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6章 顾鞍凛,我要水

    “小离,吃点东西,你父母还要半个小时才到。”顾铵凛查看了一下航班信息。

    贵宾等候室内有很多甜点小吃,早上小离没有吃很多东西他担心她会饿。

    还别说阮小离真的饿了,她懒洋洋的拨动了一下自己的马尾:“有大福吗?”

    顾铵凛:“要什么口味的?”

    “抹茶的。”

    “好,等我一下。”

    顾铵凛起身去给她拿吃的了。

    不一会儿他就端着两个抹茶味的大福回来了,大福圆圆的看着就很松软,顾铵凛把勺子递给她:“吃一点垫垫肚子。”

    他端着阮小离自然的接过勺子小口的吃着。

    大福里面的奶油很绵软而且一点都不腻,抹茶味刚刚好。

    阮小离勺了一点递给去:“你尝一尝。”

    刚刚她是含着勺子吃的上面肯定是有她口水的。

    顾铵凛扫了一眼就低头吃了。

    阮小离愉悦的笑着:“有我口水哦。”

    “吻都接了你觉得我会害怕你的口水?”顾铵凛抬头眼里满满都是她。

    “顾铵凛,我等下会跟着父母出国。”

    她笑着说道,这话无比的残忍可是她说的格外甜美。

    顾铵凛伸手扣住了她的手:“你出不了国的,你是黑户。”

    “我可以去办,办个临时的今天就能走。”

    阮小离小口继续吃东西说:“这次我失踪这么久他们都没有找我,见到我他们一定很心虚吧,心虚什么事情都会满足我的,想来提出办身份证上户口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有了身份证她就彻底自由了,毕竟黑户在这个信息时代几乎是寸步难行的。

    顾铵凛沉默的听着她的打算,他看得出来她说的不是假的,她真的想办身份想离开他。

    他对她哪里好,为什么要走呢?

    出国她肯定不会跟着她的父母,她打算去哪里?

    是他对她没有吸引了吗,为什么要走。

    顾铵凛表面上很平静但是内心早就已经乱套了。时间过的很快,很快就到了时间了,慕家的那两位这个点也到了。

    顾铵凛专门安排了人去接人把慕离的父母接来这里,等了大概十分钟两个年岁四十多的夫妻就过来了,他们穿的很得体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

    慕父头发整理的很好一看就是商人,而慕母一头长发似乎刚刚做了保养即使年过四十多岁发质依然非常好。

    阮小离扫了一眼从这些细节都可以看出,女儿的失踪对于他们来说无足轻重,起码他们还有时间在乎自己的形象再飞过来。

    慕家两夫妻看见顾铵凛和他身边的女孩的时候还犹豫了,他们不认识自己的女儿。

    女儿五官长的不太像他们,他们这些年从来没有问医院要过慕离的照片,所以他们根本不敢确定眼前的是不是自己的女儿。

    这犹豫的神色被顾铵凛尽收眼底。

    他沉声道:“慕先生,我是顾铵凛那天电话里面我简单介绍过自己,这是小离。”

    有了顾铵凛的话这夫妻两个人才确定这女孩是自己的女儿。

    他们已经记不得女儿小时候长什么样子了,但是印象依稀是女儿很可爱很精致,果然小时候可爱精致的孩子长大也是漂亮的。

    漂亮是漂亮但是那双眼睛看他们就像看陌生人一眼,见到多年没见的父母她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甚至连打量都没有。

    慕母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她想抱一抱女儿可是触及她的眼神慕母感觉尘封的记忆又起来了。

    他们的女儿是一个天生人格障碍的人。

    慕母压下情绪尽量让自己声音别哭说道:“小......小离,我是妈妈啊,记得妈妈吗?”

    其实她不指望女儿记得,所有的人在女儿心里都一样即使她是她的母亲她也是无感的。

    阮小离淡淡的开口:“记得。”

    她当然记得,自己的母亲当然记得和认得,反社会性人格障碍又不是智障,她只是没办法像普通女儿对母亲一样产生依赖和喜欢。

    慕母听到她的回答顿时喜极而泣,她控制不住了:“小离记得就好,妈妈来接你了,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在外面了,小离肚子饿不饿妈妈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女儿小时候从来不会主动和他们说话,甚至有时候都不会理搭他们。

    现在时隔那么多年再次听到她和自己说话慕母心里说不出的激动,这些年刻意避开遗忘的母爱顿时涌了上来。

    慕父也惊讶了,这么多年的治疗有效果了吗?

    以前医生就说过长期治疗或许会有效果。

    慕父也渴望女儿和自己说话,他说道:“小离喜欢吃什么,我们一家一起去吃饭。”

    “我们去吃中餐吧,肉沫四季豆小离小时候最喜欢吃了。”慕母说道,有些事情是因为难受而避开,她从来没有忘记女儿的喜好。

    此时阮小离皱眉了,她没有理慕父慕母,她抬头看向顾铵凛:“送我们去派出所我要办身份证。”

    她一点都不饿,她就想办身份证。

    顾铵凛看了一眼慕父。

    慕父慕母听到阮小离的话顿时脸红羞愧了,身份证......女儿都要二十岁了可是却一直是一个黑户。

    因为老太太重男轻女他们没办法反驳老太太所以就同意了不给小离上户口这样荒唐的事情。

    慕父:“小离,我们全家已经移民国外了,等爸爸过段时间办好相应的证件让你上户口好不好?”

    办身份移民加起来比较复杂,最少也需要一两个月才能办好。

    慕父不是故意拖延时间他说的是真心的,这次无论老太太怎么反对他们也要给小离上户口,不能这么委屈她了。

    阮小离听到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她低着头谁也不理了。

    顾铵凛神色闪动了一下,他说道:“我们先离开机场吧,慕先生不嫌弃的话去我那边用晚餐?”

    “小离想去哪里吃晚餐?”

    阮小离不理人。

    最后一行人还是去了顾铵凛家吃晚饭,晚饭上慕父慕母想和她说话,可是无奈女儿全程冷漠谁也不理会,唯一说的一句话还是把杯子递给那个男人,说:“顾铵凛,我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