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7章 害怕吗

    一句有死人瞬间打破了这夜的安宁。

    宫女跌跌撞撞的吓的从树林子里面跑了出来,她吓的失神了一路往前跑。

    萧阖岐快速的挡在了阮小离的身前挡住,然后伸手拦住了宫女。

    “怎么回事?”

    宫女听到了其他人的声音立刻抬头,宫女一身精美的衣服一看就是今天宫宴上伺候的人,她认出了面前的小少年:“小.....小侯爷.....奴婢拜见小侯爷。”

    宫女颤颤巍巍的腿软的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萧阖岐没在意她行礼的规不规范,他皱眉问道:“你刚刚喊有死人?”

    宫女脸色刹白,她恐惧的伸手指向小树林:“那.....那边有死人!奴婢由于急着去给娘娘拿披风所以.....抄近道走了那林子,可是奴婢看见了.....”

    宫女吓的直哭。

    萧阖岐脸色深沉,他看向了伸手的白衣小少年,看见‘他’没有受到惊吓就好。

    “谌离,害怕吗?”

    阮小离表情很淡漠,萧阖岐根本看不出来‘他’到底会不会害怕。

    如果是普通的九岁小儿肯定会害怕,但是‘他’表情控制的根本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不害怕最好,如果害怕那么这是练胆子的时候。

    “你去喊人来。”萧阖岐对地上的宫女说道,说完他牵着身后的小少年向着小树林走去了。

    阮小离任由他牵着走。

    萧阖岐回头脸上坏笑着说道:“害怕吗?”

    “不怕。”

    “真的不怕?”他继续问,然后几秒钟后说道:“不害怕就好,宫里最不可怕的就是死人。”

    死人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那些活人。

    萧阖岐不知道身后的人会不会害怕,不过他打定主意要拉着‘他’去练胆子。

    既然当了‘他’的师父,如师如父,不仅仅要教导武功还要练练‘他’的胆子教‘他’在这深宫里面活下去。

    小树林很黑很黑,这里很少有人走所有根本没有点灯。

    这林子很大有许多小石子路,石子路上都长草了显然很少人愿意走这里。

    他们走了大概一段路远远的就看见了草丛里有一个躺着一个人,这边草很高但是隐隐约约透着月光还是能看见草丛里面有个人。

    萧阖岐鼻子动了一下眼神里闪过嫌恶。

    阮小离闻到了空气里面的血腥味。

    萧阖岐松开了‘他’的手,他拿出了手帕包着自己的手走上前去。

    “是个太监。”他朗声说道,萧阖岐伸手把人翻了过来顿时眸色一顿。

    阮小离看他不出声于是跟着上前了,她没有走太紧,因为脏。

    树林子里面一片寂静,萧阖岐打量了一下尸体然后才起身走到了阮小离身边:“知道死的是谁吗?”

    阮小离淡淡道:“不知。”

    她虽然进宫有段时间了,但是认识的人三个都没有。

    “要走近去看看吗?这人你认识。”

    “脏,不想看。”

    阮小离眼睛抬了一下显然是知道是谁了,同时她眼神有点嫌弃。

    萧阖岐被‘他’的表情逗笑了,还有洁癖啊。

    好像也是,第一次见面虽然‘他’衣服很破旧,那马车不干净,但‘他’身上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

    “他死了,被人一刀割喉下手干脆利落的很,谌离,你可能有麻烦了,这公公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

    萧阖岐没说名字,但是阮小离认识的太监也就那一个,不说名字也知道是谁。

    阮小离:“麻烦从来都和我沾边。”

    她不在意有麻烦。

    麻烦从来都和‘他’沾边,这说的是实话,不是什么苦中作乐。

    萧阖岐笑容淡去,他认真的思考着:“听说着太监是派去伺候你了,就说今天为什么没有人送你来御花园,原来是死在了这里,伺候你的太监死了肯定有人会盘问你了。”

    如果是什么阴谋,是要害谌离的阴谋,这里面肯定少不了事儿了。

    萧阖岐看了一眼身边一如既往安安静静的小少年,他脸色一沉然后转身在尸体边上蹲下了。

    黑暗中,阮小离只隐隐约约看见了萧阖岐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把匕首,匕首出窍还泛着寒光,他拿着匕首在太监的尸体上划了什么图案。

    几秒钟搞定。

    萧阖岐把匕首收好回头:“如果有人盘问你,你就如实说没有看见过他就行。”

    阮小离眸子压着,她沙哑的声音问:“你刚刚做了什么?”

    “模仿着画了一个小图案。”萧阖岐也不打算隐瞒‘他’,说:“北寒建国很久了,但百年里前朝余孽一直都存在,他们每一年都会进宫杀人然后留着前朝图案,这是警示皇族他们一直都在,还有给皇族下马威。”

    是下马威,也是恐吓。

    他们可以自如进出宫里杀人,那么迟早有一天他们会杀了北寒皇帝。

    北寒皇帝最头疼的就是这些余孽,日日都提心吊胆怒火万丈。

    阮小离眼神惊讶:“你把这事情嫁祸给那些余孽?”

    “嗯,不知道谁杀的这太监,但是他是伺候你的,他死了你肯定会有麻烦,但是如果明确知道他是死于前朝余孽之后,皇上只会静悄悄的处理了不会找你麻烦。”

    大内高手护着的深宫被前朝余孽潜入,并且杀了皇帝身边得宠的太监,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为了脸面皇帝也会悄悄处理不声张的。

    阮小离有些愣神。

    小恶有些感叹了,世界男主果然是世界男主,不过几秒钟就相处了这么周密安全的法子解决这事情。

    “小离,学会这个图案,以后你杀了人就画上,这法子挺好用的呢。”小恶说道。

    “嗯。”她也是这么想的。

    以后杀人就能好好摘干净了。

    不过她倒是有些惊讶萧阖岐的举动,他是不是对她.....太好了。

    护着她,把做的事情毫无保留的告诉她。

    糊弄皇帝的事情他敢做,不仅仅敢做还敢告诉她,真不怕她害他啊。

    这时候树林子边缘有点点灯火过来了,还有很多人的脚步声,是哪个宫女喊的人过来的。

    萧阖岐拉着阮小离退后几步:“谌离,这是我们的秘密哦。”

    说罢他松开了‘他’,然后两个人保持着几米的距离似乎不是很熟悉的样子。

    而在那些人过来的时候,阮小离也是一秒钟脸色惨白似乎受到了惊吓一样,萧阖岐眼角看见了‘他’变脸,萧阖岐嫩呼的脸上闪过了惊讶。

    徒儿......好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