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7章 求娶小离

    顾铵凛随手就接过了阮小离的杯子去倒水。

    慕母注意到了那个男人的动作。

    那天电话里面他们知道小离跑出了医院然后被这个男人捡到,这几个月小离一直和他住在一起,而且还在A大上学。

    慕母是觉得很神奇,自己女儿小时候的确异常聪明,小学就自学了高中的内容,但是最后就被送去了医院......在医院待了有十几年,她不仅仅没有忘记小时候自学的内容甚至能跟上A大的课程?

    他们是存在怀疑的,直到这个顾教授发来了很多小离做的卷子的照片。

    女儿那么的聪明远远超越了正常人,这大概就是上帝给她关上了一扇窗然后又开了一扇门?

    顾铵凛去倒水了,慕母好奇的问道:“小离,你这段时间在顾教授这里过的好吗?”

    问这句话不是很妥当,毕竟人家照顾了自己女儿不能怀着坏心思去想人家。

    可是女儿长的这么好看而且也成年了,这个顾教授还是个单身男性,慕母心里总有些担忧。

    阮小离抬头:“比医院过的好。”

    一瞬间慕母脸色不自然了。

    慕父看着妻子受伤压下的眼神有些不忍心,他对上女儿冷漠的眼神叹息了一下:“小离,把你送去医院是我们不好,以后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好不好?”

    “我想自己生活。”

    她只是想上户口弄好身份证,没说要和父母生活在一起。

    原主对父母没有什么亲情感,更多是怨念记恨。

    原主住在医院那么多年受的苦楚阮小离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替原主去原谅谁,但是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让原主不是一个黑户。

    小恶支持不回去,它说:“原主父母或许爱原主,但是原主还有一个几乎素未谋面的弟弟,还有厌恶她的奶奶,回去之后整个家只会乌烟瘴气的。”

    阮小离肯定是有能力化解这些乌烟瘴气说不定能把整个家变得和谐,但是没有这个必要。

    首先这不是阮小离来这个世界任务,这完全违反了人设,而且这也不是原主想要的,原主只想要自由,行动自由心境自由什么都自由,她不想要什么亲情亲人。

    慕母劝说:“小离你还小,这几年跟着我们生活吧,等你有了想法和能力再出去生活,而且......妈妈也想弥补你,你能不能给妈妈这个机会。”

    “我二十岁了。”

    二十岁不小了。

    孩子在父母心中什么年龄都是小,但是一直这样对小孩灌输你还小的思维只会让对方永远无法长大。

    当然原主早了长大了,在被送进医院的那一年就长大了,因为那一年她没有了父母。

    对上阮小离的冷漠他们只觉得有心无力。

    顾铵凛端着水杯回来了,他放在阮小离手边:“温水可以直接喝。”

    “嗯。”

    接下来几个人安静的用餐了。

    吃完晚饭阮小离就回去了房间,而慕父和慕母正坐在客厅向顾铵凛了解一些事情。

    顾铵凛把这段时间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们,当然她做的一些阴暗的事情自然没说。

    “我请了医生上门给她定时看诊,她的情况很好不需要长期住院也不用长期用药。”顾铵凛强调道。

    人格障碍的人用的药物无法就是镇定之类的,这会让她变得越来越浑浑噩噩安静沉寂。

    这完全就是不负责任的一种治疗方案,也是家里人的一直漠视放手。

    慕父羞愧的低着头,慕母倒是直面他们的问题,她说道:“我们明白了,带小离回去后我们不会送她去医院了,就定时的让医生上门查看。”

    顾铵凛眉头微拧,说:“你们不能把她带出国,她虽然不攻击人但是她绝对会离家出走的,我敢确定她跟着那么出国只要办好了身份证件第二天她就会永远的消失。”

    夫妻二人震惊了。

    “小离不喜欢你们,她现在跟你们搭话只是为了身份证件,等达到了目的她就会离开,你们对于她来说就跟街上走过的陌生人是一样的。”

    顾铵凛残忍的说出了事实,他很了解小离。

    小离做什么事情都是有目的性,她的目的性很强,达到目的什么人在她眼中什么都不是。

    但是小离对他有些不一样,顾铵凛能察觉的出来,这也是目前他唯一能给自己安慰的点。

    小离做什么事情都是有目的性的,她假装失忆只是为了搭他的车避开监控离开医院,假装一切只是想要一个稳定的住宿还有温饱。

    她的每一个行为都是为了达到利己的目的。

    可是小离偶尔对他的勾引言语目的是什么?是想要他?不是的她没有继续诱惑下去,她只是想看他疯狂和她成为同类,证明他这个人就是她的兴趣所在目的所在,他是特殊的。

    顾铵凛回神观察着慕父和慕母的神色,然后适当开口:“你们可以让她继续生活在我这里,在我这里她不会跑,你们有时间也可以回国来看她。”

    “在父母身边都会跑为什么在你身边就不会,顾先生是不是太自信了一些?”慕父吃味的说道。

    顾铵凛淡笑:“她在我身边生活了要有四个月了,她没走,她很乖,在这里她可以上学还有朋友,对了小离和我外甥女同龄关系很好,医生说她的病情很有可能出现奇迹。”

    关系很好是骗人的,都是小离的伪装,这些顾铵凛一清二楚但是丝毫不影响他添油加醋对慕父说这些。

    小离虽然很冷漠,但是刚刚饭桌上的动作慕母也观察到了。

    慕母开口:“顾先生,你毕竟是单身的男性,小离是个女孩子,你们住在一起......”

    “这正是我要说的,伯父伯母我喜欢小离,而且小离对我和对其他人也有所不同,在我这里她不会跑,我也有自信能把她照顾的非常好,伯父伯母,我想娶小离,希望你们能同意。”顾铵凛不卑不亢的诚恳的说道。

    慕父是呆住了,而慕母到是不意外,女人都心思第六感强。

    等两个人消化完后他们给的回复是:“只要小离愿意就行,这事情她来决定。”

    顾铵凛点头:“好。”

    他有办法上小离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