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8章 风寒

    侍卫将领看见了萧阖岐立刻走过来单膝跪地行礼:“小侯爷。”

    将领看了一眼边上白衣的小少年,这应该是南国送来的质子,将领也低头称呼了一声:“九殿下。”

    阮小离颔首。

    萧阖岐一脸正经淡淡的说道:“尸体在那边你去查看吧。”

    侍卫将领点头后起身走向了尸体,他查看尸体一眼就看见了那尸体脸上显眼的一个图案!顿时将领脸色大变。

    他拔出佩剑:“保护小侯爷!”

    顿时其他侍卫都拔出了佩剑,他们把小侯爷还有南国的九殿下包围着保护着。

    萧阖岐皱眉了,他看向将领:“怎么回事?”

    “小侯爷,这尸体涉及机密属下不能说太多,这里太危险了,两位殿下还是移步去大殿等候吧。”

    作为宫内的侍卫将领,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尸体脸上图案是什么,又是前朝的图腾,那些人还在暗处窥视着北寒。

    上一次前朝余孽杀人留下图案还是三年前,阴魂不散,他们又出现了。

    此时一定要禀报给皇上!

    .

    深夜,树林子里面一片灯火通明,不远处的一处大殿亦是。

    尸体已经从树林子里面搬出来了,此刻正放在大殿前面的青石砖空地上,而北寒皇帝也来了。

    皇帝头发半束,身上穿的不是龙袍但也是只有皇帝才能穿的明黄色锦衣,他来到殿外看见尸体的一瞬间脸色非常的不好。

    众人行礼,皇帝没有出声只是微微抬手示意免礼。

    整个殿外气氛低沉。

    皇帝看着那尸体,他看的不是尸体是谁,而是看着那尸体脸上醒目的图腾。

    这是前朝的国徽!

    皇帝压下怒火,问道:“是谁第一个发现的尸体?”

    将领弯腰回答:“是贵妃宫里的二等宫女,宫女为了快些回去给贵妃拿披风所以抄近道遇到了......”

    皇帝看向一边打哈欠的萧阖岐,萧老王爷的外孙怎么会在这里。

    皇帝的眼神扫过白衣单薄的一直低着头的一个小少年。

    “阖岐与九皇子怎么也在这里?”皇帝淡淡的问道。

    不等将领说话,萧阖岐开口了:“宫宴后我看宫门关闭还早于是打算去看看表姑,路上碰巧遇见独自回去的九皇子于是同行了一段路,正巧遇到树林子里面跑出来受惊的宫女。”

    萧阖岐口中的表姑是父族谢家女,进宫为妃,现在是四妃之一。

    平时皇帝对着萧阖岐还能露出笑容,今夜实在被这前朝图案气着了。

    皇帝看向一直不说话的南国九皇子,他道:“九皇子,这个死者你认识吧。”

    “认识。”

    “李公公是朕派去照看你的,今日早晨他还给你送过衣物药膳,晚间他是接你来宫宴,宫宴结束他应当是来接你,阖岐说你独自回去?你最后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早晨,早晨最后一次见李公公,晚间无人来接我,我自己去的宫宴险些迟到。”

    阮小离的确险些迟到了宫宴,这件事情很多人可以证明,还有‘他’是孤身一个人来宫宴的也是有人可以证明的。

    晚间无人来接他?

    皇帝看了一样侍卫,侍卫立刻说:“作梗看过了,李公公是死于傍晚。”

    傍晚就是李公公要去接南国质子的时候。

    去质子的南苑要路过这篇树林边上,莫不是他去接质子结果被余孽拉入了树林里面杀害了?所以九皇子说无人来接。

    问不出什么头绪,但是似乎事情已经理出来了。

    皇帝眼角瞧见那尸体脸上的图案就一阵怒火!

    可恶,那群余孽到底在哪里,为何这么多年了还阴魂不散,明知道他们是故意让他不安生的,可是他还是没办法冷静。

    不杀了那些人,他永远没办法安安心心的坐在龙椅上。

    以前杀的都是小宫女小太监,这次杀到他亲近的太监脖子上来了,那么下一个会不会就是他!

    皇帝一甩袖子怒气冲冲的说道:“尸体带走让作梗好好验尸。”

    “是。”

    “阖岐,现在宫门落锁了,今夜你就留在宫中休息吧,这么晚了谢妃也休息了,明日一早你可以过去陪她用膳,你们姑侄两个也很久没见面了。”皇帝尽量语气平静的说完。

    说完皇帝就离开了,大半以上侍卫跟着离开了。

    小部分的人还守在空地前,皇帝身边的王公公没走,王公公上前:“小侯爷,奴才带您去休息的院儿。”

    谢妃入宫七年无子,她最喜爱这位侄儿了,小时候萧阖岐也经常被母亲带着入宫看望,所以在宫中有一处院子是专门他休息的。

    萧阖岐看了一眼阮小离,然后跟着王公公离开了。

    侍卫又走了许多,留下两个侍卫跟着阮小离。

    侍卫说:“九皇子殿下,属下护送您回去,这边请。”

    阮小离没说话跟着侍卫离开了。

    .

    第二天一早起来宫内风平浪静,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昨天晚上发现了尸体,皇上都过来了,那么大的阵仗今日却一点闲言碎语都没有。

    这些都如萧阖岐所料,前朝余孽杀害了御前太监的事情,这事情太不光彩了,果然今天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阮小离可清闲了,杀人有人擦屁股的感觉真好。

    阮小离昨夜冻得有点小风寒,夜间鼻塞有些难受,为了积分阮小离装风寒很重跌跌撞撞出去找人寻太医。

    找到了一个宫女,宫女答应为她请太医可是等到快日落了太医也没有来。

    阮小离落寞的在院子里面站了很久,最后苦笑:“身在异国,果然不该奢望太多。”

    然后她摇摇晃晃的回屋了。

    回到屋子她顿时腰背挺直步伐轻快,阮小离坐下倒了一杯茶喝:“小恶,给你拉了一波积分。”

    脑海里小恶声音激动:“是一大波积分!你的演技绝了!”

    演的越像积分越多,现在完全贴合原剧情,积分大大滴多!

    阮小离有点风寒胃口不是很好,眼看着太阳下山了她也不想吃东西,阮小离简单洗漱就准备睡觉了。

    刚刚躺下就听见了院子门被推开的声音,紧接着是脚步声。

    这脚步声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