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5章 她扎双马尾

    一句不知道让顾鞍凛自动脑补了她也这样笑着对别的男人说着勾引的话语。

    世界上脸长的好看身材长的好的人不止他一个,小离会对着别的男人说这些话。

    一想到那个画面顾鞍凛就沉不住气了。

    他真的很想摁着她狠狠的教训她,让她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就是她的目的,她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让他越界。

    顾鞍凛凑近:“小离,乖一点好不好,这些话别说了,我真的会忍不住......更不许对别的男人说,我怕我忍不住杀了那个男人。”

    阮小离眼睛一亮,她爱听这句话。

    她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也堕落,一起堕落吧。

    “顾教授,无论是什么事情按照自己的感觉情绪来就好,忍不住就别忍。”

    忍不住别忍是对于很多事情来说的。

    可是顾鞍凛现在就是在忍受着欲火焚身的煎熬,她说这句话无疑是火烧浇油。

    下一秒他起身了直接伸手把阮小离困在了椅子上,薄唇吻上了她的粉唇,贴合上他就开始疯狂的攻城掠池。

    她没有抵抗也没有退后,她睁着眼睛看着眼前放肆的男人。

    顾鞍凛一直都想沾染她,但是他从小的教育告诉他不可以,可以她的话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要是什么事情都不做就真的是无能了。

    顾鞍凛脑子里面想的全是,狠狠的教训她,狠狠的教训她,看她还敢不敢那么的不乖的。

    只有教训的越疼越不舒服她才会怕。

    许久过后他才后退开来,眼前就女孩面色红润粉唇红的要滴血一般,唇上的痕迹仿佛都在控诉男人的暴行。

    顾鞍凛眸子移开道:“以后别说这些话了,吃亏的是你,到时候疼和不舒服的也是你。”

    这种事情上吃亏的是她。

    他不想伤害她,这种事情不应该也不可以给她留下阴影,所以他只是吻了她并没有做其他事情,其他事情他做不到狠,毕竟这是他心爱的女孩儿。

    他起身就打算出门。

    在顾鞍凛伸手拿外套的时候阮小离开口了:“你强吻了我,要负责的哦,你没有征得我的同意,你这属于......骚扰猥亵行为。”

    她漫不经心的语调中还暗含着一丝丝喜悦,似乎很喜欢引他犯罪。

    顾鞍凛总算明白她要做什么了。

    他回头金边的眼镜框下的眸子一闪,说:“小离,你知道真正的猥亵是怎么样的吗?”

    “不知道。”

    “不乖的话我会让你知道的。”

    “我现在就在不乖。”

    “嘭!”

    门快速关上,他走了。

    阮小离愣了一秒然后噗嗤笑了,她喝了一口水津津有味的吃着他做的早餐。

    .

    顾鞍凛出了屋子才觉得空气没有那么的燥热了,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很热,他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平复着。

    冷静下来之后顾鞍凛下楼了。

    他今天去一趟公司视察,这几个月都是远程办公,很久没有去公司了。

    出门前他给小区附近的安保通知了一声,密切关注他家也没有人出去。

    他家门口都是监控,电梯楼道里面也是,她一出门就告诉他。

    他不是不让小离出去,而是担心她出去会一走了之和做什么坏事,所以他才需要密切的关注着她。

    顾鞍凛自己开车去公司视察。

    公司的员工几乎不认识他,但是高管高层还有总助都认识,听说顾总过来临时视察一个个就出来迎接了。

    高管全部出来迎接带着这个男人看公司,公司的员工们一个个好奇极了,这人到底是谁啊?

    “你们刚刚没有听见总助喊那个男人什么吗?喊顾总,这就是我们那个神秘的大boss!”

    “顾总?真的是我们总裁顾总吗?确定不是顾总的儿子什么的。”

    他们几乎没有见过公司的大老板,只听说老板不喜欢来公司,基本上远程办公但是却能把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条。

    很多人说顾总生病了在国外治疗,各种传闻,反正顾总在他们印象中就是一个神秘的人,而且年纪不小了。

    毕竟能当上一个公司的总裁肯定年龄四五十岁了。

    这个男人看着也就二十多岁,这是顾总?

    “肯定是顾总,如果是顾总的儿子总助不应该喊人家顾总,应该喊小顾总或者顾少。”

    这称呼很讲究的,一听就能让你知道这个人是什么身份和谁是什么关系。

    这一说所以人恍然大悟,所以这个年轻又帅气的男人真的是他们总裁!

    多少女员工们花痴了。

    视察完公司得到的结果还是让顾鞍凛很满意的,他出了公司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下,并没有什么电话和信息。

    小离应该很乖的在家。

    他不放心的开车回去了,路上买了一些她喜欢吃的菜。

    回到家开门就看见了客厅沙发上坐着玩手机的女孩儿,顾鞍凛露出了今天下午的第一个笑容。

    阮小离听到有人回来了但是压根没有抬头看一下。

    顾鞍凛去把菜放好,然后问道:“我买了鸡翅和鸡腿,晚上你想吃什么?”

    “鸡翅。”

    “好。”

    两个人又回归了平日相处的样子,似乎早上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小恶也出小黑屋了,它挑眉道:“你勾引男主犯罪不成功啊。”

    “成功了。”

    “呸,成功了你就不是在客厅了而是在房间。”

    它早上就检测到可以出小黑屋,出来就看见阮小离在吃东西。

    看来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它打量了阮小离好几秒,然后吐槽她:“你失败了。”

    阮小离没有理它,小恶再次打量然后问:“你嘴巴怎么了?”

    “吃到辣椒了。”

    “.......”

    .

    a市安于机场T1航站楼人来人往。

    一身黑色大风衣的顾鞍凛坐在等候室,他身边的阮小离穿着白色的羊毛绒外套,长发扎了两个马尾,看起来乖巧极了。

    顾鞍凛忍不住看了一眼她的双马尾还有那露出的雪白的后颈。

    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小离很小......

    她年龄比他小很多,这张脸也是,顾鞍凛想起来昨天早上的事情越想越觉得自己......有些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