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1章 女儿身

    阮小离立刻拉好了自己的衣裳。

    她沐浴的时候小恶关机升级去了,没有小恶提醒阮小离不知道有人靠近。

    声音是从殿后的窗子那边传来的,有人翻窗进来了。

    阮小离轻步的走到了小桌边,她抽出了长剑然后往着后殿而去。

    当皇帝的偶尔遇到几次刺杀也很正常,阮小离已经习以为常了,她握着长剑走着脚下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

    大殿只点了几个小灯,光线不是很强,但是阮小离还是看见了幔帐后的一个人影。

    她快速的一剑刺了过去,可是那人反应灵敏居然躲开了她的攻击。

    那人玄神躲避,阮小离快速的继续刺出,两人之间的幔帐被阮小离的剑割破了。

    几个回合,破烂的幔帐掉落,阮小离抬头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萧阖岐。”

    他居然摸到这里来了!

    果然是个桀骜不驯的性子,想想也觉得他不可能乖乖的等着她的召见。

    萧阖岐眼神快速的扫过眼前人,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谌离有种说不出的奇怪。

    脸还是那张脸,精致好看,但是他......刚刚沐浴完一头长发带着水起披散着,他身上就穿着一件明黄色的衣裳,亵衣裤似乎没有穿上,脚上也是光着的,白洁又有些粉嫩的双足踩在白玉石地上。

    是谌离,可是为何觉得此刻的谌离很女气。

    萧阖岐脑海里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眼神不避讳的看向了阮小离的胸前。

    阮小离抬手轻轻的扯了一下衣裳,冷眼看着他:“闯入朕的宫殿,你想死吗?”

    少年的嗓音,但是仔细听却有点软绵。

    “你是女子。”

    是女子吗.......

    阮小离眸色微动,她一笑:“你疯了?”

    萧阖岐没有错过她的任何一个眼神,她在掩饰!

    她是女子!

    一瞬间萧阖岐脑海里想起了有一次生辰自己不小心压倒了南之谌离的事情!难怪那时觉得他……她身体柔软,有些娇小……

    原来如此……南国瞒天过海,送一位公主来当质子?

    不,或许南国人都不知道这是一位公主。

    阮小离见他不说话,她将长剑收了起来:“知道我是女子又如何?要去告发我吗?”

    她没有用朕自称了。

    阮小离神情特别冷漠,从里到外透着疏离,萧阖岐看着这样的她胸口一阵阵的闷。

    “不是的,我不会去告发你,谌离,为师很想念你啊。”萧阖岐露出笑容。

    萧阖岐这样的笑容和以前平日里他们一起说话的时候是一样的。

    一样的笑容,但是对话和地点完全不一样了。

    “偷偷潜入这里,你想要干什么?”阮小离说着正事。

    “不干什么,就是想念你了,你又不召见我,我只能翻窗来了。”

    萧阖岐努力的放平心态,找回曾经聊天的感觉,可是发现找不回了。

    他心跳得很快,当看见她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无法平静。

    本来他就喜欢她,几月不见了,再次相见,又得知她居然是女儿身,萧阖岐这颗星根本没办法平静下来。

    虽不平静,但也喜悦。

    因为他见到她了,而且还知道了她的一个大秘密,自己应当是第一个知道她秘密的人吧。

    “萧阖岐,你知道如果现在我叫人来把你抓住,你会有什么下场吗?”

    “被你关起来杀头?”

    “嗯,不仅如此,我还可以给你安一个行刺我的罪名,北寒使臣行刺朕,两国友好邦交彻底破灭。”

    “谌离,你不会的。”

    阮小离笑了,轻蔑的笑了:“凭什么觉得我不会?你最清楚你们北寒的先帝对我做了什么,我痛恨北寒都来不及,只是现在没个发难的理由,要不然早就派兵压境北寒了,或许你可以成为发难的由头……”

    萧阖岐第一次见到如此模样南之谌离。

    冷漠,杀戮,疯狂,隐忍。

    萧阖岐心疼了,心疼这样的谌离,这才是真正的谌离。

    “如果你喜欢,就把我变成那个由头吧,但是你别杀了我,让我陪着你好不好?”萧阖岐由心的脱口而出:“谌离,我不想看着你孤孤单单的样子。”

    “你哪里瞧出朕孤独了,朕拥有万里江山,多少人都想在朕面前博朕一乐,朕一呼百应,哪里孤独?”

    “谌离,你瞒不过我的,这几个月你过得很不好,你瘦了。”

    “哼。”

    阮小离将剑丢在了地上,沉重的铁器砸在玉石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一甩衣袖大步去前殿,前殿屏风上挂着她的衣服。

    阮小离拿起衣服套上。

    萧阖岐并没有离开,而是跟着来。

    他上前帮忙撩起阮小离带着湿气的长发方便她穿衣。

    阮小离没有管他做什么,她整理好衣裳就准备出去。

    萧阖岐却喊住了她:“穿上鞋袜。”

    阮小离是光着脚的。

    阮小离不听:“你管的太多了。”

    外面的人她早就让退下了,而且整个院子里面的玉石路全都是用暖玉铺成的,不会凉。

    萧阖岐伸手拿起了袜子:“谌离,穿上,你是女子,脚不能被人看了。”

    “先下你不是看了吗?”

    “不能其他人看。”

    萧阖岐蹲下身便要给她穿,阮小离瞧不见他神色。

    “那只许你看了?”阮小离低头伸手抬起他脑袋:“萧阖岐,口口声声自称是我的师父,但是你真的是想当我的师父还是……你喜欢我。”

    心思被发现了,萧阖岐呼吸顿住了一下。

    最后他坦诚一笑:“对啊,我心悦于你,所以我不愿你的双足被人看见,谌离,我给你穿上鞋袜好吗?”

    他笑得一派坦然,阮小离没有看见他惊慌失措的眼神略微有些不爽。

    她松开手退后几步:“外面没有人不用穿上,朕回去便要歇息了,你也走吧,今天的事情就不与你计较了。”

    阮小离大步的离开了,只留下萧阖岐拿着一双白色的长袜站在殿中。

    再过一会儿就会有宫女过来收拾打扫。

    萧阖岐也快速的离开了。

    今夜见到了谌离,他就放心了。

    谌离安好,可是却廋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