在只想和她说清楚,不希望她误会。

    顾鞍凛从位子上起来走到了阮小离身侧蹲下身子,他抬头看着她:“小离,我不会囚禁你的,你想出去随时都可以出去,不要生气不要和我怄气好不好?”

    “我没有怄气啊,我在笑着呢。”

    她的确在笑,可是那笑容冷的不行。

    顾鞍凛终于明白了医生口中的话。

    ‘顾先生,反社会性人格障碍治疗好的几率甚微,因为这种人格障碍的人根本没有同理心,他们感受不到情感共鸣,他们的思想和正常人在根本上就不太一样了。’

    她很聪明,简直就是天才,伪装的时候像一个天使一样。

    可是不伪装了她就彻底变了。

    疯狂,冷淡,这两个看似有些像反意思的词语现在可以形容她。

    顾鞍凛伸手握着她的手:“小离,我喜欢你,我也永远不会让你觉得难受,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和我说。”

    除了犯罪,犯罪了就迟了。

    小恶默默摇头,世界男主太在乎小离了,生怕她犯罪。

    “我很好奇你犯罪了他会怎么做?”

    掐死狗狗的监控他可以销毁,可是如果小离掐死的是人呢?

    小恶愣了几秒突然又撇嘴自问自答道:“肯定跟着你犯罪,给你擦屁股,毕竟你才是最重要的,红颜祸水哦,害人不浅,呸。”

    “......”

    阮小离......:“小恶,下次骂我你可以心里骂吗?”

    小恶:“总觉得我能听见你心声你不知道我想什么有点不公平,所以想什么我就说出来让你听一听。”

    “骂我的话真的就不必了。”

    “嗯。”小恶模仿着阮小离平日里的语气淡淡的嗯了一句。

    “.......”

    阮小离似乎能理解小恶平时对她说话时候的跳脚了。

    阮小离放下了三明治,低头道:“想做什么都可以?那么我想出门。”

    “可以,你想去哪里我送你去。”

    “我想回家。”

    顾鞍凛眼神凝重,最终点头:“好,我会让你和你家里人早点联系上的,小离急着回家是想他们了吗?”

    他试探性的问道。

    反社会性人格障碍最主要就是没有感情,但是如果总是提醒,或许能出现想象感情。

    “你觉得我会想把我丢在医院几十年的人吗?说实话我连他们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

    顾鞍凛立刻把这个话题止住了。

    中午顾鞍凛告诉阮小离:“你的父母明天就会回国。”

    他早就知道幕离父母的信息了,但是一直没有告诉他们暮离失踪一系列的事情。

    顾鞍凛对自己的私心很坦然,现在因为她的要求他立刻把暮离这段时间发生的时候告诉了远在海外的暮家人。

    暮家父母知道消息的时候是震惊的,女儿失踪几个月都不知道。

    对此顾鞍凛对暮家人印象不是很好。

    “明天我带你去机场接他们还是在家里等?”

    正玩手机的阮小离抬头:“去机场,我不想他们来这里。”

    这里算是她唯一喜欢的地方,不想让那些人过来沾染。

    顾鞍凛点头:“好,他们明天傍晚下飞机,到时候我带你去机场。”

    “顾鞍凛,如果我明天去了机场就跟着他们一起飞出国,你会怎么样?”

    “你不会走的。”

    “这么笃定?”

    顾鞍凛不是笃定,他只是随口而出,自己说的话安抚自己罢了。

    他神色压下,说:“你舍得走?你不是说喜欢我的脸和身体吗,我让你摸,不走行吗?”

    “只能摸,不能干其他的?”

    小恶听的捂脸:“小爷是不是要去小黑屋啊,你这勾引的太赤裸裸了。”

    如果不是知道阮小离不是重欲的人,小恶都怀疑她真的馋世界男主的身子。

    “小黑屋去,你打搅我演戏了。”

    “好吧。”

    小恶没声音了。

    阮小离这撩拨的话是个男人都会痒痒,更何况还是喜欢她的男人。

    顾鞍凛眼镜框下的眸子闪动了时候,他神色还是稳稳的:“小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顾鞍凛,你不是喜欢我吗?”

    阮小离轻笑着然后继续玩手机,她话语撩人走心,动作却是平平常常。

    顾鞍凛咬了一下后槽牙让自己沉稳着:“小离,以后不许这样,我喜欢你但是我首先是要尊重你,这些话不许对别的男人说,知道吗?”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