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6章 离开了北寒

    这二十多天他们都小心的赶路,现在快到边关地区了心也平静多了。

    阮小离早早就安排好了法子过边关的检查,算算时间安排的人也在边关城内了,只需要回合就好了。

    深夜,阮小离守夜其他人都安稳的睡着的,有的更是累的睡到打鼾。

    她毫无睡意,小恶看出阮小离内心有些波动,它说道:“出了北寒,你和世界男主就真的是对立了。”

    “对立挺好的,相爱相杀。”

    “小离,我觉得你不仅仅渣,你还好变态啊。”小恶盘着腿坐在地毯上。

    “小恶,我想进你空间。”

    “好啊。”

    小恶没有拒绝阮小离,它点动光屏立刻阮小离的灵魂就进来了。

    光屏上一直显示着外面的画面,树林子里面众人睡成一片,原主的身体看着就像是在闭目养神一样。

    阮小离一进来就走向了地毯,她自己的容貌是各五官精致的女孩的样子,她身上穿着简单的衬衫裤子,阮小离在小恶身边坐下然后毫不客气的靠在小恶身上。

    小恶被压的一晃悠,它瞪了阮小离一眼:“起开。”

    “小恶乖。”

    “.......我不乖。”

    “小恶乖。”

    “........”

    小恶满脸不愿意的被阮小离靠着,它说:“怎么突然想进我空间了?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外面地面坐着硌屁股。”

    空间的地毯软乎乎的,小恶这个靠背的就更软了,还是进啦舒服。

    小恶听懂了她的话瞬间就要炸毛:“阮小离,我现在就要把你踢出去!”

    “你如果真的要踢我根本不会废话的通知一声。”

    阮小离有持无恐,如果不是她表情淡淡,真觉得她有点贱兮兮的!

    小恶气鼓鼓的,最后只能聊正事:“你想好怎么成为南国皇帝了吗?”

    “原主怎么成为的?”

    有原主的路子阮小离不想动脑筋。

    小恶招手了一下,发光的屏幕立刻飘到了两人的眼前,它滑动着查看信息。

    “原主是靠着脑子还有暴力上位的,原主偷偷潜回了南国都城,一个月后南国皇帝驾崩了,而南国没有立储君,几个皇子开始争皇位了,原主隔岸观战,偶尔推波助澜,最后看着别人斗的两败俱伤了原主就出现了,原主直接杀了兄弟......

    这个大陆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极其注重血脉的,有很多元老大臣只要支持的是皇家血脉就立刻,其他都不管,有了一部分支持上位就容易多了,原主很暴虐,谁反对就杀谁,最后就这样踩着尸体群臣怨言上位了。”

    “这样上位坚持不了多久。”阮小离评价了一句。

    小恶点头:“原主只想着拥有无上的权利,报复别人,上位后根本没有好好的打理朝政,本来上位的时候就手段不光彩有人对新帝怨言很多,还有腐败的朝臣阿谀奉承私底下做着利己害民的事情,半年时间,南国就水深火热了。”

    “君主残暴,朝廷腐败,群臣心思各异,不需要萧阖岐带兵来灭南国,南国也会有人起义大乱的。”阮小离分析着。

    小恶手指一挥光屏就飘远了。

    它说:“北寒被你这么一搞起码这个春夏都没有时间来找你算账,你抓紧时间上位。”

    “嗯。”

    北寒现在内乱很多,等稳定了必定会来算账的。

    质子跑了,这对于北寒这样的强国来说简直就是打脸级别的羞辱,北寒一定会派兵来战。

    “小恶,原剧情就是派了萧阖岐来攻打南国吧。”

    “是派了他,世界男主一路攻破南国,最后........最后你死了。”

    “嗯。”

    阮小离对于自己的结局也不是很意外,暴君的下场就是死嘛,她轻笑了一声:“小恶,萧阖岐可能不会一路带兵攻破南国哦。”

    “啊!”小恶张着嘴巴,最后脸色黑了:“这下好了,歪了他就肯定舍不得杀你,那么怎么让南国灭国啊。”

    “灭国还不难嘛,我作一点就好了,就是要苦了南国的百姓了。”

    小恶:“苦是苦,但是所谓不破不立,其实南国这几年也很腐败了百姓过的也不怎么样。”

    阮小离没有出声了,她磕着眼皮软绵慢的没有骨头一样的靠着小恶。

    “小离,你要睡觉了吗?”

    “嗯。”

    “你觉得这毯子坐的屁股舒服吗?”小恶带着坏笑问道。“非常舒服,不许买新的。”

    “........”

    阮小离对小恶几乎是了如指掌。

    .

    一天多的路程,出了树林就是边关城门关卡了,一直商队在树林边休息。

    商队的镖头喊道:“大家都休息一下,吃点干粮喝点水,一会儿就过关卡了,这是最后一道关卡过去就是南国了。”

    商队压送的是大批的布料,这些布料都是要卖到南国去的。

    商队有足足几十辆马车的东西,除了商人还有许多护送货物的打手。

    一辆马车里,阮小离快速的换好了衣服戴上人皮面具出来了。

    “公子,我们的人已经全部假扮成了打手。”

    “嗯。”

    阮小离早早安排好了商队,离开北寒的法子就是跟着商队,这条线路可是安排了四年,这四年还做了布匹生意。

    商队休息好已经是午后了,午后边关天气炎热,守关的士兵晒的眼睛都睁不开,这个时间他们又困又累。

    看见商队过来了,士兵打起精神过去:“拿出通关文书!”

    商队老板还有镖头赶紧笑脸盈盈的上前递出文书:“军爷,这是文书。”

    士兵看了几眼,然后抬头看看那几十辆马车的东西:“都是布匹啊,你们布匹生意真好,去年秋天你们是不是也走了几十车去南国。”

    “是是是,军爷还记得啊,我们的布匹年年都会卖到南国去,走过好几次这关门了。”

    “嗯。”士兵合上文书,然后挥手:“你们去检查一下马车上的货物。”

    “是!”

    因为是布匹不能简单粗暴的扎几剑进去查看,他们只能一袋袋打开来查看里面也没有私藏什么。

    打手门也一起帮忙抬货物,折腾了大概一个时辰才查完。

    “军爷,现在又严格了,需要一袋袋查看真是辛苦你们了。”

    “没办法,上头的命令。”

    上头突然交代的,也没有交代什么,就是说要严查进出关的一切。

    查完货物查人,没有什么情况他们就放行了。

    阮小离坐在马车边缘赶着马儿,谁也没有注意到她这个小马夫,长长的商队就这样出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