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0章 那质子吐血了

    萧阖岐得意的摇晃着手里的药瓶。

    阮小离一双眼睛不带太多情绪的看着他,眼神扫了一眼他手里的药:“小恶,幼稚的不止你一个。”

    本来觉得小恶幼稚,现在对面的这位更幼稚。

    小恶听到这话不高兴了:“谁幼稚了?小爷才不幼稚呢,不过这世界男主是真的幼稚,看他得意的,小离你千万不要叫他师父要不然他尾巴都能翘到天上去了。”

    “这瓶药还不值得我喊师父。”

    在这古代,师父的含义很重,甚至喊了师父那么一个人一生只能有一个师父,再认新师父那么即使欺师灭祖。

    这点意思就想骗她喊他?

    阮小离淡定的喝茶:“风寒捂捂汗便会好的。”

    她又不是非要这瓶药。

    得意了半天的小侯爷此刻瞬间蔫吧了,萧阖岐把药瓶放在了桌子上:“徒儿太聪明不好骗啊。”

    他把药瓶推过去了:“给你,既然带来了我就没有揣回去的打算,这里面药很多有多余可以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他特意带了这么多来的。

    萧阖岐说完之后就没有多待了,谌离风寒需要休息。

    .

    还别说,萧阖岐从来的药很管用,第二天阮小离就觉得身子轻快多了,吃东西也有胃口了。

    但是只要是监视她的人送来的食物阮小离都刻意少吃,那人来送膳食的时候阮小离也是装作病怏怏的样子。

    李公公死了,北寒皇帝又派了一个王公公过来。

    这王公公每次来都是笑面,对她也是礼仪周到。

    这不,现在他还对阮小离嘘寒问暖。

    “九殿下这身子越发单薄了,殿下您快趁热喝了药,这药滋补强身,喝了药睡上一觉发发汗会好一些。”王公公说道。

    一身白衣单薄的阮小离坐在桌前,她说:“放下吧。”

    “哎呦,殿下是不是怕苦啊,良药苦口,现在药热着不苦的,奴才还带着蜜饯来。”

    不知道的人看到这样的画面或许都以为这是一个衷心又机灵的太监呢。

    王公公衷心的是谁?当然是北寒皇帝。

    阮小离看了他一眼,最终端起了药喝了。

    王公公笑容满面的看着‘他’喝药,喝了就对了,喝了他就可以交差了。

    等阮小离喝完药他就收了药碗离开。

    阮小离吃着桌上寡淡的饭菜和小恶聊天。

    小恶:“你要开始装病模式了吗?”

    “装病挺好的,装病可以避免出席很多活动啊,可以避开见人,而且当听说我病的要死了那些想害我的人也会松懈很多。”

    “这倒也是,我迫不及待想让你赶紧过完这几年了,毕竟有大积分的任务都在后面。”

    “小恶,你最心动这个世界的什么任务?”

    “你逃出北寒国的任务,这条任务积分最高,第二就是你成为南国皇帝的任务,积分也多,其他杂七杂八你做做就好。”小恶一条条数着。

    “积分最高是多高?”

    “四十分。”

    阮小离听着挑眉:“哦,你一件衣服十万积分。”

    “那能一样吗?我那是系统商城一亿年才出一次的限定款!”

    “嗯,不一样,是不一样。”

    小恶心虚了,但是它还是要理直气壮:“哼,这都是我以前带的宿主打下的江山,你给我打下的江山我还没有用呢。”

    “我给你赚的积分够买一块布吗?”

    “还是够的。”

    阮小离用筷子吃着小白菜,她问:“你带过多少个宿主?”

    “记不清了,很多很多,说几百个都是谦虚到地缝里了,反正多到记不清。”小恶对这些无所谓,那些都是过去了,说实话它都不记得那些宿主了。

    阮小离吃菜不手滑了,话题就这么突然中断。

    过了好一会儿,边上一阵强光立刻穿着小西装的卷发可爱的小恶出来了,小恶一出来它就看着阮小离说:“你是我带过的宿主里面最厉害的。”

    说完它就消失了,闪回空间了。

    阮小离没绷住直接大笑出声:“小恶,你好幼稚啊,你以为我吃醋了解释是吗?”

    “没有!”

    .

    “皇上,南苑那位身子骨不好现在一个风寒就有些站不住了,今儿奴才去送膳看见他脸色十分不好,恐怕这病会留下病根了。”王公公满脸笑面的禀报着。

    而座上的北寒皇帝抬头了:“留下病根?那还不叫御医去给他看看,别烙下话柄说我们北寒苛待质子。”

    “是。”

    当天晚上王公公带着太医院院首去了南苑,待了很久才回来,院首还亲自给九殿下熬药。

    实则.......

    根本没有太医进过阮小离的屋子,除了那碗‘滋补’的药也根本没有其他的风寒伤药送来。

    阮小离哭笑不得:“堂堂大国就这点气量,原主才九岁啊,难道最后会反。”

    .

    春茶楼,京都最大最高的茶楼,坐在茶楼亭上喝茶可以眺望皇宫,当然顶楼厢房素来只有达官贵人才能订。

    一楼吃饭,二三楼喝茶,三楼还有戏台子说书案,三楼之上就是独立的厢房了。

    萧阖岐出了宫被外公萧老王爷抓去了背书,背了半月才背出了十首诗词,这才被放出来。

    一出来他当然是要寻狐朋狗友们喝茶看戏了。

    虽然外界传闻他小侯爷吃喝嫖赌纨绔子弟,但是他是从来没有去过春楼的!他才十二呢,京中公子也是十三才有通房丫鬟的,那些传谣的人怎么想的。

    不过这些不重要了。

    吃茶玩乐重要。

    大厢房里面几个公子在投壶,萧阖岐随便拿了一只箭丢了出去,立刻中壶了。

    赵家嫡子见了脸色一垮:“没意思没意思,小侯爷你太强了。”

    “是你们太烂了。”

    萧阖岐叼了一颗葡萄吃,哎,以前觉得这日子挺有趣的,出来吃茶吃糕点听着这些人溜须拍马,现在怎么这么无聊呢,比外公逼着他背书还无聊。

    “不玩了,我先回去了。”萧阖岐起身弹弹袖子拿着扇子走人了。

    几个公子一头雾水:“小侯爷这才坐了多久啊。”

    “感觉小侯爷心不在焉的。”

    萧阖岐出了厢房慢悠悠下楼,走到三楼就听见了说书先生在说京城趣事。

    “南国的人吃不饱穿不暖,一个个身子骨奇差,看他们九皇子就知道了,听闻昨夜那质子呕血了,整个太医院的人都去给他一人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