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2章 陪着她

    “小离,你和世界男主见过了?”

    “嗯。”

    “我就关机升级了一下,你们就见面了,这大晚上的你们在哪见面呢?”

    “沐浴的大殿。”

    小恶倒吸一口气:“我说这个世界的总积分怎么少了十分呢,他发现你女儿身了?”

    “嗯。”

    “他不会把你看光了吧!”

    “……”

    小恶觉得他们在沐浴的大殿见面还真的有可能。

    不知道为什么小恶突然想起了阮小离白天说的虎狼之词。

    “他不会还把你吃干抹净了吧,不对,是你把他吃光抹净了吧?”

    “……”

    阮小离头疼:“小恶,在你眼中我就那么如狼似虎吗?”

    “以前不觉得,但是今天有点觉得。”

    “小恶,你继续关机吧。”阮小离盖上被子睡觉不想搭理小恶了。

    小恶满肚子的好奇心,到底自己关机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还有十积分就这么没了,还好很少,它也不心疼。

    “小离呀,世界男主现在来了南国,你打算怎么对他?就这么晾着他吗?”

    阮小离都困了,她迷糊的回复:“让他陪我……”

    陪着我。

    无论发生什么都陪着我。

    “晚安。”小恶轻声说了一句。

    ……

    “萧使臣,皇上召您。”

    一大早萧阖岐刚刚洗漱完,就有一个太监来了。

    萧阖岐点头:“好。”

    “使臣大人这边请。”太监满脸笑容的带着路。

    七拐八拐来到了御书房外。

    现在天已大亮,阮小离刚刚下朝回来。

    “皇上,北寒的萧使臣到了。”

    “让他进来吧。”

    太监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去,萧阖岐得到准许之后才走入御书房。

    整个御书房宽大明亮,入眼就是一张龙椅,还有案台,案台上整齐的摆放着文墨四宝,边上放着几叠高的奏折。

    阮小离神色疲惫的样子。

    萧阖岐上前行礼:“北寒使臣萧……”

    “起来吧,念的我头疼。”阮小离挥挥手。

    萧阖岐带着疑惑的神色慢慢起身,他看她神色不好,昨夜是没睡好吗?

    “谌离,可是身子不爽,我瞧你脸色不是很好。”

    “嗯,有点不舒爽,你会捏肩吗?”阮小离懒洋洋的斜靠在龙椅上。

    “会。”

    “那你过来给我捏一捏。”

    萧阖岐有些恍惚,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

    阮小离看他没有立刻过来,说:“怎么,不愿意给我捏肩吗?”

    “不是。”

    萧阖岐上前,他走到阮小离身后伸手轻柔地把她的头发移好,然后双手均匀的用力的轻轻的揉捏着她的肩胛。

    “嗯……”阮小离舒服的哼哼着。

    萧阖岐身体一僵,手上的用力也开始乱了。

    “太重了,轻一点点,像一开始那么捏。”

    “好。”

    萧阖岐喉结滚动了一下,他双手控制好力度的帮她捏着。

    阮小离干脆就直接趴在龙椅的一侧让他捏。

    “萧阖岐,你昨夜说要一直陪着我不让我孤独是真的吗?”她低低的声音问道。

    “是真的。”

    “一直一直陪着我,照顾我吗?”

    “嗯,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喜欢捏肩我日日可以给你捏肩。”

    萧阖岐说话的时候自己都有些恍惚,一瞬间他以为什么都没变,他和南之谌离还是好友,还是日日在一起的状态。

    “这可是你说的,不要食言。”

    “不会的。”

    “昨天晚上住的还舒服吗?”

    “嗯。”

    “以后你就住那了,我传你无论你在做什么你都必须来。”

    “好。”

    萧阖岐捏的太舒服了,阮小离一阵阵的犯困,快要支撑不住了。

    作为皇帝,阮小离天不亮就要起床上早朝,现在本来就疲惫,在被这么舒服的一捏困意立刻就上来。

    外面传来脚步声,有太监轻声地喊道:“皇上,传早膳吗?”

    萧阖岐听到声音微微皱眉,他瞧了一眼睡着的人。

    他起身走到门口:“皇上说不传。”

    太监愣了一下,但是还是退下了。

    日头一点点的挂中,中午了阮小离才醒来,醒来后她浑身都疼。

    “嘶,这龙椅硬邦邦的。”阮小离烦的骂了一句。

    突然边上传来一声笑声。

    萧阖岐还没有走,他一直安静的坐在一边。

    他看着她一脸烦闷的咒骂的样子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这椅子睡着不舒服吧,我想把你抱去小塌,可是一走近你就有转醒的迹象了。”

    阮小离坐正身子,抹平自己身上的衣褶子:“我睡着了,你怎么不走?”

    “陪着你啊。”

    “睡着了有什么好陪的,你用早膳了吗。”

    “没有,你也还没有,你身子本来就不好,以后还是吃了早膳再睡吧。”

    “太监应该有来过吧,你怎么不叫醒我用早膳?”

    “没忍心。”

    萧阖岐说的是真话,他今日一早上坐在这里都在纠结是要叫醒南之谌离。

    纠结她还没吃早膳,但她又很累好不容易睡着的。

    阮小离传了膳食进来。

    萧阖岐和阮小离一起坐于桌前,萧阖岐伸手给她布菜。

    “这雪菜你给我夹第四次了。”

    皇帝用膳,任何菜都不能夹过于三次。

    “我知道你喜欢吃,这里没有其他人在,你不需要用那些规矩来规定自己的。”

    阮小离没说了,但是只要是萧阖岐夹的,她多多少少都有吃点。

    一下午阮小离都在批奏折,萧阖岐没有走,他拿了一本书卷看着。

    看似在看书,其实是在看人。

    小恶撇嘴:“你们算是在谈恋爱吗?”

    “可能算吧。”

    “世间男主来了真好,这样我就不用出来被你奴役压榨的给你看奏折了。”小恶舒舒服服的躺在空间里:“前段时间我总觉得我的地毯不够柔软,现在我觉得这毯子超级柔软躺着真舒服!”

    “……”

    阮小离屁股有些疼,龙椅好硬邦邦!

    夜幕降临,有太监进来掌灯了,太监瞧见还在御书房的萧阖岐只觉得惊奇。

    这使臣居然一日都待在御书房里……

    太监掌好灯就出去了。

    萧阖岐眼神撇了一下那出去的太监的背影。

    “谌离,小心那个人。”

    阮小离抬头:“他是来监视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