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4章 找死是不是……

    北寒入秋了,入秋当天时节当天晚上北寒的惯例是会举办一场宫宴。

    能进宫赴宴的都是四品以上的官员,能携带家眷的必须三品大员。

    谢家府邸,一辆奢侈的马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只见一身深蓝色锦衣的萧阖岐被下人簇拥着走了出来。

    萧阖岐父亲是谢家嫡出大公子,谢氏是百年世家商行遍布整个大陆。

    母亲萧郡主,有个战神异姓王父亲,萧郡主算是下嫁谢家大公子。

    萧阖岐从出生开始就跟母姓,这是谢家首肯了的,等萧郡主生下第二胎无论男女都跟谢家姓。

    但是当初萧郡主生萧阖岐的时候伤了身子,这十多年都在调养,不敢说会不会生下第二子了。

    谢大公子很爱郡主,他从来没有纳妾填房过,从不在乎有没有随自己姓的孩子,萧阖岐就是他和郡主的骨血。

    管家上前给萧阖岐掀马车帘子,说:“小侯爷,郡主早间就去了王府,郡主可能会和王爷一起进宫。”

    萧郡主早上就回了萧王府陪萧老王爷用午膳,晚上一起进宫。

    萧郡主本来还想带萧阖岐一起去,可是萧阖岐早起躲了她。

    萧阖岐才不想去见外公呢,每次见面就是要他背书……头疼的很呐。

    萧阖岐轻轻点头表明已经知道了,他上了马车。

    马车晃晃悠悠的进宫了,这个时辰天很快就黑了。

    皇宫外宫道上停着许多马车,看来已经有不少官员已经到了。

    .

    “九皇子殿下,这宫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您能快一点吗?”

    天还没有黑,那个每天送药的太监就过来催阮小离了,可能是因为这边特别的偏远去宫宴的大殿需要走很久,所以就这么早的过来催促了。

    阮小离进宫就身上的那么一件衣服,住进这里之后倒是有人送来了衣服,衣服都是颜色很素的,看上去料子不错其实穿在身上很扎人,而且很单薄。

    如果是夏日穿着或许可以,可是这是入秋的夜晚,凉风一阵一阵的。

    阮小离想穿自己入宫的那件衣服,可是太破太久了上不了台面,穿这衣服去肯定会受辱。

    她无奈的拿起了单薄面上好看其实很扎人的银白色的衣服。

    小恶:“原剧情里面只说了原主被刁难受辱,并没有说具体发生了什么,不过宫宴之后原主就高热了,而且还没有人请太医,原主差点就没有熬过去。”

    穿这身衣服不高热才怪。

    如果没有记错,这宫宴还是在御花园里面,大晚上的在花园里面吹秋风怎么想的啊。

    小恶听着阮小离的心声,回答:“这宴席本来就是庆祝秋天来了,吹吹秋风更有感觉吧。”

    阮小离笑了,如果小恶把吧字去掉,或许她还会相信一下它的说辞。

    穿好了衣服,房门打开就看见那个太监坐在椅子上等着。

    奴才等主子坐着等?

    口中喊着她殿下,可是这心里根本不把她当主子。

    太监瞧着出来的质子,九岁的皇子身形单薄的可怜,一身白色的衣裳显得更加的没有气色了,但是不得不说这白色也很衬‘他’,白色芝兰玉树偏偏小公子。

    既是是一个棋子,但是也出生于皇家,‘他’身上有着一种平常人没有的贵气。

    太监撇嘴,贵气?既是是南国的皇子还不是一样被他呼来喝去的。

    太监咳嗽了一下拔高了声音:“殿下啊,您是来北寒做客的,虽然是客人,但是也要遵照我们北寒的礼仪来,您这更衣的速度也太慢了。”

    别的主子都是有人服侍更衣的,甚至有人挑选好了衣裳,而她什么都没有。

    阮小离听了这话也不气,甚至脸色都没有变化一下,她看也不看着太监一眼迈步就出院子了。

    被无视了,太监心里顿时憋了一股气。

    “站住!”

    阮小离听到了身后太监杀鸡一样的叫声,她回头:“何事?”

    太监气冲冲的走了过去:“叫你一声殿下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你一个弃子摆什么架子!”

    他忍这小子很久了。

    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明明是一个阶下囚,一个被国家抛弃的废物。

    弃子废物就要有自己的样子,‘他’应该露出求饶恐惧的眼神!

    阮小离看着怒气冲冲的太监,她眼底滑过的一抹笑意,她等这一刻很久了。

    要找死是不是......

    .

    天黑了,长廊里一个个打扮精致的宫女端着佳肴行走着。

    御花园里面灯火通明,许多大臣已经到了,他们互相寒暄着。

    女眷那边夫人小姐们互相说着都城那家的糕点好吃,谁家的衣服做的好看,您家大人又升官了。

    花园里面一张帘子隔开了男女的席位。

    萧阖岐在太监的带领下来到了御花园,他一出现立刻就有一个大臣的嫡子们走了过去攀聊。

    “小侯爷今日比去年来的早了一些啊,去年您可是开宴的时候才来的。”丞相家的大公子说道。

    萧阖岐最讨厌来宫宴了,因为规矩繁琐,宫宴上唯一的乐趣就是听这些嫡公子们奉承自己。

    今日有些烦,看见他们围过来萧阖岐就不想说话。

    “小侯爷今天来的这么早不平常啊。”

    他们继续说他来得早这件事情。

    谁都知道萧小侯爷仗着外公是异姓王战神,从来不把谁放在眼里,宫宴都是迟迟才来的。

    或许是他们说的多了几句,萧阖岐也注意到了自己今天来的更早。

    为什么更早?

    因为难得进宫,以前他不喜欢进宫,宫内各种规矩让他不舒服,可是现在他总盼着今天到来,他想进宫看看南之谌离怎么样了。

    内线报的情况就是南之谌离每日都服用一碗说是能滋补的药,然后日日在房中不出门,谁也不知道‘他’如何了。

    宴席要开始了,他看了一下四周找到了南之谌离的位子,但是那位子空空如也,人还没有来。

    怎么还没有来,不会是出事了吧。

    质子才从来不足三月,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死的......

    萧阖岐起身绕开了身边的人往御花园外走了。

    “小侯爷怎么心事重重的,刚刚没有张口说一个字。”

    “小侯爷似乎心情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