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1章 被吓晕了过去

    阮小离听到只能学两三套剑法神情低迷。

    萧阖岐观察着‘他’的神色:“要开始教你学剑法了,怎么不高兴啊?”

    “学了这些我能自保吗……”‘他’低声沉闷的问着。

    萧阖岐准备继续开玩笑的神色顿住了,一瞬间里马车里陷入了安静。

    他恍然又想起来南之谌离现在的处境。

    ‘他’是质子 ,是南国战败送来的人质。

    可是进京必将遭受磨难,而‘他’身体又差又不会武功,迟早有一天会莫名其妙的死在那寂静的皇宫里。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这质子活不了多久。

    死了,南国也不能吭声。

    萧阖岐有些烦闷,他拔高声音说道:“你好好学自然能自保,总比你不会武功的好。”

    阮小离抬头,眼睛里微微发亮的看着他:“我会跟着你好好学的。”

    他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他’在依赖他。

    我会好好跟着你学的,这句话的背后是:我不想死。

    ‘他’只有九岁而已。

    萧阖岐这一整天在马车里心情都不是很好,他自己出生好身居高位,虽然不是身居高位不知地下的寒冷,但是知道和亲眼看见亲身感知是完全不一样的。

    道理都懂,但亲眼看见他居然有点震撼。

    南之谌离很不幸,但又顽强,‘他’这小小的身子从来没有向命运低头过。

    萧阖岐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每天都努力地陪着阮小离练功。

    虽然也贫嘴,但是每一句话都是为了阮小离好。

    教剑术的时候几乎是身贴身手把手的教。

    萧阖岐格外的认真。

    他手住着阮小离的手,腰身贴着她的腰身:“后退躲开攻击的时候腰不能松,腰松了下盘会不稳,而且极其容易闪到。”

    萧阖岐带着阮小离又做了一遍后退躲开攻击的动作。

    阮小离小脸紧绷,练得很认真。

    由于这段时间吃得很好,阮小离脸色由一开始的枯黄渐渐的变得白皙多了。

    身子还是一样的瘦弱,但是也没有一开始那般仿佛风一吹就会摇摇欲坠。

    陈单看着马车不远处练功的两个少年,陈单心情有些复杂。

    原本以为小侯爷是要欺负着南国的九皇子,但是没想到这一月小侯爷居然真的认认真真的在教南国的九皇子练功。

    这两个人成为了挚友吗?

    可是小侯爷的身份不应该和南国的九皇子成为挚友。

    眼看着就快要到京城,这九皇子未来的命运谁也说不准。

    “你自己再练习十遍才能上马车,小爷先上车喝杯茶了。”

    “嗯,你去吧。”

    阮小离回答完之后拿着桃木剑走远了几步继续一个人练习着。

    “你和世界男主打得这么好的关系,以后你想要逃回自己的国家应该能轻而易举了,说不定世界男主还会给你放水呢。”

    小恶已经学会自己给自己洗脑了,它现在把阮小离这一切掰弯世界男主的行为都想象成是为了以后做反派任务更方便。

    的确,男主歪了以后做一些反派任务会特别方便,因为男主甚至会拱手相让。

    但是有时候的拱手相让却让人很苦恼。

    不需要的让出来就不好了。

    “小离,这个节奏你不担心以后男主不灭南国吗?男主歪了喜欢上你了他还忍心灭了你的国家杀了你吗?”

    “小恶,不是他忍不忍心,只有我想不想。”

    只要她想,她就能让萧阖岐做到。

    小恶突然想起来了某几个世界的故事,它哑口无言了。

    好的,它家小离无敌厉害,它不应该有这种担忧。

    “小恶,和萧阖岐打好关系很多事情都会事半功倍的。”

    “比如?”

    “比如……有些任务可以让他们帮我做。”

    小恶一脸哭笑不得,让男主帮反派做任务,也就阮小离想的出来,这么缺德的事儿。

    ……

    每天练功的时光过得很快。

    不知道是萧阖岐教的细心还是南之谌离天赋极高,短短的路途居然整整学了五套剑法下来。

    马车摇摇晃晃的走着,远处的都城已经进入眼底了。

    萧阖岐去了边关就想早些回到都城,可是现在看在近在眼前的都城他心情并不怎么愉快。

    他看向了趴在窗口的瘦弱的人。

    “你好歹也是皇子,别趴在窗户上看外面了,这有什么好看的,注意姿态。”

    阮小离直回了自己的身子,她说:“北寒很强大,从都城就能看出来。”

    “那是当然,北寒能成为四国之首当然强大。”

    “北寒从来不会送皇子去敌国吧……”

    耳边是‘他’低迷的声音,萧阖岐稚气的脸色微沉:“你在害怕吗?”

    “对啊,肯定是害怕的,我第一次来这,我是南国的九皇子,我是以质子的身份来着的。”

    听着‘他’低低的声音,萧阖岐生平第一次无措了。

    要安慰南之谌离吗?

    可是如何安慰。

    ‘他’是他的徒儿,但是这个徒儿的身份不是他能护着的,除非他手揽大权。

    萧阖岐一瞬间的惊然了,他从出生就被封为侯爷,仰仗外公的荣耀,人人喊他一句小侯爷但是实则手里没有任何实权。

    到了一定的年龄定然也能分到东西管一管的。

    但是手揽大权这种事萧阖岐从来没想过。

    他就想荣华富贵痛快过完一生。

    今天是第一次他想到了手揽大权这种事,活到十二岁第一次想到这种事。

    马车外传来了陈单的声音。

    “九皇子,您随我换马车进宫吧,午时皇上要见您。”

    质子到了都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面见皇上。

    这一进宫想要出来就难了。

    阮小离看了萧阖岐一眼,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这是她这些日第一次对萧阖岐露出笑意。

    她提起衣角转身下马车了。

    马车的不远处有一辆新的马车在等候着她。

    阮小离跟着陈单走了。

    萧阖岐掀开车帘就看见了那瘦弱的背影,南之谌离跟着陈单进宫了。

    从此他们是两个世界了。

    北寒的小侯爷,南国的九皇子,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路上朝夕相处,他教‘他’武功,每天一起用膳,这时光这些事情就像一场梦一样。

    现在天亮了,梦醒了。

    ……

    几日后。

    北寒都城茶楼,茶楼里人声鼎沸,说书先生拍着案板绘声绘色说着最近的趣事。

    “话说这南国九皇子啊,身形才两尺!极其矮小,这胆子啊跟米粒一样,见到我们皇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被吓晕了过去!”

    听到说书先生这般形容,在场的宾客轰然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