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9章 发怒

    阮小离每打开一本奏折就瞥一眼然后就披红,期间几乎不带犹豫。

    小恶坐在龙椅的另一侧,双手撑着椅子两腿晃悠着悠闲自得。

    大概批了有几十册了,阮小离侧头看了一眼距离自己中间空隙有个十厘米的小恶。

    她快速的挪了个屁股过去!下一秒小恶倒在小恶身上!

    “噗!咳咳咳咳……”

    小恶猝不及防的被压,它咳嗽着:“你干什么,你好重啊!”

    “压一会儿,这龙椅太硬了坐的我屁股疼。”

    “我把上次给你买的抱枕给你垫屁股好不好,你别压着我啊。”

    “小恶,我还有点腰疼,当皇帝真辛苦。”

    “辛苦个鬼!什么事情都有底下的那些人做,你连看个奏折都不用认真,哪里辛苦了?”

    “很辛苦啊,脑子里要想着怎么夺权回来怎么做一个明君,但是即使我再努力也拯救不了南国,最多多拯救几个百姓,哎。”

    小恶脸色微妙,它哭笑不得:“小离啊,你要不要这么聪明啊,你知道啦?”

    “嗯。”

    阮小离拿起了一本奏折,这一次她没有直接披红,反而是在上面认真地回复了。

    因为这份奏折上面写的内容是真的。

    虽然南国朝中现在腐败不堪,但是还有良臣在的。

    他们努力的进献奏折,想要把被人压着的事情呈她这个新帝面前。

    小恶看阮小离认真的在回复奏折。

    它伸手一挥,空间里面那块浮着的光屏出现了,光屏飘在了案台前。

    “原主不是昏君,不是暴君,虽然她曾经用残暴的手段上位,但是原主心里是想当好一个皇帝。”

    “嗯。”

    小恶:“原主一心想着回到南国报复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出兵北寒讨回那几年在北寒宫中当质子受过的伤害,除了这些事情她在位期间一直在努力的当好一位明君,但是当初为什么她那么容易上位呢,就是因为有新人想要辅佐她上去。

    原主没有那五个皇子有势力,那几个皇子无论是哪个上位那必定会清理其他人,甚至会将整个南国的朝廷翻个底。

    但是原主上位就不同了,他们有心扶原主上去当个挂名皇帝,什么都看不清的皇帝。”

    “当皇帝一个月了,就没有让我处理过任何一件大事。”阮小离将手里批好的奏折递给小恶:“从入夏开始南国便开始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干旱,而现在郊外有三千流民,这事情我一概不知。”

    干旱灾情,流民无数,她这个当皇帝的什么都不知道。

    小恶叹息:“原主后来也发现自己被架空了,什么都不知事,甚至这群人还借着原主的名义做了不少欺压百姓收敛钱财的事情,百姓怨声载道,直呼昏君暴君。”

    原主就这么戴上了一个千古罪人的大帽子。

    原剧情就是这样了……

    “我会像原主一样好好的当明君。”

    “嗯,可以,你尽力就好,不用拼命的拯救这一个气数将近的国家。”

    南国从根上就已经烂了,而且已经腐烂多年了。

    小恶知道如果阮小离有心那么可能还会有几成把握拯救南国,但是那担子太累了!

    还有,阮小离是反派,拼命救个毛线啊,走走原主路子就好了。

    阮小离认认真真的在一堆假奏折里面找出了几个真实的信息回复。

    一大摞奏折,真真假假混在一起,阮小离看似是一眼辨认,但是其中耗费的心神只有她自己明白。

    小恶一整个下午都没有回空间,它就坐在她的身侧让她靠着。

    ……

    “这大晚上的,眼看着就要入秋了天凉的很,那新帝召我们入宫到底是作甚啊?”

    公道上两个穿着官服的男人相遇了。

    “不知。”

    “大晚上的让我们入宫有什么急事吧,但是……他能有什么急事啊。”

    “慎言,马上到御书房了。”

    “嗯,明白。”

    阮小离坐在龙椅上,她没有用晚膳脸色不是很好。

    太监进来禀报:“皇上,两位尚书大人过来了。”

    “让他们进来。”

    没有一会儿,兵部尚书,户部尚书便进来了。

    “臣叩见皇上!”

    “臣叩见皇上!”

    阮小离并没有叫平身,反而是一本奏折丢了过去:“数城干旱,难民无数,为何现在才报给朕!”

    两个尚书一惊,同时脑海里飞快的想着到底是谁写了这封奏折!

    “你们一个户部,一个兵部,就没有作为吗?”

    流民无数要派兵主持秩序,户部要拨银赈灾。

    这两个人没有任何上报,准确来说这两人并没有任何行动!

    户部尚书趴在地下:“皇上……此事臣本来想明日朝堂上向您禀报的,流民突然奔向朝都,此事也是让臣等始料未及啊!”

    “始料未及?那为何奏折上说那些百姓已经在城外半月了,每日都有人干渴而死,饿死,病死……”

    “臣……臣不知啊,何人上奏……”

    “放肆!”

    阮小离拿起桌上的砚台便丢了过去,户部尚书不敢躲,顿时被砸的头破血流。

    兵部尚书也吓住了。

    “皇上,皇上息怒!”

    “皇上息怒,现在最紧要的事情是安抚难民!”

    “朕知道,用不到你教!”

    “皇上息怒!”

    “皇上息怒!”

    阮小离皱着眉头说道:“户部尚书革职待查,兵不今夜便派兵出城接融安抚难民,安抚难民的花销直接上报朕,朕从国库取!”

    户部尚书瞪大了眼睛:“不可啊,向来开国库取银子都要……”

    “现在是非常时期,朕的话是圣旨!”

    “……”

    ……

    深夜两个马车停在了宫外。

    小斯看见自己大人一头鲜血吓得赶紧上去:“老爷,您的头子是怎么了?!”

    “滚!”

    他烦着呢。

    几个小斯赶忙闭嘴退到边上。

    “李大人,你说皇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管起事来?”

    “会管事很正常,要知道他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摆弄的。”

    “这话怎么说?不就是一个傀儡吗?”

    “王大人,你不要忘记了,当初是谁杀了那几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