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3章 小恶买手套

    “皇上吩咐了,杂家要服侍完殿下用完药才能走。”

    “还滋补的药,这明明就是毒药。”虽然早就已经知道剧情,但是小恶看着这阉人欺负小离总想搞事情。

    但是喝下这碗毒药就是他们的反派任务。

    原剧情里面原主年幼无助孤苦无依,进攻当天被皇帝刁难,在太阳之下暴晒了两个时辰,心知面见皇帝还会受到刁难于是便故作晕了过去。

    皇帝一看身子瘦弱的南国九皇子就知道南国送来了一个弃子!

    既然是一个弃子,那么死了也没人管。

    皇帝不气南国糊弄送质子的事情,他只想利用这个质子来羞辱南国。

    于是皇帝将原主安排住在了皇宫最僻静的地方居住。

    并且每日让太监送去一碗药汁,那要说是滋补的其实是慢性的。

    长久的喝下水会让人变得痴傻,甚至双目失明,最后死相极惨。

    虽然是个弃子,但也是南国的皇子,折磨‘他’也能得到一点乐趣。

    原剧情里面原主受了不少苦。

    原主明明知道这药有毒,但是却不得不喝下去,即使她自己不喝也有人强喂下去。

    喝了不少药造成了……

    最后原主不甘心就这么静悄悄的死在了这异国皇宫里,于是一步步的开始策划。

    开始避开喝药,故意装作中毒的样子让皇帝失去戒心。

    并且在一次出宫的时候偶然遇见了一位大师,那大师痛恨北寒皇帝,于是开始教导原主武功,并且帮忙集结势力……

    原主就这样一步步的走上了反派的道路。

    阮小离抬头看着那太监手上的药:“递过来吧。”

    太监轻蔑的把药汁递了过去。

    阮小离接过药一饮而下,那药苦的舌头都发抖苦到了心里,但她脸上还是淡定。

    太监接过了空碗很满意:“杂家就不打搅殿下休息了,先行告退。”

    太监一走。

    阮小离就悄悄的起身回屋了。

    而屋子的西南侧的小窗户有一只手轻轻的捅破了窗户纸,一个眼睛在外面观望着她。

    看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那人走了。

    小恶:“监视你的人走了。”阮小离立即起身走到了花盆边上,用手一摁胸前顿时刚刚喝下去的药汁全部吐了出来。

    “真苦。”

    特别苦。

    这药又臭又苦,要真的是娇生惯养的皇子估计闻到味都能吐出来。

    小恶:“因为你把药吐出来了,积分只能得百分之八十。”

    “嗯。”

    把药吐出来是小恶首肯的。

    毕竟这药是有毒的不可能完全按照原剧情来做任务。

    原主在剧情里面喝了不少毒药,身体的确出问题了,但是那些大问题全是装出来的。

    而阮小离的计划是把毒药全部吐了,所有的中毒反应都靠装。

    小恶说:“得百分之八十的积分也可以,没必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嗯。”

    “小离,在这里除了吃不好穿不暖这几年还是挺轻,原主是在十一岁的时候黑化的。”

    阮小离坐在桌边喝了一杯冷茶:“吃得饱也穿得暖的。”

    “……”

    小恶反应过来了,这家伙又要去偷东西了!

    阮小离来了,那么这身体就不可能走原剧情的苦难日子了。

    ……

    “主子,南国的九皇子就住在宫内南苑。”

    南苑,一个种满了桃树的落魄小院。

    这小院极其偏僻,是皇宫之中除了冷宫之外最荒芜的地方。

    在数百年前传闻是皇上的一位宠妃居住之地,那宠妃喜欢桃花所以那里种满了桃树。

    听闻这宠妃偷情,最后被秘密下旨处死在了这南苑里。

    那里一直被宫里人认为是不祥之地,晚上有厉鬼出没。

    萧阖岐看着身前的这个小太监。

    这是他在宫内的眼线。

    他从来没有安排过什么眼线,为了知道南之谌离的情况,他安排了这个人进宫当小太监。

    小太监已经打听到了他的住处。

    “他在那里可有人伺候?”

    “不知,属下没办法靠近那边,但是属下遇到了皇上身边的太监,那太监每天都端着一碗药去南苑。”

    “药?”

    “是的。”

    案前的小少年神色深沉,萧阖岐心情从未如此复杂。本来打算到了都城就不再理会南之谌离,可是这数月的相处……不知什么时候南之谌离已经是他徒儿的纯在了。

    萧阖岐没办法弃之不顾。

    就算救不了南之谌离与水火,但是也做不了弃之不顾,顾做不识。

    自己除了能打探南之谌离在宫里的情况,还能做些什么?

    救人?

    怎么救。

    南之谌离的存在关乎两国的关系。

    萧阖岐陷入了迷茫,他是北寒的小侯爷,落冠后就会掌权。

    “盯着那边的情况,尽量靠近南苑看看他的情况。”

    “是。”

    小太监很听命令。

    萧阖岐从八岁开始就养了一批自己的亲信,其中挑了一名最细心最合适的人进宫,他很相信自己培养的人。

    ……

    阮小离完全不知道宫外还有一个人担心自己。

    她此刻正坐在屋里,面前摆着烧鹅烫好的米酒慢悠悠的吃喝着。

    突然面前一阵强光,一个穿着西装的小正太走了出来。

    小恶从空间走了出来,在边上的垫子上坐下。

    它想伸手去拿烧鹅,可是觉得那鹅上太多油了它嫌弃的又收回了手。

    阮小离噗嗤笑了:“吃完洗手就行啊。”

    “我喜欢油弄到手上的感觉。”

    “要不你用积分买个手套?”阮小离只是随口一说的。

    其实她可以撕好肉用筷子夹给小恶吃。

    但是小恶下一秒就拿出了一双手套,那手套特别的贴合它那双小爪子,就像手术的手套一样。

    阮小离眨巴了一下眼睛:“多少积分?”

    “这个便宜,一千积分。”

    “我一个世界上多少积分?”

    “一百来吧。”

    “小恶,你滚。”

    “呸,我才不滚,我要吃东西。”

    小恶戴好手套撕了一个鹅腿慢悠悠的吃。

    它小小的一个吃着一个大鹅腿画面可爱极了,小恶吃相十分好,慢条斯理特别优雅。

    阮小离看到它手上的手套就哭笑不得。

    有钱的系统就是任性啊。

    “小离,今晚要宫宴,北寒皇帝打算在宫宴上羞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