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3章 我在你背后撑着

    听到监视两个字,萧阖岐明显感觉到了南国的局势不想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你现在.......”

    “现在是皇帝。”

    阮小离不以为然的回复了一句,她手持着笔轻轻的蘸墨继续批改奏折。

    萧阖岐坐在远处,他连书卷也没有拿起来了,他看着坐在龙椅上的人,谌离,你真的过的高兴吗?

    回到南国,拥有这一切,真的过的舒坦吗?

    萧阖岐内心也有很大的抱负,但是年级小的时候也纨绔过,他还是保持着一个想法,那就是人这辈子过的舒坦最重要,有时候内心的抱负重量也不是很大。

    现在局势如此,他改变不了什么,唯一的就是陪着她。

    目前这几天来看,谌离是没有掀起两国战争的打算。

    他的来意其中也包含阻止两国之争,如果两国安好,他一辈子待在这里都可以,他也愿意一辈子待在这。

    夜幕降临,两人一起用膳,萧阖岐总是给阮小离夹菜,把她当那什么喂一样。

    最后阮小离吃撑了......

    萧阖岐看她这模样无奈的笑着说道:“去御花园走走?”

    “好,去走走吧。”

    几个太监在前面掌灯,晚上的御花园在月光的照耀下依然很美,虽然很多花朵在晚上都已经合上了花瓣。

    萧阖岐一眼看过去发现这御花园里面几乎都是开花的植物。

    “南国的气候很好,种的出这么多品种的花卉,北寒就不行了,一年里面一半都是寒冷天气。”

    “北寒是冷,住了那么多年我都没有习惯过。”

    “谌离,你可有喜欢的花。”

    “没有。”

    两个人边散步边闲聊着,一搭一搭的很是祥和。

    掌灯的太监一只低着头,耳朵却在认真的听着两个人说的话。

    但是这两个人从气候聊到花卉形状再聊到开花的时间季节,都是闲聊,愣是没有聊一点政事。

    走了半个时辰,阮小离也消食了,腿也酸了。

    “夜深了,你回去歇息吧,明早来接我下朝。”阮小离抚摸着衣袖漫不经心的说道。

    萧阖岐神色温柔:“好。”

    .......

    都城西街达官贵人居住的区域,夜深了还有几盏灯火在。

    户部尚书深夜起来披着外衣来到了书房,而书房内早有一个男人在等待着。

    “深夜禀报有何事?”

    “大人,皇上和北寒的使臣有很深的渊源。”

    男人一开口就是尖锐的声音,他是一个太监。

    尚书坐下,他神色疑惑:“很深的渊源?北寒来的使臣不是北寒异姓王萧王爷的外孙吗?天之骄子,他怎么会和南之谌离这个质子有交情?”

    “大人去查了皇上在北寒的经历,皇上一直重病没有什么朋友,可是今日奴才在御书房外伺候看到的却并非如此。”

    “今日你都看到了什么。”

    “皇上与萧使臣谈吐亲密,萧使臣一日都在御书房陪着,天黑了还陪皇上去御花园闲走,两人瞧着仿佛是多年好友。”

    “一整日都在御书房?他们聊了什么。”

    “......这个奴才不得知,皇上从来没有让奴才进去伺候过。”

    “哼,至今不让你进入伺候,这明显就是提防着你,他还真的是有点脑子,你继续顶着,多注意那个萧使臣。”

    “是。”

    ........

    “你批折子也一天了,出去走动走动吧。”

    “不想出去。”阮小离懒得很。

    萧阖岐从边上拿来了她的佩剑:“出去比划比划,上次城外交手你的武功可是让我大为吃惊。”

    谌离一直都在隐瞒自己的真实实力,萧阖岐倒是想和她真的来一场比武。

    说道城外交战,阮小离眼神落在了他的下腹:“上次.......抱歉。”

    “当时你情绪不好,而我也逼急了你,这不怪你。”

    “很疼吧。”

    阮小离眼神流露出一丝丝的心疼,其实刺伤他她心里也有点不舒服。

    “很疼,当然疼了。”萧阖岐声音沉了下来:“我知道你当时还是故意刺得这么深的,我受伤了才没有人阻止你离开北寒,但是我不怨你。”

    他眼神中流露出了脆弱,这是他真实情绪。

    从那次交战,从那是她刺了他一剑,她一直亏欠与他。

    萧阖岐对她最好了,在北寒的那几年全靠他照应,萧阖岐从来不欠她什么,是阮小离欠了他。

    “我们出去比一场吧。”阮小离伸手接过了自己的佩剑:“用我的真实实力跟你打一场。”

    “好啊!”

    萧阖岐起身了:“给我挑一把趁手的软剑吧。”

    他进入皇宫的那一刻身上的配剑就被拿走。

    阮小离叫了太监过来:“去将使臣大人的佩剑拿来。”

    太监到此话赶忙低头:“不可啊皇上,宫内除了您以及大内高手侍卫,任何闲杂人等都不能配剑!”

    阮小离神色一寒:“你听不懂朕的话吗。”

    她释放威压,整个御书房的气氛到了冰点。

    而萧阖岐眉头微微一动,这太监……

    “去拿!”

    太监吓得一哆嗦,想要继续说话,但是看见阮小离的眼神的一瞬间吓得不敢吭声。

    他混乱的出去了。

    阮小离坐回了龙椅上,她眉宇之间略带疲惫:“让你见笑了。”

    萧阖岐淡淡摇头:“没有,谌离已经做的很好了。”

    从敌国回来的质子,可以在短时间内登上皇位,已经足以证明她的实力了。

    可惜这南国太多刺了,她再有实力也没没有那么快能把这些刺拔掉。

    “我觉得我做的不好,我以为我会看到自己想要,但是坐上皇位之后我才发现我想要的太难看见了,萧阖岐,我原本以为你们北寒皇子昏庸心思狭隘,你们北寒不过如此,但是现在看来,我南国也是不过如此。”

    她神色幽深,这是这两天以来,她第一次透露出这样的神色。

    她从来没说过自己的现状,萧阖岐只能看见表面再来猜测,而现在她的一番话已经证实了一些猜测。

    “我帮你,只要你需要只唤我一声,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他决然的开口。

    谌离不要害怕,我在你背后撑着。