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0章 再次相遇,物是人非

    谁说当皇帝轻松的,阮小离每天天不亮就要起来上朝,听着那些大臣叨叨叨叨。

    叨到太阳都出来了,终于退朝了。

    皇帝用膳也是很讲究的,只能吃一碗饭,不能添……

    还好阮小离胃口不是很大,口腹之欲不是很强。

    一上午阮小离又是在看那些奏折,真真假假好几摞。

    小恶从空间里面出来,它这次坐的远远的。

    前几次它还是跟着阮小离坐龙椅,现在它坐在远处的小案台边喝着茶。

    御书房内安静,阮小离随手打开奏折批红。

    小恶在小案台上喝着茶,悠闲的很。

    阮小离放下了手中的笔,她抱起了一大摞奏折。

    “来来来,你也分担一点,别喝茶了。”

    “噗,咳咳咳……”小恶直接被茶水呛到了,它咳嗽着。

    阮小离放下奏折,眼神嫌弃的看着小恶:“你又不是人,你怎么会呛水呢?”

    “我不是人,但是我相当于人!”

    小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个手绢擦干净了自己的嘴角,然后看着比自己脑袋还高的那一摞奏折!

    “阮小离,你不要太过分了!你这是雇佣童工,而且你是执行任务的人,我只是发布任务的人,我才不会帮你呢。”

    “小恶,你不是童工。”

    “我是。”

    “啊……你是小孩啊。”

    “是,我就是小孩,所以不要压榨我,也不要压在我身上,这么欺负一个孩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小恶已经豁出去了,它一张可爱的正太脸凶巴巴的。

    “不会啊,我又没有良心。”

    阮小离打了个哈欠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龙椅上。

    小恶看着依然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一摞奏折。

    “我不批。”

    “小恶,我知道你肯定会帮我的,嘴上说不,等下又做了,那就有点打脸了。”

    “……”

    小恶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地位了。

    曾经自己明明是一个酷拽系统,一句抹杀就能把宿主吓得瑟瑟发抖。

    可是现在呢?

    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

    “我批!”

    “小恶乖,你的语气不用那么咬牙切齿的,我看你也不是很勉强。”

    阮小离兴致上来了嘴巴就格外的刁,小恶已经被她整的没脾气。

    一人一系统奋战着。

    期间阮小离让人送了一些糖水进来,她发现小恶不忌口,什么东西都会吃点。

    夜幕降临,阮小离披星戴月地回到了自己的宫殿。

    脑海里,小恶说道:“再也不说你当皇帝容易了,就没有哪个皇帝是容易的。”

    “嗯。”

    ……

    “什么!岐儿自请去南国当使臣?”

    萧老王爷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震惊。

    老王爷现在年事已高已经不上朝了,所以根本不知道今日朝堂之上萧阖岐自请前往南国当时臣的事。

    萧阖岐在朝堂之上说,能在殿堂之内谈论的事情就不必兵戎相见。

    南国如此手段接回了质子,本来就算违约,其实北寒可以好好去谈论一番,说不定还能解两国交好。

    而皇上首肯了。

    但是萧阖岐前脚刚出城,后脚皇上又下令派兵南国边境。

    其中什么意思可想而知,使臣谈不拢便大军压境。

    “糊涂!如果两国开战他这个使臣还留在南国,他怎么办?!”

    “岐儿怎么会主动请缨这种事情,他和那个质子有什么渊源私交吗?”

    老王爷第一刻就想到了这点。

    萧老王爷此刻脑海里想起了多年萧阖岐为了躲避自己抽背诗文就跟着陈将军去了边关,而陈将军正是当时朝中派去接质子的人。

    “王爷保重身体,侯爷已经出城了,圣旨已下事已成定局……”

    “哎,他长大了,谁也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谁也管不住他了。”

    ……

    两月后。

    清晨南国都城郊外,一个人纵马而来。

    萧阖岐远远的就看见了排队进城赶集的百姓。

    城门口有将士在检查每一个进城的百姓的文蝶。

    萧阖岐拉住马匹停下了脚步,他翻身下马牵着马同样去排队。

    大概排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轮到他了。

    萧阖岐从怀里拿出了一本册子,守城的将士查看过后眼睛有些吃惊,然后抱拳行礼:“萧使,稍等片刻,您的文书我先要递给将军查看。”

    “好。”

    萧阖岐不在意。

    等待了一会儿,守城将军来了,再三确定萧阖岐身份就带着萧阖岐进城了。

    宫内。

    小恶听到御书房外传来脚步声就快速的消失了。

    一个太监悄悄的进来了:“皇上,北寒的使者来了。”

    阮小离停下了手中的笔,眼神冷漠:“将使者安排在准备好的院落休息。”

    太监领命下去了。

    龙椅边上一阵强光,小恶又从空间里面出来,它一屁股坐在龙椅上。

    “世界男主来了,你不想见他吗?”

    “当然要见,但不是今天。”

    “哎,果然世界男主带兵攻打南国的原剧情没了,他居然来当使臣,世界男主要用爱来感化你这个反派??”小恶愁眉苦脸。

    “倒也可以。”

    小恶睁大了眼睛。

    阮小离嘴角勾起:“用爱不够,还要身体。”

    “嘶。”

    小恶吸口气,然后回空间了:“小离,你好坏呀。”

    为什么感觉世界男主有点可怜,这是千里送上门来给人玩弄啊。

    天黑了。

    萧阖岐被安排在一处大殿,直到用过晚膳都没有听到传自己去见谌离的命令。

    谌离难道不想见他吗?

    萧阖岐心里五味沉杂,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谌离了。

    每日听着探子回报的信息,他都是心惊胆战。

    而今谌离已经是一国帝王,再次相遇已经物是人非了。

    萧阖岐忍不住起身出去了。

    门口有太监看着他出去并没有阻拦,萧阖岐假装出去走走,但是脚步逐渐向着主道而去。

    南国的皇宫和北寒的皇宫差不多大同小异。

    萧阖岐凭借着感觉便找到了南国皇宫皇帝居住的宫殿。

    他远远的看着那座富丽堂皇的宫殿,萧阖岐很想进去,可是这宫殿门口到处都守满了侍卫,铜墙铁壁。

    ……

    屏风后烟雾袅袅,阮小离刚刚沐浴完,她披着宽松的外袍走了出来。

    而这时后殿的窗子传来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