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6章 有死人!

    萧阖岐一句话说完立刻就有侍卫上前拉宫女了。

    宫女完全傻了,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她只是得到了命令要让南国质子当场出丑的,她怎么会被人呵斥拉下去。

    而且这拉下去的意思是......杖毙!

    “不要不要,殿下奴婢不敢了,奴婢只是手抖了而已求您绕了奴婢吧,绕了奴婢吧。”

    她拉住了阮小离的衣服。

    萧阖岐皱眉了一下。

    立刻侍卫会意的捂住了宫女的嘴巴拖下去了。

    这闹剧吸引过来了很多目光,打量阮小离的人很多同时看向萧阖岐的人也多。

    小侯爷什么时候喜欢管闲事了?

    萧阖岐喝了一口茶水,他全程没有看南国的质子,他语气不太愉悦的说道:“这谁管教的宫女,倒酒也能撒了,有罪还大声喧哗扰宫宴安宁,谁让她来宫宴上伺候的?”

    这话一出站在不远处的嬷嬷就开始心惊胆战了。

    萧阖岐说说的句句在理,边上的小郡王也跟着说道:“这宫女的确太没有规矩了。”

    紧接着一个个主子们都评道了几句,慢慢的注视南国质子的那些人的思绪也被牵了回来。

    阮小离低着头吃着面前的小点心,她好好的扮演一个透明人。

    宫宴的时间很长,夜晚整个御花园凉丝丝的,穿的厚实的话还好,可是阮小离的衣服很薄并且还被烈酒打湿了,烈酒打湿和茶水打湿的凉意又是完全不一样的,风一吹阮小离感觉自己都要被风吹透了。

    “总算明白原主为什么在原剧情里面宴会结束后就高烧了。”小恶的正太音在脑海里响起。

    “嗯。”

    阮小离稍微的拢紧了身上单薄的衣服。

    原主身体不好,这么吹小半晚是得风寒了。

    凉意渐渐的变成了冰冷,就在阮小离手脚都冷了的时候这宫宴才算结束了。

    皇帝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大臣们也一个个开始起身准备离去。

    大臣还有他们的家室都是要出宫的,郡王王爷侯爷也是住宫外的,皇子们住在宫内立刻就有人过来掌灯带路。

    阮小离起身根本没有人来掌灯,发现这个区别有些年龄小的皇子就故意不走人留下来看戏了。

    许多人注视着这个身穿白色衣裳的质子。

    ‘他’瘦小的个子在一种皇子里面真的很醒目,南国这么穷的吗?皇子怎么养的这么单薄。

    听说这质子胆子还特别小,来北寒的第一天就被吓晕在了御书房外,这事情可是成为了都城的饭后笑谈。

    虽然他们也很害怕父皇,但是到不至于吓晕过去,这质子真是胆子小哈哈哈哈。

    “小侯爷,奴才给您掌灯,您这边走。”

    一个太监殷勤的给萧阖岐掌灯带路,可是萧阖岐却没有抬步跟着走,他看了一眼人群中的那抹白色声音。

    “无需掌灯,你不用管本候。”

    萧阖岐绕开太监直接走了,太监一头雾水后知后觉的心惊胆战,他刚刚不会是什么姿态不恰当惹了这位小祖宗吧?

    即使被一群人瞩目着阮小离依然能做到两眼不斜视,她起身就从小路离开了。

    离开了宫宴的地方阮小离觉得更冷了,这边灯光不是很好,小路黑漆漆的而且夜风一阵阵的吹来了。

    “小离,你身后有鬼!”

    “.......小恶,你好幼稚。”

    小恶撇嘴:“活跃气氛嘛,谁让你这么可可怜怜呢。”

    “我可怜?”

    阮小离觉得自己不可怜啊,除了有点冷挺好的,其实在宫里面当透明人是最爽的。

    有小恶导航阮小离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迷路,走着走着突然远处有一个身影站着,那人提着一盏灯站在长廊下。

    灯很亮,但是那人的脸却是暗的。

    想起刚刚小恶那句有鬼阮小离嘴角勾起了一下,她控制好表情慢慢的走了过去。

    走到跟前长廊中提灯的人的脸也逐渐清晰了,是萧阖岐,他提着灯黑着一张小脸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这是吓唬谁呢,胆子小的人早就被他吓没了。

    阮小离看清了他脸的时候眸色轻动了一下,她开口:“小侯爷这么晚了还不出宫吗?”

    到了时候宫门会落锁的。

    听‘他’主动和自己说话了,萧阖岐心情好了不少,他说:“不急。”

    他不急这么一会儿,他想要出宫就没有出不去的,还有大不了太晚了今晚就不出宫了。

    萧阖岐摇晃了一下手里的提灯:“你怎么一个人回去,没有太监给你掌灯?”

    “不知。”

    阮小离满脸无辜,不知啊,她起身离开全程没有人过来掌灯啊,所以这是没有人管她吧,不知不知啊。

    萧阖岐看‘他’这样子有点来气,太没有脾气了,一看就很好欺负。

    可是下一秒他转念一想,质子配有脾气吗?有脾气出风头了死的更快,只有装聋作哑或许才能活的久一点。

    萧阖岐眼睛有点酸,回来的路上他从来没有深思自己面前的小少年的命运,现在看着现实他内心不好受。

    阮小离和小恶把这十来岁的少年的表情眼神收入眼底。

    小恶感叹:“你还真的装的一手好可怜啊,世界男主本来就年龄不大从小被保护的很好,现在他替你感觉不好受了。”

    “我没有装可怜呀。”

    “所以说你装的一手好可怜。”

    看似没有装可怜,可是比主动装可怜效果好了千百倍。

    看把世界男主骗的。

    不过也就骗骗这个年龄段的世界男主,男主要是再长大个两三岁估计就没有这么好骗了。

    “我手里有灯,你住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

    萧阖岐把灯提起来了一点点,小小的提灯照亮了两个人脚下的路,他的话不允许拒绝,阮小离也不打算拒绝他的好意。

    两个人一高一矮的走着。

    萧阖岐问道:“你来的时候也是全程一个人来的,没有人给你带路?”

    “嗯。”

    身边是阮小离沙哑的回复,她的嗓子算是坏了好不了了,长大以后声音不会好听到哪里去。

    萧阖岐没有继续问了,他眸色暗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越走越偏僻,阮小离带路去南苑,萧阖岐很认真的掌灯。

    “啊,有死人啊!”

    突然远处的树林子里面跑出来了一个宫女,宫女吓的鞋子都跑掉了一只,她跌跌撞撞的跑着喊着有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